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倾听夜色

如果我们走失了,我会在原地等你...

 
 
 

日志

 
 

[原創]南潯·記憶難尋  

2015-02-25 22:18:37|  分类: 如风(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潯·記憶難尋

[原創]南潯·記憶難尋 - 荫子 - 倾听夜色
  

       去江南之前,有朋友說,江南的水鄉都差不多,選兩三個看看就可以了。但對於我而言,他們每一個都是獨特的,都有不同的味道。我一個也不想錯過。       
       南潯於我,是一段尋覓,一段記憶。我像一個過客,片刻的停留,像午後的一個盹,留下一個輕鬆愜意的小夢。

 
[原創]南潯·記憶難尋 - 荫子 - 倾听夜色

 

 
       在我眼裏,南潯不像旅遊景點。或者說,我沒有把南潯當成旅遊景點。在阿芳的客棧住下,坐在水邊的石桌旁,和阿芳養的一隻八哥玩。 阿芳忙着去河對岸打理小吃店。登記手續十分簡化,看到翔哥的名字還直接減了房價。走時讓我們自己在牆上取房間鑰匙。她說還剩樓上兩間,自己隨便選。又說,你當然選有陽臺的那間啊。     
       走出客棧,水鄉的夜晚幽深濃厚,燈影下是自己的瘦影,除此之外,別無旁物,只有已經凝固的水聲和停下腳步的風聲。

 
[原創]南潯·記憶難尋 - 荫子 - 倾听夜色
 

       第二天很早起來,阿芳已經又出去了。
       清晨的水鄉,像美人初醒。慵懶中秀髮飄散,在風中婉轉成淡淡的薄霧。偶爾橋頭出現一個人影,像從夢中走來似的。

 
[原創]南潯·記憶難尋 - 荫子 - 倾听夜色
 

 

       待走近,人影卻已不見。只有相互逗趣般的石獅,看起來憨態可掬。它們就這樣一直站在橋頭,不知道見證了多少故事。
       沿着流,在小橋兩邊遊走。一路經過許多宅院,掠過許多藏在馬頭牆下的老傳說,老故事。

 
[原創]南潯·記憶難尋 - 荫子 - 倾听夜色
 

       馬頭牆,是探尋過往的重要線索。南潯有太多的故事,像流水一樣滔滔不絕。但我不想去刻意探尋那些過往,而只留戀她眼下不溫不火的安靜。南潯像一個睡意朦朧的老人,整日在休閒的陽光下,愜意地打盹。
 

    [原創]南潯·記憶難尋 - 荫子 - 倾听夜色
 

       走到阿芳的小吃店,她媽媽說阿芳外出忙去了。阿芳打理的生意除了客棧和小吃店,還有其他。她風風火火騎着一輛摩托車,很幹練的樣子,打破了我對江南女子固有的認知。
       她媽媽給我們煮餛飩,店裏還沒有其他客人。我們有一搭無一搭的閒聊,話語輕柔,隨竈臺上的炊煙一起繚繞開去。
 

[原創]南潯·記憶難尋 - 荫子 - 倾听夜色

 


       一座座小橋,就這樣永遠地伴着流水。就像住在這裏的人們,永遠地伴隨着回憶。
       不停地走過一座座橋,折返在水的兩岸之間。在黛瓦粉牆與綠柳翠枝之間尋找記憶,感受殘存的舊時風韻。


[原創]南潯·記憶難尋 - 荫子 - 倾听夜色

 

 
       清晨的水邊,有女子洗衣服。水面盪出一圈一圈的漣漪,將她自己包圍。對岸的紅燈龍在水裏搖晃,水上飄零的梧桐葉順着漣漪,在她身後停泊靠岸。

 
[原創]南潯·記憶難尋 - 荫子 - 倾听夜色

 


       當水面再次沉寂,水裏的影子便安靜下來。高牆深宅大門緊閉。只有那一排排的紅燈龍在微風中搖擺,像是試探,又像是不安。


[原創]南潯·記憶難尋 - 荫子 - 倾听夜色
 


       老人們按時集合。繼續着他們往事的回顧,以及記憶的修訂。屬於他們的記憶太多,所以這樣的閒聊也不會停。只是歲月流逝,一代一代變老,人生無常,風雨無情。不知多年以後,他們的傳說,他們的回憶又該怎樣延續。

 

[原創]南潯·記憶難尋 - 荫子 - 倾听夜色
 


       年輕的孩子也齊齊跑出來,坐在老人們的對岸,把他們遠遠地拋在身後。這一片土地對於他們的意義,他們並不清楚。他們知道自己遲早有一天會永遠地離開,去奔赴屬於他們自己的世界。而這裏,只是屬於他們童年的一段記憶而已。


[原創]南潯·記憶難尋 - 荫子 - 倾听夜色

 


       在水的另一邊,也有嘩嘩的水聲。一個年齡稍長的中年婦女。在清涼的樹下洗衣服,流水也被她盪出一圈一圈的漣漪,泛起記憶的光圈。


[原創]南潯·記憶難尋 - 荫子 - 倾听夜色
 


       記憶的樹葉,濃密在對岸老屋窗外,與四季的風一起,盪滌着古老的駁岸,輕拂着水鄉的夾河小街,掀起一陣令人難以忘懷清風絮語。


[原創]南潯·記憶難尋 - 荫子 - 倾听夜色

 

 
       水邊,也泛着許多記憶。依欄在廊棚裏坐下,隨緩緩的流水一起追憶。追憶流逝的青春,追憶逝去的年華。


[原創]南潯·記憶難尋 - 荫子 - 倾听夜色
 

       走過幽深的通道,就像穿越時間。彷彿只要走過去,就能尋見記憶的真相。
 

[原創]南潯·記憶難尋 - 荫子 - 倾听夜色
 


      真的穿越過去,發現呈現於眼前的,依然是一團無解的時間迷霧。無解,大約就是最終極的答案。


[原創]南潯·記憶難尋 - 荫子 - 倾听夜色

  

       古鎮有很多橋。橋不僅跨越流水,連接兩岸,還貫通我們的記憶。在橋的兩邊過去過來,像流水一樣,遊走在記憶中。而不管是流水,還是記憶,都是道不完的悲歡,說不盡的離合。

       時間,總冷漠;而歲月,也無情。有情的是人的滄桑,以及心底的眷戀。即便是在驟雨過後,依然蘊藏於心,帶着溫熱,安撫着回憶。。。


       

◇◆◇◆◇◆◇◆

[原創]南潯·記憶難尋 - 荫子 - 倾听夜色

 

記憶在皺眉間打開,一路生澀凝繩成結

我和這個世界真的不熟。雖然有着很深的回憶

有着很遠的懷念。看不見的部分

我不明白隱喻什麼。一直在迷途中尋找

像鳥兒閉上眼睛,最終聽見風的迴響

愛恨不是過失世界沒有邊界


◇◆◇◆◇◆◇◆




[原創]南潯·記憶難尋 - 荫子 - 倾听夜色

 



PS:關於江南水鄉的調查報告之七:南潯


        做爲六大水鄉之一的南潯,沒有西塘酒吧街的喧鬧,也沒有同裏沿河茶社飯店的熱鬧,更沒有周莊水道花船的擁擠。南潯,就像是一個看透世間風雲變幻,置身事外的老者,在閒適的陽光裏愜意地度過餘生。
    750多年前,潯溪南岸開始出現村落,因溪得名:潯溪。後潯溪之南商賈雲集,屋宇林立,於是取南林、潯溪兩名之首,方爲南潯。
    南潯是中國近代史上罕見的一個巨富之鎮。有號稱“四象”的江南四大首富。還有號稱“八牯牛”的大富之戶,以及號稱“七十二只金黃狗”的豪門、財主。民間有“湖州一個城,不及南潯半個鎮”之驚人的富貴傳說。
    保留至今的建築,有明代禮部尚書董份所建的“百間樓”;劉鏞的私家園林“小蓮莊”;張石銘舊宅(江南第一民宅);還有著名藏書家劉承幹的私家藏書樓“嘉業堂”等。
    如今水鄉巨富的傳說早已消散,但舊時的風韻猶存。和其它水鄉名鎮相比,這裏遊人相對稀少。有許多人對南潯的這份清靜感到遺憾,覺得遺誤了許多的商機。但對於我而言,恰恰喜歡南潯的這份天然的靜謐。在靜謐之中,才能找尋到內心深處想要找尋的東西。
    水上船隻很少。清早偶爾看到一條,是打撈雜物的垃圾船。木船悄悄地來,又悄悄地離開。很快,水面再次恢復平靜。那一陣陣因木漿划動而起的波紋,就像隱秘的記憶,才剛剛冒出頭,就又深深地隱藏起來。彷彿從來就不曾發生過一樣。。。

 
[原創]南潯·記憶難尋 - 荫子 - 倾听夜色

 

  评论这张
 
阅读(1069)| 评论(8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