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倾听夜色

如果我们走失了,我会在原地等你...

 
 
 

日志

 
 

清明时节  

2018-04-05 22:46:47|  分类: 私语(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明时节
清明时节 - 荫子 - 倾听夜色
 




       去边城的路很不好走,间或在翻修。中途还迷了路,一个骑行的老者为我们指了路,才没有走岔。
       车行至一个不大不小的停车场,总共停了两三辆车。洪安古镇上人烟稀少,古戏台前的广场上也空无一人,晒满了店家编好的小竹篮,在午后的阳光下独自灿烂。
       没走几步就是边城码头。这边是川渝,对面是湘西,稍远的另一边是贵州。这便是传说中的一口吃三省之地。        令我吃惊地是这里依然沿袭了传统的拉拉渡。一只方头渡船停在河湾岸边,只要有人,随叫随走,价格便宜,只要两块钱。
       从岸这边能清楚地看见对岸岩壁上两个红色的‘边城’二字。也能清楚地看到岩边公路上来回穿梭的车辆。咫尺之间,宛如两个不同的世界。公路上面热闹喧嚣,而公路下面河湾里的世界,似乎还沉浸在沈从文描写的故事里。无数的细节还在每天重复。
       拉拉船上的老爷爷变成了两位,轮流拉船。头天我们过渡,第一位大爷热情地让我们体验了用拉棒拉动绞索的感觉。此岸到彼岸的距离并不遥远,一下又一下地拉,没几下就到了对岸。于是第二天还想体验,但渡船上的第二位大爷很严肃地摇摇头说,你看对岸边有摄像头呢。于是只能索然地退回到座位上,看水里的倒影翻江倒海般地流动。
       见到拉船的老爷爷,就想也该见到翠翠才是。这样想着果真就见到一位,但不是随爷爷拉船,而是自己划一条小木船。我们坐她的船在河湾里遛一转,一直行至贵州的地界。在风景最好的一段她把我们放下船,说到前面河边等我们。沿一路青青河岸走过去,风景这边独好。远远地看见她的船轻飘水上,她坐在船头听音乐。这幅柔和的画面让阳光更加明媚。
       上船,她继续摇桨,看她背影,明白到底不是翠翠。她没有穿旧时的袄衫,而是黑长背心,下面是黑色打底裤,脚上是很好走路的板鞋。背心里穿着白色的打底衫,五分袖口还滚皱着丝边。但就这样的她,把手里的小船划得如此轻盈。
     翠翠又的确尚在。这两个字在这个码头随处可见。比如码头边那家醒目的‘翠翠人家鱼庄’,夜幕降临的时候,我们坐在鱼庄里吃角角鱼。隔壁也有鱼庄叫‘大佬二佬鱼庄’,在门口瞥见人不少。后来听见许多人在下面河湾里放鞭炮。不知何故,还以为是当地什么特别的风俗。
       第二天一早去码头,又听到大佬二佬家在放哀乐,上船后才听船家女子说是大佬和二佬的妈妈过世。在沈先生的故事里,死去的是大佬。大佬死后,二佬也离开了边城,留下翠翠一人独自等待。我知道此大佬二佬非彼大佬二佬。现实版的故事我无从知晓,但这些熟悉的名字牵引着我们,无数次回到本来的故事里。
       又是一年春花开,清明雨上,祭祖怀亲。上路前,我们一大家子也刚去墓园探望妈妈,给她挂青,烧纸,捎去许多问候。没想到在边城也遇到有人亡故,这大约是为了印证生命是来来去去的过程。湘西人也习惯在亲人的坟头挂青。五颜六色,绵延一路。
       青明时节雨,果然纷纷路上。天南地北普遍降温,北方还降雪。看艾伦说在周城拜见过的杨老先生过世,正当天地清明之时。人生的分别迟早不可避免,只能选择顺其自然。从某种意义上讲,死亡与重生就是一回事……

       行走路上,风急雨黑,像是故意契合节气。即便如此,仍不能阻挡春花繁盛、清心明智,正是当时…… 

                                                    2018清明于湘西


清明时节 - 荫子 - 倾听夜色

 

  评论这张
 
阅读(404)| 评论(4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