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倾听夜色

如果我们走失了,我会在原地等你...

 
 
 

日志

 
 

[原创]从九月到十月:白露降临百鸟迁徙  

2016-10-31 21:35:45|  分类: 流年(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九月到十月:白露降临百鸟迁徙
[原创]从九月到十月:白露降临百鸟迁徙 - 荫子 - 倾听夜色
 

 我们活过的刹那,前后皆是暗夜。
——费尔南多·佩索阿

 

          从九月到十月,于我而言,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关口,只能挺身向前。夜深人静时,揉着那颗仿佛随时都可能炸裂的头颅,感觉有细小的微风从窗口潜入。胸中有万种情绪翻涌,却找不出述说的理由。所有的语言,找不到出口。夜色安静,星空寂寥。微风穿过指间,带走一首首夜歌,留下沿途的影子,像一串吹不走的过往。

 
 

[原创]从九月到十月:白露降临百鸟迁徙 - 荫子 - 倾听夜色

 

 

 

       九月菊序、挂茱萸品菊花酒,变成一棵月桂树。


       八月虽过,九月依旧安静。桂花落了几茬,又开出了新香。九月的菊花在月下含而不语,月桂树在遥远的天边时隐时现。重阳时节,父辈们聚在一起品菊花酒,吃桂花糕,。季节在门上挂的茱萸,随风飘动的红绸里变换,敏感如那些日本诗人的俳句。
 

流萤断续光,
一明一灭一尺间,
寂寞何以堪。
——立花北枝

 

        秋风渐长,时间潜行风中。我在风中四处奔走,去找寻艾叶,找到后又去湖边捡桃枝。捡了一大捆回家,就着艾叶、姜和花椒熬水给妈妈泡脚。妈妈坐在那里撕老照片,这是她意识清醒前做的最后一件事。我把她撕了的又捡起来拼贴,虽然我知道,我再无能力将一切不着痕迹地还原。但我满怀着的,还是不舍啊。
 

雁别叫了,
从今天起,
我也是漂泊者啊!
——小林一茶

 

       静谧的夜晚,细眉的月在水中摇晃,留下无数时间的痕迹。只是任风吹一路,却再无回响。九月的道路曲折清冷,月光下的影子,如风飘渺。月光似青藤,缠绕了心里那扇古老的窗。等故人重现,断了的流光又才被拾起。离离原上草,寂寂一剪风。空空旷,凉凉意。叶子红后,一片片坦然飘落,生命的脉络清晰可见。风拂去表面的浮华,凸显出深藏的真意。
 

我去你留,两个秋。
——正冈子规

 

          时光很轻,光影很旧。秋菊踏过,暖如往昔。随一曲老歌沉醉,旋律忧伤,无人能懂。秋天的红柿,挂在枝头,温暖动人。一个人上路,去一个春天或秋天的傍晚找寻,找寻不曾遗忘的过往。时光静谧,风很缓慢。月色从手边滑过,跌落梦中,把光阴摇醉。
 

心里怀念着人,
见了泽上的萤火,
也疑是从自己身里出来的梦游的魂。

——和泉式部

 

       梦里的世界都是过去,即便是充斥着无数现在的人,故事还是旧的。我梦见童年的院子里长了一棵奇怪的树,树上一半开着一种花,另一半却开着另外一种花,还结有果子。爸爸让我回家,问我吃哪一锅的馒头。哥哥在教姐姐放幻灯片,屋里摆了一架很大的放映机。妈妈带着妹妹也回来了,却不和爸爸说话。我望了一眼窗外,月光很晦涩。
 

 


[原创]从九月到十月:白露降临百鸟迁徙 - 荫子 - 倾听夜色
 

 
       十月应钟、采槐子。白露降百鸟迁。

     
十月的槐子熟了,不知采摘的人在哪里。孟冬将至,不知应钟之律可和。白露过后,百鸟又开始迁徙,追赶冬天的脚步。两只同宿于林的鸟,终于要各自纷飞。在一起飞了几十年,她对他总有抱怨,而她,却是他眼中唯一的风景,从遇见起,从未改变。
 

那些隔过黑暗的花和水。
——冲田总司

 

       她总说,年轻时不懂事。别人介绍他,她一看人可以,工作也可以,就跟了他。但不曾想一路坎坷受苦。有一段她执意要放手,他全力挽留,说如果真的觉得不满,就退而求其次,大家凑合着过吧。这一凑合,便又是二十几年。有时她叨叨得太厉害,他也伤心,有一次忍不住说了一句:“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限来时各自飞”。但这一次,飞走的却是她。他很落寞,说她心里一直是怪着他的吧。
 

雪的碗里,
盛的是月光。
——和泉式部

 

       这世间的事当真奇怪。在他心里,她明明就是一块宝。但捧在手心,她却觉得憋屈。这世间有许多事都语焉不详,值得怀疑,但他对她的宠爱,我丝毫不怀疑。可惜的是,好的因却没有结下好的果。到最后她已经忘却现实,不识眼前人,但还不忘本能地责怪埋怨他。看他黯然神伤的表情,着实让人难过。这大约是为了印证:不完满才是人生。
 
 

许是好吃的雪花,
乱纷纷地飘下。

——小林一茶

 

       她走的那天,一切都很好。他露出了难得的微笑,推着她去外面晒太阳,忍不住又问她,看看我是谁?她果真看看他,说,你是大哥啊。她本该有几个大哥,无奈都夭折在她童年的记忆里。她选择走回去,并且永远地停在了那里。那时的她青春年少,如花般娇艳。
 
轻轻的叫了自己的名字,
落下泪来的
那十四岁的春天,没法再回去呀。
——石川啄木
 
       她离开得那么安静,安详。仿佛已经早早道别过,再无留恋,再无遗憾。倒是他,长吁短叹,独自黯然。
 

天下了雨,
我家的人脸色都阴沉沉的,
雨还是晴了才好。
——石川啄木

 

       十月里梨也熟了。这个秋末和往年没有什么不一样,细细想起来又太不一样。往日的路还在,但故事的结局却改变了走向。冬天就要来了,准备收起秋衣,那秋心呢,要怎样安放?

 

[原创]从九月到十月:白露降临百鸟迁徙 - 荫子 - 倾听夜色

 

 

 

无题

 

等天放亮,又要上路

秋霜起,湿润了窗外的鸟鸣

水草摇曳,人尽灯灭

 

桂花又开,香的寂寞

人生苍凉,菊花挽着菊花形同绝望

孤独的影子,碾碎在路上

 

当所有的叶子,想留住一个夜晚,

被风刮走的记忆,只能用一首诗来怀念

 

 




  评论这张
 
阅读(669)| 评论(5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