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倾听夜色

如果我们走失了,我会在原地等你...

 
 
 

日志

 
 

[原創]夏天的那陣風  

2014-08-13 22:48:26|  分类: 流年(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夏天的那陣風

[原創]夏天的那陣風 - 荫子 - 倾听夜色

 (該文圖片來自網絡)

       立秋之後,大雨來了又去。早晚果然變得涼爽起來。
       每天清早,窗外的小鳥依然在枝頭叫過不停。有時無法分清那叫聲,是歡喜還是憂傷。我也無法確定,這一羣飛來跳去的,是不是去年那一羣。或者,正好是我夢中驚醒的那一羣。夢中的離散,就像是時光從眼底無痕地流過,即便是影子就在面前,卻依然覺得遙遠。小鳥的叫聲,像是一種尋巡和懷念。
       關上窗,走出門才發現:夏天的那陣風,已經吹過。。。


[原創]夏天的那陣風 - 荫子 - 倾听夜色
 

       每天下班回家,都會看見街口那個賣西瓜的。拉着滿滿的一車,卻顧客寥寥。今年的西瓜不好賣,雖然有一段炎熱,但也沒有出現蜂擁而至的情形。那些瓜,一排一排站的很整齊。但直覺告訴我們,卻再也不是記憶裏的那些瓜了。

       終於有一天,婆婆開始懷念西瓜,叫回家時帶半個回去。於是站在那一羣隊列前,像挑戀人一樣小心翼翼,反復對比論證,觀察其顏色的真假,成熟的指數。但不知爲什麼,心裏依然沒有把握。拿回家他們吃到嘴裏,果然,皆是搖頭連連。

       那天然、味美的西瓜,如古風消逝,再難復返。。。


[原創]夏天的那陣風 - 荫子 - 倾听夜色

 

       月亮圓了的時候,街邊有很多人在燒紙,祭奠漫山遍野的孤魂野鬼。那時候,我在山裏找尋螢火蟲。

       在山溝裏的水邊,果真看到了滿樹的螢火蟲。他們像閃爍的星星一樣,時隱時現,靜默無聲,像是一場浩大的祭奠。祭奠在另外一個月光下喪生的螢火。我至今仍然迷惑,七月初七,有情人聚首,爲什麼一定要讓螢火蟲成爲他們所謂愛的見證的陪葬品。他們製造所謂浪漫,竟然如此殘酷黑暗。無數的流光在他們的手中盡失,無數的螢火蟲遠離家鄉,顛沛流離,最後客死他鄉。他們像販賣人口一樣,從網上購買,以每只幾元的價格擅自決定了螢火蟲的生命價值,豈知生命不能隨意踐踏,而愛也本無價

       在狹窄的山道上,還停着一輛車。一大家人帶着一個兩三歲的小男孩來看螢火蟲。不一會兒就發現他們已經捉了幾隻放在一個玻璃瓶子裏。那個小男孩把瓶子抓在手裏,興奮地搖動。我想對他們喊:放過那些螢火蟲吧,但他們已經揚長而去。爲什麼喜歡就一定要佔有,甚至 毀滅?而看着他們如此,卻無力阻止,我覺得很難過。



[原創]夏天的那陣風 - 荫子 - 倾听夜色

 

       萍有一天對我說,我們一起去學開車吧。我睜大眼睛說,我?可以嗎,能學會嗎?爲此,我們單獨先見了教練,我說我特別笨,怕學不會。教練一臉嚴肅,說,怎麼可能學不會。
       我們一車八個師兄妹,開着藍色的老吉普教練車,可謂各具特色。比如雷,最怕開山路,她把車顫抖着停在懸崖的路邊,用一種恐懼的眼神對教練說,我不開了。而在擁擠的鄉市窄路邊,我遲遲不起步。他說,你等什麼?我說等我的前面沒有行人。他說那你永遠也等不到。於是我只好磨磨蹭蹭地起步。
       記憶裏他從來沒有笑過,不過還好,沒有讓我們手動發車。但那兩腳離合也弄的人夠累。特別是在酷暑盛夏,濃烈的陽光下練習倒梉、移庫,感覺已經被曬成煤塊。他讓我們自己練,自己熱得蹲到一個碩大的圓筒下水道裏。除了嚴格教學,他沒有多餘的話,吃飯的時候也從來不吃肉。大家都不明所以,直到臨考試的前幾天,來的是另一個教練師傅,才知道僅僅過了一個週末,他就突發胰腺炎去世了。當時很震驚、難過,他還那麼年輕。幾天後,我們都順利地拿到執照。每次經過那些擁擠的街巷集市,我再也不怕那些人流,但總是會想起他。
       執照這幾天到期,去換過之後想起,這已經是18年前的事了。



[原創]夏天的那陣風 - 荫子 - 倾听夜色

 

       街車在院子外正好有一個站。每次在車上看那些匆忙上下車的人們,我才發現,這麼多年來我把自己關在一個狹小的空間裏,錯過了無數的人間風景。

       而這一年的風景,留下了太多破碎的夢,令人心酸、無奈。無論是雲南昆明還是雲南魯甸;馬航MH370還是馬航MH7,以及層出不窮的空難,彷彿讓所有的飛鳥折翅;崑山工廠爆炸和高雄氣炸事故;還有埃博拉病毒。天災連同人禍,讓生命日漸脆弱。人們不知道,哪一個瞬間,就會是生命最後的道別;哪一秒之後,就只能懷念舊日子帶給我們的幸福。。。

       走進院子,有幾個工人在清理下水道。其中有一個矮小、駝背的身影很熟悉。走進一看,果然是肖大爺。20年前他們兩口子給我們單位守過大門,就在那時,已經60左右的他還生了一個小女兒。當時都覺得這件事非比尋常,當作八卦議論,甚至暗暗爲那個小女孩擔憂。但那個小孩子還是如牆縫裏的小草一樣,迎風長大。我問他女兒怎麼樣了?他很自豪地對我說,已經開始吃票子了。我走過後,還聽見他對我的鄰居介紹當年很轟動的事件,並且指着我說,她就是看着我女兒長大的。

       當年單位搬走後,他們夫妻就在原地街邊開了一個小煙攤。沒想道年歲已高的他,如今還在四處做零工,且做得十分快樂。


  评论这张
 
阅读(810)| 评论(5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