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倾听夜色

如果我们走失了,我会在原地等你...

 
 
 

日志

 
 

[原創]細雨咽咽的草原  

2014-07-27 21:59:36|  分类: 如风(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細雨咽咽的草原

 
[原創]細雨咽咽的草原 - 荫子 - 倾听夜色
 

寨子裏的桃熟了,李也結果了;草原上的花也開了。。。

 
[原創]細雨咽咽的草原 - 荫子 - 倾听夜色

 

       草原上的花又開了。已經很多年沒有去龍日壩。建設打過幾次電話,說什麼時候又進來?那時候一片花開的草原就會清晰地出現在眼前。

       草原是一個美麗的夢,之所以美麗,是因爲在看過去的現實中,不停地去臆造它的美,直到美得抽象。

       收拾好心情,重新踏上這片既熟悉、又陌生的土地。到達時天已盡黑,大雨滂沱。跟着建設去他的新家,依然有一面製作精美的佛牆,還有熟悉的爐臺煙囪,頓時黑暗中的寒冷逃遁,只剩下滿屋的暖。小孩子好奇地滿屋亂跑,後來就消失得無影無蹤。建設把家人讓到親戚家,騰出屋子來給我們住。躺在牀上,我默默地祈禱當我從睡夢中醒來,就又可以看見瓦藍的天,白的雲,還有邊地的野花,成羣的牛羊,奔馳的駿馬。

       但當新的一天真的來臨,舊夜的雨並沒有結束。小孩子又回來了,胖嘟嘟的小臉笑得像花兒一樣。我不知道這一片土地將是她的現實,還是她的夢幻。


[原創]細雨咽咽的草原 - 荫子 - 倾听夜色

 

       這一片土地,是建設的現實,他深愛着這一片土地。四十歲的時候,他才收穫了這人間最美的禮物。於是他小心地呵護。這個連自己確切的生辰日都不知道的漢子,他父親是漢人,當年在長征途中因爲受傷,被棄留在當地(不能拖累部隊)。建設的母親一家收留了他,於是這裏就成爲一個老紅軍永遠的歸屬地。

       這裏也成爲建設永遠的歸宿。有一年春天我們進山,那一夜突降大雪,他們家的牛冷得四處逃竄,於是建設整夜都在寒冷的飄雪中四處去尋找那些牛。第二天早晨太陽出來的時候,他眼裏佈滿紅血絲,在帳篷裏打酥油茶。他對我說那些莽莽雪山,不要老盯着看,如果不帶上墨鏡,就很容易患上雪盲。那時我就想,像我們這樣偶爾進來,像蜻蜓點水一樣四處看看的人,其實無法真正體會高原人生活真實。

       建設說,等女兒長大了,讓她去成都上大學,見識外面的世界。

 
[原創]細雨咽咽的草原 - 荫子 - 倾听夜色
 

       雨一直在下。建設說恰逢山裏的雨季。在細雨濛濛之中,我們舊地重游。還是多年前的那個山坡,當年滿山都是祭祀的人羣;如今時間未到,只有形影孤單的我和在耳邊呼嘯的風。泥濘的山道,車竟然打滑,開不上去。於是在雨中漫步,與那些草地和野花一一重逢。
       像所有回不去的時光一樣,缺席的不僅僅是藍天白雲和豔陽。紫色的小花已經在等待不及的絕望中黯然隱退,而幽蘭色的綻放也如暗夜裏那雙手徒勞的絕望。只剩下那些白色和黃色的小花,在細雨的風中執著地搖擺、吶喊。


[原創]細雨咽咽的草原 - 荫子 - 倾听夜色
 

       一路尋行,終於在某一處看見了紫色的花開。這突如其來的遇見,讓人驚喜得有點茫然。就像是突然邂逅一個熟悉的身影,腦海裏閃現的卻是無數的人,在你的面前擦肩。


[原創]細雨咽咽的草原 - 荫子 - 倾听夜色
 
       
       記憶裏的草原,總是有這樣奔馳的腳步。時光停滯在這一刻,就像無數的夜晚,在一杯咖啡的時間裏,已經越過萬水千山。腳上沾滿青草的露珠,風中留有馬蹄的回聲。帶着咖啡的香氣翻身入夢,安睡在細語咽咽的草原。


[原創]細雨咽咽的草原 - 荫子 - 倾听夜色
 

       順着細雨的風吹,感受氣息清冷。清冷如月色,散漫着柔。是那種張開手臂可以輕擁;關上書本可以回味的暖。如婉約的相遇,抒情的離別。


[原創]細雨咽咽的草原 - 荫子 - 倾听夜色
 

       細雨中的草原,牛羊隱約,青山淡遠。遼闊的不僅是時間,還有記憶的白帆。我尋找着記憶裏的一汪圓月,裏面晃動的是草原的魂魄。一直在我的夢中,一閃一爍。


[原創]細雨咽咽的草原 - 荫子 - 倾听夜色
 

      花開有時,總有一別。無論是細雨,還是風吹,總會帶來一些什麼,又帶走一些什麼。行走,是爲了找尋另一個自己。時光之水是在船上,還是船下;記憶裏盛載的是歡樂還是疼痛,只有我們自己知道。
 
[原創]細雨咽咽的草原 - 荫子 - 倾听夜色
 

       風雨阻隔了我們。在一種未完的找尋中,節節敗退。離開以後,建設給我發來他牧家樂的圖片。這一片曾停留棲息之地,原來叫綠草原,現在叫黑帳篷。我在他自己設計的圖片下面加上兩行字,爲的是永遠地留住和紀念。
       我們匆匆地離別,錯過了黃昏裏(雨後草原上)最美的晚霞。


 [原創]細雨咽咽的草原 - 荫子 - 倾听夜色
 

 

我们甚至失去了黄昏的颜色

聂鲁达


我们甚至失去了黄昏的颜色
当蓝色的夜堕落在世界时
没人看见我们手牵着手

从我的窗户中我已经看见
在遥远的山顶上落日的祭典

有时候一片太阳
在我的双掌间如硬币燃烧

在你熟知的我的哀伤中
我忆及了你,灵魂肃敛
彼时,你在哪里呢
那里还是有什么人
说些什么
为什么当我哀伤且感觉你远离时
全部的爱会突如其然地降临呢

暮色中如常发生的,书本掉落下来
我的披肩像受伤的小狗,蜷躺在脚边

总是如此,朝暮色抹去雕像的方向
你总是借黄昏隐没



  评论这张
 
阅读(729)| 评论(7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