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倾听夜色

如果我们走失了,我会在原地等你...

 
 
 

日志

 
 

[原創]錦溪·凝墨爲畫  

2014-12-14 21:11:14|  分类: 如风(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錦溪·凝墨爲畫

 

[原創]錦溪·凝墨爲畫 - 荫子 - 倾听夜色
  

       曾經的春天,這裏溪水清澈,夾岸桃李粉披。晨霞夕暉,盡灑水面,滿溪躍金,燦若錦帶。是爲錦溪。


[原創]錦溪·凝墨爲畫 - 荫子 - 倾听夜色

 

       剛拐進水邊的長廊,就聽到一個男子的吳儂軟語,他唱的評彈,和在廣播裏聽到的也無兩樣。他還搖着一把紙扇,一邊吟唱,一邊在案幾前舞弄着筆墨,一付自我陶醉的模樣。

       走過王記茶館。在這個慵懶的午後,迴廊裏陽光獨自燦爛,卻沒有茶客光顧。一個阿婆推着小孫子款款走來,小車輪在密集的小青石板路上發出一陣陣聲響。

 

[原創]錦溪·凝墨爲畫 - 荫子 - 倾听夜色

 

       坐在水邊,在細碎的光陰裏品茶,將會是一場享受。看溪水緩緩,流過心扉。頃刻之間,抹平所有的浮躁,心隨茶水的沉澱而安然。


[原創]錦溪·凝墨爲畫 - 荫子 - 倾听夜色

 

       這一方山水,曾深得一個女人的偏愛,愛得戀不忍離。即便死去,也要長眠於溪水之中。爲了紀念這個女人(南宋的陳妃),這個水鄉在800年間改錦溪爲陳墓。眼望悠悠溪水流,宛如佳人水中游。


[原創]錦溪·凝墨爲畫 - 荫子 - 倾听夜色

 

       沒有茶客,沒有遊人,水鄉居民就自己圍坐長廊裏,自娛自樂。這樣的場景像極了我的家鄉成都,人們也總是會在陽光明媚的日子裏,悠閒地喝茶、打牌、曬太陽,或者捧一本書讀,累了就在陽光裏閉着眼,做一個溫暖的夢。


[原創]錦溪·凝墨爲畫 - 荫子 - 倾听夜色

 

       像墨汁從手中滴落,在溪水中盪漾出一幅怡人的水墨畫。蜿蜒旖旎的河道,依水而居的人家,夾河的小街水巷,被一座座古橋連接起來,勻染成畫裏的風景。


[原創]錦溪·凝墨爲畫 - 荫子 - 倾听夜色

 

       瓜葉從屋檐和灰牆的縫隙裏伸展出來,綠色的生命在陽光中日漸飽滿,慢慢流淌成古老的愛意


[原創]錦溪·凝墨爲畫 - 荫子 - 倾听夜色

 

       女子在溪水裏洗衣服,老人在迴廊裏打瞌睡。遊客還沒有來,船孃搖着空舟在溪水裏散步。


[原創]錦溪·凝墨爲畫 - 荫子 - 倾听夜色

 

       這裏還沿襲着燒蜂窩煤的習慣,這讓我想起童年。只是不用船運,而是板車。那種嗆人的煤氣和連綿不絕的咳嗽聲,是那個歲月最深刻的記憶。那已經久遠的日子,被這一船的煤塊又拉近,就像近在眼前。


[原創]錦溪·凝墨爲畫 - 荫子 - 倾听夜色

 

       陽光的水邊,安靜而美麗。太陽的光亮灑在石板地上,還有水面上,空明而溫暖。曾經的思想,還殘留在牆上,以爲可以像太陽一樣永遠戰無不勝。但在大自然面前,人就如光塵一樣,只有融入這普天的大光之中,才可以讓自己借着太陽的光發亮。


[原創]錦溪·凝墨爲畫 - 荫子 - 倾听夜色

 

       站在古橋上,在溫暖的陽光中懷想雨中的水鄉,一定可以聽到雨滴輕落水裏的聲響,在等待的舟前,密集成一幅畫。

       當我走下橋,看到一個阿婆帶着兩個女子坐在水邊剝菱角,空氣中流竄着淡淡的清香。


[原創]錦溪·凝墨爲畫 - 荫子 - 倾听夜色

 

       遊人終於來了。船孃邊划船,邊唱着船歌,駛過蘇州人家。季節就這樣在悄然中完成了一次又一次的更遞。  

 

[原創]錦溪·凝墨爲畫 - 荫子 - 倾听夜色

 

       水鄉的秋天,還延續着夏天的明淨爽朗,柔波綠意。只是風裏夾裹着絲絲的涼意。船就這樣從溪水中穿過,宛如穿過淡淡的歷史煙雲。

[原創]錦溪·凝墨爲畫 - 荫子 - 倾听夜色
 


       站在古老的石拱橋邊,船孃在水中搖而過,吳歌悠悠伴舟行。搖櫓的水聲,還有船孃哼唱的江南小調,於耳不絕。

       小船往來,穿梭在灰瓦白牆與何埠碼頭之間。這一方山水,彷彿依然還是文人水墨畫裏的模樣,宛如記憶中的人間仙境,唯願醉入桃源夢不醒。


[原創]錦溪·凝墨爲畫 - 荫子 - 倾听夜色
 
 
       一隻慵懶的貓,停靠在溫暖的木櫃上打瞌睡,正做着最幸福的美夢。

[原創]錦溪·凝墨爲畫 - 荫子 - 倾听夜色
 

      和其它水鄉相比,這裏游人不算多。錦溪人仍舊安然地過着自己的日子,簡單快樂。
       這裏的家家戶戶都會做毛豆。阿婆在鐵鍋裏翻炒,我站在旁邊看了好久,黏糊糊、甜甜的感覺。毛豆的製作並不複雜,把新鮮毛豆焯水去衣,再加糖和鹽在鍋中翻炒,最後曬乾或放在爐火上烘乾即可。

[原創]錦溪·凝墨爲畫 - 荫子 - 倾听夜色
 

       錦溪像一幅畫,畫着人們夢中的江南。這樣的畫,被無數的人刻畫在牆上。甚至温暖了秋冬裏巡行而過的風。

[原創]錦溪·凝墨爲畫 - 荫子 - 倾听夜色
 
 
         走在石板路上,被四周的風景所吸引。岸邊鄰家的女子還在洗衣服,水中的倒影與柳樹的影子碰在一起,又被一陣風給分散。這一刻,俗事的煙塵彷彿都隨流水遠走,唯剩眼前的靜謐。

[原創]錦溪·凝墨爲畫 - 荫子 - 倾听夜色
 
 
        站在窗下,有人探出頭來招呼我。是一個大姐,熱情地邀請我們進店裏去拍照。推開屋裏的兩扇花瓶木門,就能看見浩渺的五保湖。


[原創]錦溪·凝墨爲畫 - 荫子 - 倾听夜色
 

       湖邊秋風習習。滿湖的水,都像是這壺中的茶,正孕育着清香。等待黃昏的風吹,將心香推送。


[原創]錦溪·凝墨爲畫 - 荫子 - 倾听夜色
 
 
       回頭,窗戶外面,還是窗。還會有人經過,站在窗下,大姐再次探出頭邀請過往的有緣人進來一坐。


[原創]錦溪·凝墨爲畫 - 荫子 - 倾听夜色
 

       江南的夢躺臥在這些茶水裏,不管什麼時候倒出來,就一如既往的清冽溫潤,暖胃又暖心。清茶飄香。大姐說,歡迎下次再來品茶。我說如果有機會,就一定會再來。


[原創]錦溪·凝墨爲畫 - 荫子 - 倾听夜色
 

          夕陽西下,給湖面灑下一層金色的漣漪。夏日的荷花已經走遠,秋日的荷葉卻仍然在風中搖曳。


[原創]錦溪·凝墨爲畫 - 荫子 - 倾听夜色
 

       空船在湖裏停了長長的一排。任由風和蜻蜓一條一條地掠過。


[原創]錦溪·凝墨爲畫 - 荫子 - 倾听夜色
 

      十眼長橋橫臥在五保湖上, 彷彿望不到邊。黑白相間的飛檐一個接着一個,水面的蓮葉也像是望不到邊,碧綠無窮,禪聲寂寂。紅燈籠在秋風中神秘的搖晃,亦真又亦幻。
       1993年,水鄉恢復了錦溪的舊稱,不再叫陳墓。但我依舊覺得水裏流淌着那個女子的身影。。。


◇◆◇◆◇◆◇◆
[原創]錦溪·凝墨爲畫 - 荫子 - 倾听夜色
 


開一扇窗,會不會遇到一個人
開一扇門
風景在門外矜持。風還在路上
葉子徒自飄落


◇◆◇◆◇◆◇◆


[原創]錦溪·凝墨爲畫 - 荫子 - 倾听夜色
 
 

PS:關於江南水鄉的調查報告之二:錦溪

        錦溪距離周莊只有8公里,但卻要清靜許多。“鎮爲澤國,四面環水”,“咫尺往來,皆須舟楫”是錦溪的寫照。沒有太多的遊人,當地人的生活在一定程度上還維持這自然的生活狀態。水鄉四處都瀰漫着人間的煙火之氣。但商業化的氣息也四處可見,飯店比甪直多,水裏停靠的遊船也很充足,隨時等待遊客大量的從四面八方涌來。我們沒有去坐船游水鄉,據說船孃唱一隻歌,遊客要付一定的報酬。如果船行而無歌,船孃可能會不太高興,繼而奮起搖櫓,水上之路便不會悠悠。
    和甪直一樣,這裏水面仍然有很多的漂浮物,需要打撈垃圾的船隻不停地勞作。
    但我喜歡這裏的水巷、河埠、騎樓、廊坊、街市,還有一座又一座的石拱橋。讓我想象,並相信:兩千餘年的歷史仍然在水中蘊積,流淌出一幅動人的江南畫卷。


 
[原創]錦溪·凝墨爲畫 - 荫子 - 倾听夜色
 


  评论这张
 
阅读(977)| 评论(127)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