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倾听夜色

如果我们走失了,我会在原地等你...

 
 
 

日志

 
 

[原創]重返沙溪  

2014-06-10 23:51:35|  分类: 如风(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重返沙溪

 

[原創]重返沙溪 - 荫子 - 倾听夜色

 

       去年離開沙溪之後,陸續向很多朋友推薦了這個茶馬古道上的小古鎮。我總是對別人說,要去就趁早,因爲這裏遲早會成爲第二個麗江。如今的古樸和寧靜,遲早會被擁塞而來的遊人打破。

 


[原創]重返沙溪 - 荫子 - 倾听夜色

 


       朋友們陸續都去了,且都在那裏停留了一夜,回來也都說好。其實我也想儘快地回到那裏,漫步黃昏,遙望天空裏塗抹的曼妙的雲彩,傾聽來自茶馬古道上的遙遠回響。。。

 

 

[原創]重返沙溪 - 荫子 - 倾听夜色

 


      大理到麗江的高速公路已於去年10月通車,如今再去沙溪已經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不會再像上次那樣堵塞在路上。上午啓程,中午就已經抵達。擔心人會多,故意避開了週末。但實際上比上次來更清寂。

 

 

[原創]重返沙溪 - 荫子 - 倾听夜色

 

       跨進寺登街,準備在去年那家飯店吃午飯,但卻發現已經關門。而一路除了客棧,幾乎沒有飯館。只好先去找客棧。很快,就尋得一家。鬱鬱蔥蔥的院子,一進去就想坐下來不走。房間裏也古色古香,不料店長說樓上還有一間更好(樓下標間180元,樓上單間220元)。於是隨他上樓,原來是多出一個品茶的木製榻榻米,可以邊品茶、邊看書、觀景或發呆。落地的玻窗外就是一株高大的石榴樹。心裏喜歡得緊,於是趕緊訂下。

 

 

[原創]重返沙溪 - 荫子 - 倾听夜色

 

       放好行李,下到院子裏,在每一個可以坐下的地方都坐坐。滿院的藤蔓和葉子,都很吸引我,站在她們面前,可以與她們輕聲對話,或是靜靜地傾聽她們的心語。

 

 

[原創]重返沙溪 - 荫子 - 倾听夜色

 

       寺登四方街一片空寂,遊人寥寥。只有幾個老外坐在店外的木桌上。街上的許多店鋪也是關門閉戶。但我確信,眼下的這種清靜只是暫時,隨着時間的流逝,這種清寂也會慢慢地消散。

 

 

[原創]重返沙溪 - 荫子 - 倾听夜色

 

       四方街上少有的店鋪前,也是門可羅雀。兩個老人坐在門前嘮嗑。不知道她們聊什麼,也許是懷舊,也許是憧憬,也許是風花雪月,家長里短。。。

 

 

[原創]重返沙溪 - 荫子 - 倾听夜色

 


       對門的興教寺大門敞開,人跡罕至。因爲進入需要買門票,所以我不知道這個各種流派佛教合而爲一的寺廟,如今香火是否依然鼎盛。對於這個600多年前建於明朝永樂年間的寺廟,還是很有興趣,但到第二天離開都沒有時間進去,只是無數次地從門前經過。。。



 

[原創]重返沙溪 - 荫子 - 倾听夜色

 

 

       坐在寺廟旁邊葉子的店裏,要了炒飯。時間有些晚,已過中午。店裏的幾個女孩已經開始自己吃飯,說要等上好一陣。於是就邊等,邊在店裏四處看看。

 


 

[原創]重返沙溪 - 荫子 - 倾听夜色

 

       這些葉子一樣的女孩子,大約都是愛做夢的人,她們打造的吧檯上就像是夢境一樣。進門的牆邊,有一架書,捧一本坐在窗邊,在書頁的翻動聲中,時光很快就流淌過去了。

 


 

[原創]重返沙溪 - 荫子 - 倾听夜色

 

       飯後又去她們葉子家的客棧看看,滿院子的綠葉子,果真是名副其實的葉子的家。我喜歡這樣被葉子纏繞的窗前,想每一個夜晚,星月閃爍,葉子都會在這裏與風對話。即使聽不見聲音,但在時鐘的滴答聲中,那些字會在紙上站滿長隊。

 

 

[原創]重返沙溪 - 荫子 - 倾听夜色

 

         和上次一樣,寨門外還在大興土木。眼下持續不斷的建設,是爲若干年以後的喧鬧做準備。不知道這若干年是多久,我只希望越久越好。

 

 

[原創]重返沙溪 - 荫子 - 倾听夜色

 

 

       田邊開着許多不知名的白花,在午後的風中搖擺。她們沒有想到在這寂靜的時候,會有人造訪,探望。這種知遇的驚喜讓所有的花開突然間有了特別的意義。

 

 

[原創]重返沙溪 - 荫子 - 倾听夜色

 


       不知道曾有多少馬並肩從這道寨門通過。一路留下了多少故事,而一路的溪聲又掩蓋了多少馬蹄聲響。消失的一切,並不代表忘記。反而吸引人想去尋找那些最初的記得。

 


[原創]重返沙溪 - 荫子 - 倾听夜色

 


       黃昏時分,我們再次走過留宿的客棧。但依然沒有要停下的意思。

 


[原創]重返沙溪 - 荫子 - 倾听夜色

 


       黃昏的古道,更加靜謐。夕陽的影子,攀爬在古老的牆壁上,留下了一幅沒有答案的畫。

       漫步在無人的街巷,偶爾擡頭看遠山和漸漸淡薄的雲彩。彷彿最絢爛的煙火,已經安靜地墜落在眼前。



[原創]重返沙溪 - 荫子 - 倾听夜色

 


       空寂的四方街,只有幾個擺弄手機的男孩子。他們的鬧聲笑聲,讓這一片空地頓時風生水起。

 


[原創]重返沙溪 - 荫子 - 倾听夜色

 


       夕陽的腳步在古樓臺上攀爬,暖暖的光影或明或暗,映照出一些閃爍不定的古老回憶。

 


[原創]重返沙溪 - 荫子 - 倾听夜色

 


       像小螞蟻一樣,聞訊而來的孩子越聚越多。他們守着那幾塊誘人的食物,正在度過他們難忘的童年。雖然身處偏遠之地,信息時代科技的滲透,使他們的童年,與我們相比有了很大的不同。這是一種無法阻擋的進步,同時也是無法阻止的墜落。



[原創]重返沙溪 - 荫子 - 倾听夜色

 


       第二天早起,不見太陽,但見淡淡的藍天和白雲。黑惠江畔,不見清涼之水,但見滿目的污穢。如此美麗的地方,卻流淌着如此不淨的血液,真是令人痛心。



 

[原創]重返沙溪 - 荫子 - 倾听夜色

 

        走上玉津橋,我在心裏祈禱,太陽快出來。這時太陽真的就出來了。淡淡的晨光像是照透了一切,又像是給一切蒙上了一層輕紗。



[原創]重返沙溪 - 荫子 - 倾听夜色

 


       橋旁的石牆上記載着這座古橋的歷史。幾百年過去,每天依然會有很多從這座橋上來來往往,但卻不再有馬蹄聲響。



 

[原創]重返沙溪 - 荫子 - 倾听夜色

 

        早飯過後,我們去搜尋
古鎮上所有的小巷。才發現,深藏着很多的古院子和客棧。從太太的客廳,到豌豆的春天,無法細數。每一處,都會帶給你或多或少的意外,發現一些古舊的印跡。

 


 

[原創]重返沙溪 - 荫子 - 倾听夜色

 

       無論是瓦楞上,還是矮牆頭,都傲然着一些不被人注意的植物。在他們的世界裏,延續着春夏秋冬的更遞,平淡而又精彩。

 

 

[原創]重返沙溪 - 荫子 - 倾听夜色

 


        無論是院門旁,還是土牆上,祈福的香火依然日日不斷。



 

[原創]重返沙溪 - 荫子 - 倾听夜色

 

 

       在那些古舊的院子裏,總會看見石榴樹。有些樹下,還會有一口古井。這些樹不知道有多少年了,還是會年年開花結果。也許這樣的花開,沒有什麼值得詫異,就像午後的風總是會來,只是情理。

 

 

[原創]重返沙溪 - 荫子 - 倾听夜色

 

 

       最初的石榴樹自從張騫從西域帶回,那種熱烈的花開,紅紅火火的豔麗,就贏得了大衆的喜愛。五月正好是石榴的花季,她是當之無愧的主角。而其餘的梔子花、蜀葵、紫薇等,卻是陪襯。正是如此美麗的紅裙,引得無數男子拜倒裙下。

 

 


   [原創]重返沙溪 - 荫子 - 倾听夜色
 
 
       四月的尾聲,雖然稀少,但還是在一個院子裏見到了櫻桃。樹下壘有很多灰磚,可以坐在那裏等待。等待一棵成熟的櫻桃掉下來,抑或是等待一陣風從遙遠的地方吹來。
 


[原創]重返沙溪 - 荫子 - 倾听夜色

 

       在古鎮的邊緣地帶,還發現了一個院子,其建築風格於其他略有不同。在院子的大門上部,其磚瓦的錯落使用看起來很樸素,但也因此而別緻。
 
 

[原創]重返沙溪 - 荫子 - 倾听夜色

 

       進到院裏,沒有人。正在遲疑,從外面進來一個很斯文的年強人,熱情地招呼我們說,這是他的家,我們不必拘束,可以隨便四處看看。我說樓上也可以去看看嗎?他說當然可以。
 
 

[原創]重返沙溪 - 荫子 - 倾听夜色

 
       他給我們介紹現在他們幾家親戚都住在這個院子裏。他說曾經他們家比歐陽家闊綽多了。如果說歐陽家是富農,他們家就是地主。但正因爲如此,他們家的房子和產業後來都被革命掉了,只剩這個邊緣地帶的院子,還是後來爭取回來的。
 


[原創]重返沙溪 - 荫子 - 倾听夜色

 

       院子日漸破爛。他曾找當地政府,說願意把院子捐給國家,條件是要維修保護起來,但却沒有結果。走出院子,我們又隨他去看了旁邊他正在新建的一個院子,他說將來做客棧。我彷彿又一次看到幾年後此地的繁華景象。
 
 

[原創]重返沙溪 - 荫子 - 倾听夜色

 

       在古鎮的邊上,有一座小廟,也是當地老年人的活動中心。裏面坐滿了人,有唱有跳的,也有喝茶談心的,熱鬧非凡。後院小天井裏,香火旺盛,一口古井上面,白花滿樹開放。在安靜小天井裏,聽院子裏的熱鬧,彼此襯托,相安無事。
 


[原創]重返沙溪 - 荫子 - 倾听夜色

 

      走到後來,我已經記不清進有多少個這樣的院子,看個多少不同的照壁。只記得所有的院子,都會有不同的花開,相同的驚喜
 
 

[原創]重返沙溪 - 荫子 - 倾听夜色

 

      綠葉的藤蔓,密密實實地覆蓋着這些古老的木屋,自然而美好。我真希望這樣的美麗會在這個地方一直延續下去。而不要在不久的將來淪爲我的回憶。




[原創]重返沙溪 - 荫子 - 倾听夜色

 

       重新回到寺登四方街,葉子家的店還是安靜如初。那些玫瑰依然安靜地盛放在木桌上。


[原創]重返沙溪 - 荫子 - 倾听夜色

 

       站在花開的窗前,看寂靜的四周,覺得這是一種奢侈的享受。特別是若干年後,再回憶這個瞬間,就會在物是人非的惆悵中無比地眷戀。

 


[原創]重返沙溪 - 荫子 - 倾听夜色

 
 
       飲完最後的一道茶,收拾好行囊離開。剛拐過四方街,客棧的店長就氣喘吁吁地追了上來,原來脫下的那件白衫忘在了牀上。跟他道謝,道再見。心裏一直淡淡的感動。
 


[原創]重返沙溪 - 荫子 - 倾听夜色

 
 
       順着來時的小路折返,路邊也有一些村舍,在粉色的花朵的掩映下,格外美麗。我想,也許在某一個不爲人知的地方,還會有另外的一個沙溪。而這個沙溪不管以後這裏變成什麼樣子,如今的安然和寧靜已經定格在我的記憶裏,亙古不變。。。
 


  评论这张
 
阅读(820)| 评论(7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