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倾听夜色

如果我们走失了,我会在原地等你...

 
 
 

日志

 
 

[原创]姐姐  

2017-04-25 21:09:26|  分类: 私语(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姐姐

[原创]姐姐 - 荫子 - 倾听夜色
 


      在我长大后的很多年,都很难得见到姐姐。原因有两个,一是因为我们兄弟姐妹四个都不在一个地方,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妈妈一直不喜欢姐姐,所以姐姐很少回家。
       小时候我和妹妹是保姆带大,而姐姐和哥哥是在婆婆爷爷那里长大。
       在婆婆爷爷家,姐姐备受宠爱。每天自由自在地四处玩耍,到吃饭都不想回家,要婆婆爷爷反复叫喊。后来上了学,也还是好玩,小姨也总是让着她。大约正是在这样无拘无束的环境里成长,姐姐的性格奔放、自由,豪爽、刚烈。
       突然有一天,爸妈把她和哥哥接回了家,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家里总是冷冷清清,大人也总是冷冷冰冰。不再有人关注,也没有人宠爱,姐姐很不适应。爸妈起早贪黑地工作,姐姐很小就要学做家务。这些事她一点也不想做,但却必须要做,所以她总不开心。后来我和妹妹也回到家里,姐姐要做的事更多。比如早晨给我梳头,想来她心里带着憋屈,总是把我的头发扯的很痛。所以稍大,我就自己梳。


[原创]姐姐 - 荫子 - 倾听夜色
 


         记忆里姐姐长得很漂亮(当然后来生的妹妹也长得很周正。妈妈时常打击我,是最丑小鸭的那一个),但四个兄弟姐妹里,姐姐却是挨打次数最多的一个。比如炒菜时把油溅到哥哥脚上,烫伤了脚背;或者是洗碗时不小心摔碎了碗。姐姐和我不同,挨打时不会和爸爸理论,她甚至忍着不哭,也不回答爸爸的质问。但结果与我和他论理一样,还是被打得更凶。
       最严重的一次,已忘记是因何事挨打,总之爸爸打得声势浩大。之后姐姐就不见,甚至一夜未归。爸爸的愤怒可想而知。第二天姐姐还是回来,等待姐姐的当然是更高级别的礼遇。这一次爸爸像捆犯人一样,把姐姐绑起来打。因为她不说,姐姐那一夜去了哪里一直是一个谜。后来姐姐才告诉我她哪里也没有去,就在家门外的小水池边蹲了一夜。晚饭没吃,又冷又饿,但是更怕爸爸,所以不敢回家。
        我问姐姐,还记不记得有一次她做菜,把洗过土豆丝的水在锅里弄成糊,因为水里沉淀了很多淀粉。她却摇头,一点也不记得。煮饭不是姐姐喜欢的事,所以她做的菜也不怎么好吃。到今天姐姐也是只吃不做的好福气(姐夫做)。而当年不间断的劳作,于小小年纪的她而言,分明是一种痛苦。
 


[原创]姐姐 - 荫子 - 倾听夜色
 


       后来姐姐下乡当知青,离开家时很开心,我理解因为可以逃离。但后来偶尔从乡下回来,她又说起农村的艰辛。总是要背着背篼从山的这边要走到山的那边,那样的生活让她吃尽苦头,直到恢复高考,她考上中专才从乡下重新回到城市。
        不知道为什么,妈妈一直不太喜欢姐姐。所以中专毕业,姐姐去到妈妈老家工作后就很少回家。因为一回家,妈妈总不太高兴。我问过她妈妈为什么不喜欢她,她说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姐姐性格执拗,妈妈总觉得她不听话。时过境迁,妈妈已经不在。说起这些往事,我们都很释然,像是说别人的事一样。
        说来奇怪,姐姐的性格很多像妈妈。直率、认真。每次分别,她就会叮嘱我路上小心,像妈妈一样。像妈妈的地方还有,能歌善舞,拍照时每个动着都是比着舞蹈动着,笑得像花儿一样。最喜欢姐姐的好心态,住着一间窄窄的小屋,却整日开心快乐。心态好人看起来显年轻,没事她就和一大帮姐妹四处游玩。妈妈去世后,爸爸去了姐姐那里,我时常过去,看到姐姐对爸爸照顾得无微不至,就很感慨,仿佛几十年前的缺失的亲情,在今日今时才得到弥补,只不过角色互换,打了一个颠倒。




[原创]姐姐 - 荫子 - 倾听夜色
 


        爸爸说想去云顶山慈云寺看看,我和翔哥就去接他们。老爷子爬坡不行,我和姐姐就一路搀扶着他。看完寺庙又去五凤古镇,走到水边,他说变得不认识了。52年他曾在这里坐船过河,去乡下找一个“犯人。我问他为什么要找所谓的“犯人”,他说收集材料。我说那个所谓的“犯人肯定冤枉,怕是填名额的“右派”吧。他不置可否,说当时有任务。岂料10多年后来他也被别人送到乡下劳动改造。
      如今这水域看起来既窄,也不再干净。不再需要船,就轻易走到对面。旧时的风景只留存在老爷子的脑海里。老爷子一边感叹,一边吟诵起李白的诗句:“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台空江自流。吴宫花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鹭洲。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又问我,他的《登金陵凤凰台》,与崔颢《黄鹤楼》相较,哪一首更好?说来崔颢《黄鹤楼》,也是句句经典:“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说真的,我不太喜欢把两首诗比来比去,还非分一个高下。所以就给老爷子打太极,都是高手,各有所长。抚古思今,感慨盛衰,不管是抒发羁旅怀乡之愁,还是抒发忧国怀君之愁,皆是诗人自己独特的感受,故总能引发不同读者的共鸣。



[原创]姐姐 - 荫子 - 倾听夜色
 


       老爷子看了水,又去老街转。老街还有一丝旧时的影子,但也已然不是老爷子记忆里的那个世界。姐姐和我悄悄说,照顾爸爸的生活她没有问题,但要陪爸爸聊这些,她就不行。但其实陪爸爸说话,姐姐更有耐心。妈妈刚去世时,姐姐陪爸爸去了三个地方怀古,但每一处都没有了他想找的故人,老爷子唏嘘不已。时光就这样无情,不会为任何人停留。
       我们能够抓住的,唯有眼前的幸福。就像每次去看爸爸,姐姐都会像老妈一样热情地下楼来接我,我就心里暖暖,开心快乐,仿佛我童年缺失了那些爱被我找了回来,从一个清澈的小池塘里满满地溢了出来。
       然后我在心里默默念叨:姐姐,我喜欢你。

 
  

  评论这张
 
阅读(520)| 评论(9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