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倾听夜色

如果我们走失了,我会在原地等你...

 
 
 

日志

 
 

[原创]大暑·吉日  

2015-07-23 20:33:07|  分类: 烟雨(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暑·吉日

[原创]大暑·吉日 - 荫子 - 倾听夜色
 



       大暑时节,热空气像一床无形的棉被,从天空压下来。地面的湿气也在上升,于是人们纷纷躲进屋,将炎热关在门外。
       这样的时刻,我却不愿把自己桎梏在小屋里,而喜欢呆在葡萄架下。午后的阳光里没有风,但满架的绿叶都在我的眼前晃动,让我感觉到有风,于是心里一片荫凉。
       我和小丽的家最近,中间只隔着葡萄架下的小天井。小丽像是与我有默契,来到小天井与我接头。葡萄一串一串的红了,开始有院子里的孩子过来采摘。他们大多偷偷摸摸,得手之后快速跑开,去躲着享受胜利果实。等小天井再次安静下来,才还原为那个我熟悉的世界。
       很多时候,我都以为,这是我和小丽两个人的世界。这个世界时常安静得再无旁人,我们耳语一般交谈,仿佛述说的都是秘密。这些秘密里包括我们编写的故事,还有对未来的假设和向往。这里距离她的家,还有我的家太近,我们唯恐惊扰了家里的大人。也不敢坐在葡萄架下读书,因为那些书是小丽偷偷的从她家里的书柜里拿的,怕她爸爸会发现。她爸爸总是不苟言笑,她和姐姐在家里都不敢随便说话。每次去找她,她爸爸都呆在里间的小屋里,很神秘。后来小丽才告诉我说她爸爸在自己装一台黑白电视机(那时候还没有电视),为此我觉得她爸爸非常了不起。
       她爸爸也不和我们说话。但每个星期休假日都会和她妈妈上一次街,时常会带一张唱片回来。大红或是黑色,样板戏,也有音乐,但最多黄河,绝没有西方古典音乐(后来知道其实那个时代也有一些西方音乐,比如由当时我国音乐家演唱的歌剧《饮酒歌》等)。她们家的留声机样式也不古典,但我喜欢看那些唱片旋转起来的样子,仿佛整个世界都在旋转,而上面的那一根针,就像是在八音盒里跳着舞的小女孩左右摇晃,脚步却一直那么稳。
        她们家的音乐声很小,听起来也是小心翼翼。我和小丽在屋檐下的小凳上做作业,那些音乐只是一种背景。作业不多,很快就做完,于是我们坐在葡萄架下的花台上玩过家家,伸手摘一些葡萄架上的绿叶子,把窜出的弯弯曲曲的茎放在叶子上,就像是盛在绿碗里。吃在口中,像是饮下了一杯夏日的解暑茶,满口酸酸的味道。快乐之时,却有隐忧。不时会抬头看看,担心那些不知躲在哪片叶子背后,随时会落下来的壁虎。壁虎喜欢潮湿的环境,大人说不能攻击它们,否则它们会断尾自保,小伙伴们传言那断尾会窜到人的身上(比如耳朵里),想来恐怖。实际上壁虎落在身上的事从来就没有发生,但惟其如此,就更加担心。
       葡萄架下因少有人涉足,故而青苔遍布。周末的午后很漫长,于是和小丽一起,各自扯下一根长长的发丝,躬身去捡拾地上那些白青色的葡萄花。那些花太小了,小的可以忽略不计,只有用细如线的发丝去串连。这样的串连,需要恒久的耐心和漫长的时间。那些不起眼的小花,坠落满地,就像是被人们随意抛掷的爱,要把它们捡拾起来,再聚集一起很不容易。等终于串到可以环绕手腕的长度,已经是黄昏时分。要把头发丝打成结更不容易。无论打上多少过结,手一松开,那些结也会一个一个的慢慢松开。但越是如此,我们就越用力。那时的我们总是相信,只要努力,就可以追求到心中想要的那份完美。
       除了我和小丽,再没人关注这些不起眼的小花。她们年年会开,安静地躺在冰凉的地面。偶尔会有几只蚂蚁,寻找不到甜蜜的食物,在百无聊赖之际,拖着细小的葡萄花在地上慢慢地爬行,貌似你追我逐,在疲惫之后又把她们扔下。她们换了一个位置停下,像是在夏日的风中摇晃几个舞步而已,就又不动。安静地等着我们心情好的时候来拾串,成就了我们心中最美好的梦。
       葡萄的干极富韧性,若被砍去,不能制作什么家什,而只能当柴烧。葡萄的枝有两种,分为结果枝与徒长枝。显而易见,好的葡萄都源于结果枝,而徒长枝将颗粒无收,所以需要被修剪掉。但陪伴我们的这一架葡萄,从来无人打理修枝。他充满韧性的根干,被我们时常踩踏着向上攀爬,虽总有摇晃,但从无失足,所以在心里从来都不曾觉得他是无用的东西。我们也无法区分结果枝与徒长枝,只是用眼睛去寻找,那些晶亮透红的果实,躲藏在哪一匹叶子的后面。不知道他的年龄有多大了,我们一直以为,他从来就在这里,而且永远会在这里,不会从我们的生活里消失。
       当蜻蜓从树枝头或青草间飞走,无情的将我们遗弃在院子里时,唯有这一架葡萄树总是默默地陪伴着我们,任由我们对他动手动脚,从无半句怨言。10多年后搬离这座院落时,曾经欢享的草坝早已建成工作大楼,唯一存留和不舍的就是这一架葡萄树。我站在天井里良久,与他告别,因为难过,甚至忘记了对壁虎的恐惧。我知道,在我离开之后,他也注定会孤单寂寞。

 

[原创]大暑·吉日 - 荫子 - 倾听夜色
 



  评论这张
 
阅读(1302)| 评论(69)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