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倾听夜色

如果我们走失了,我会在原地等你...

 
 
 

日志

 
 

[原创]榴月:薝匐有香  

2017-06-21 23:17:36|  分类: 私语(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榴月:薝匐有香 
[原创]榴月:薝匐有香 - 荫子 - 倾听夜色
 

五月


榴花照眼。萱北鄉。夜合始交。薝匐有香。

錦葵開。山丹赪。



[原创]榴月:薝匐有香 - 荫子 - 倾听夜色



榴花照眼



       五月过去,春天的姹紫嫣红似乎走远,叶子把树枝浓密成一把伞。但仔细看,万绿丛中,依然会有花开,比如石榴。“浓绿万枝红一点,动人春色不须多”,只这一点之红,就足以令人惊叹。

       一直以为,石榴是具有历史感的树。自从张骞将其从西域带回,它们就扎根在那些古宅院里。半夏之时,推开雕花木窗,可以看到红艳艳的花朵。石榴花厚实热烈,清新华丽。无论是艳艳的花,还是红彤彤的果,都预示着日子火火,美好圆满,子孙满堂,有滋有味。树旁通常会有一口古井,如果在井口往下探头,会看到石榴花和叶子的影子。它的枝叶,有型有致有风骨。风过,在水里轻轻地摆动一下,像突然看到什么,却并不说出来。而此时,院外鸟鸣啾啾,田翁农友问桑话麻说粳稻,炊烟缭绕,静待月上梢头。

       第一次知道石榴花,是因一部电影《石榴花》。龚雪饰演一名孤儿,原名“拾留”(意思是“拾来的,留下”),后来被姓石的人家领养,改名石榴花。很多年过去,故事情节已经模糊,但石榴花却牢牢地记在了心上。 

       如今,在许多景区或者自家院落也能看见石榴树,但没有古院古房的陪衬,总觉得单调了许多。我见过最美的石榴花,是在云南,那些三坊一照壁, 四合五天井的白族庭院里。即便院里空无一人,也不会觉得寂寞。那些满树的红花和果实,都是风情,都是故事,你可以站在树下静静地品读。当你离开,这种遇见,就变成满满的回忆。

        花开之后,会结出红彤彤的石榴果,实在好看诱人。到中秋,月挂树梢的时候,摆一盘月饼,置两三个石榴,坐在窗前看月亮,便是我喜欢的风景。



[原创]榴月:薝匐有香 - 荫子 - 倾听夜色



萱草忘忧
 

       第一次见到萱草,以为是百合。仔细考究后发现: 两者花像,但叶子不同。百合叶子较小,长在茎上;萱草叶子很长,直接从根基部生出来。  

       许多人知道百合,却不知萱草。其实萱草种植由来已久,有许多记载和指代,名称尤其丰富。“萱苏”"金针"、"丹棘"、"川草花"等。又名"宜男草"。传说妇女有孕后,在胸前别一枝萱草花,就会如愿诞下一枚男孩,故名“宜男。而早在康乃馨之前,萱草就是人们心中公认的母亲花。

      萱草还叫"谖草",《说文》记载为"忘忧草",《本草纲目》名之为"疗愁"。几个名字意思相近,衍生出萱草的花语:忘忧草,代表“忘却一切不愉快的事”。放下他(她)放下忧愁。《诗经、卫风、伯兮》里载:“焉得谖草,言树之背?”意为:我到那里弄到一支萱草,种在母亲堂前,让她忘记想念儿子带来的忧愁呢?”。古时进京赶考,外出经商,或游子远行,儿子都会在北堂前种满萱草,祈愿母亲看到萱草花的美丽,因此会忘却思念儿子带来忧愁。“谖”即忘,萱草也因之叫"忘忧草"。孟郊有《游子诗》:“萱草生堂阶,游子行天涯;慈母依堂前,不见萱草花”。  

      李商隐也有句:“ 应怜萱草淡,却得号忘忧。”“ 忘忧,该是与“好合最大的区别。但不管是百合祈愿“好合,还是萱草希望“忘忧,都是机缘巧合,无从预计或者掌控。如同你在凌晨三点,看到萱草未眠,旁边咖啡氤氲着浓香。不由感叹:花开真美,因她正在消亡。纵然无法接受,一切仍将远去。极致的美丽,美到连发尖都泛出好看的月色。但你仍无法改变的结果,惟有面对一朵花,坚韧地活下去。

      川端康成说:“人是不断消失在过去的日子里的萱草与百合的不同,也许只是预示人生不同阶段。从“好合忘忧,是一种成长和成熟。当今天成为过去,曾经的百合就蜕变成萱草。

       只是,那些被称作忧愁的东西,真的就轻易忘掉了吗?想起李中的诗句:“门掩残花寂寂,帘垂斜月悠悠。纵有一庭萱草,何曾与我忘忧。



[原创]榴月:薝匐有香 - 荫子 - 倾听夜色



薝匐有香



       薝匐即栀子。六月初始,栀子花就已经馥郁浓香。仿佛一夜之间,院子里的栀子花全开了。白花花一片,芬芳宜人,除了我,无旁人驻足欣赏。

       想起王建的《雨过山村》:“雨里鸡鸣一两家,竹溪村路板桥斜。妇姑相唤浴蚕去,闲看中庭栀子花。”有雨水,有鸡鸣,有小溪,有翠竹,有木板桥陪伴,我想栀子花并不介意村里的媳妇和婆婆去浸洗蚕子,而无暇欣赏她们。面对无限的空旷,她们依然努力散发着幽香。

       不管是否有人关注,盛放的生命都是一种最真实的存在。记忆中的栀子花躺在小篮筐里,晃悠在一个老婆婆的手上。小篮筐里的栀子花,许多还含苞待放,藏在阴丹蓝湿布下面,只露出一个头。如果买一朵,她会帮你用针线别在衣服上,然后一路花香

       后来,喜欢“后来”这首歌:“栀子花,白花瓣,落在我蓝色百褶裙上。爱你,你轻声说,我低下头闻见一阵芬芳。”这是毕业季男女对青春的回忆。栀子花恰巧是遇见的信物。为什么偏偏是栀子花?因为她开在六月,因为她一片纯洁,因为她执着的芳香,也因为她六瓣的别样。

       和小栀子花相比,我喜欢大栀子花。大家闺秀与小家碧玉的区别。大栀子叶子特别质感,满身细微的脉络和情节,极致决绝的绿色,硕大的花朵。采撷一两枝置于瓷瓶,就是古意。

       院里栀子花遍布。小栀子在花台边,大栀子在花台对面。她们隔道相望,香气纠缠,在六月里围绕,让人无法忽略。一群夜猫趁着无人,从小栀子花群里穿过,对面的大栀子花把这一幕看得清清楚楚。这时候月光照进来,微风送来一阵暗香,我就疑心她们并不在近处,而在遥远的地方。夜色突然变得凝重,再看那些花,眨眼之间已经从白转黄。但我仍然相信,这世间有着一种洁白的情愫,芬芳如栀子花的味道。



[原创]榴月:薝匐有香 - 荫子 - 倾听夜色



当日子厚如深海,薄如蝉翼,半生已逝

辗转之间,中年之船已被引渡

夏至蝉又鸣,字词如叶渐绿,为季节深锁






  评论这张
 
阅读(402)| 评论(5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