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倾听夜色

如果我们走失了,我会在原地等你...

 
 
 

日志

 
 

[原創]石屏訪古  

2014-11-16 22:07:02|  分类: 如风(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石屏訪古 

[原創]石屏訪古 - 荫子 - 倾听夜色

 

  
       帶着風給的石屏古建築畫冊,我們開始去探訪那些散落在鄉村裏的古院古房。那被翻過的一頁頁,像每一朵花,都不想錯過。

 
[原創]石屏訪古 - 荫子 - 倾听夜色
 

 
      第一天首先抵達龍棚鎮,曾經的恆昇小學就在路邊。大門旁邊的一個大爺告訴我們,這裏現在已經不是小學,而是鎮上的幼兒園。說完他熱情地幫我們去叫門。
       這座中西合璧的老建築保存完好。大門青石券拱的牌樓上鑲嵌袁嘉谷書匾“恆昇小學”,兩旁的題聯出自捐助人李恆昇“傾數萬資產建斯堂興教廣廈千間大庇多士;舍百畝良田做基金辦學願龍棚一里輩出英才。”因爲有李恆昇捐資援建,當年這裏的小孩子讀書皆免收學費。


[原創]石屏訪古 - 荫子 - 倾听夜色
 

         
      給我們開門的是幼兒園的老師。裏面擠滿了小孩子,看到我們,好奇又興奮。老師非常友好熱情,讓我們四下自己參觀。一羣小孩子跟在我們身後樓上樓下的探訪,在木樓上留下了一串響亮的腳步聲。 
 
  
 
[原創]石屏訪古 - 荫子 - 倾听夜色
 


       不知道從何時起,小學變成了幼兒園。但不管怎樣,這座老樓能夠完整地保留下來就是好事。
       小孩在院子裏的青石板上活動。正房的重檐三層樓是他們的教室。兩側廂房是他們午睡的地方。和見到過的其它老建築相比,因爲人氣的旺盛,老房子依然充滿活力。雖然近百年,仍然完好無損。


 
[原創]石屏訪古 - 荫子 - 倾听夜色
 

 
       告別龍棚,經過舊寨。爲了尋找龍氏宗祠,四處詢問村民。他們按照各自的理解給我們指路,先說在坡上一所小學校旁,但是卻沒有。另外又有人說在坡下面,於是又下去,但是還是沒有找到。


[原創]石屏訪古 - 荫子 - 倾听夜色
 


       後來遇到一對擔菸葉的母女,母親聽不懂我說的普通話,女兒好像聽懂了,但說不清楚的樣子,於是說帶我們去。跟着女孩但七拐八拐之後發現,面前是一座新建的大平房,並不是我們要找的老祠堂。眼見日頭越來越高,還要趕路,只好暫時放棄。
 
 
 
[原創]石屏訪古 - 荫子 - 倾听夜色
 

 
       快要到達哨沖時,恰遇路旁熱鬧的集市。有幸看見許多花腰彝族,但是她們的服飾都已經漢化,只有頭飾還維持着濃郁的民族風格。我想大約是要等到重要的節氣和場合(比如祭龍活動時大家要跳花腰歌舞)才盛裝出席。


[原創]石屏訪古 - 荫子 - 倾听夜色
 


       在哨沖一帶沿山而建的土掌房裏,居住着全世界僅有的3萬多花腰彝人。從遠處觀望,這些用土夯築而成的牆壁和屋頂,如泥塑的城堡,非常壯觀。

 
[原創]石屏訪古 - 荫子 - 倾听夜色
 


       土掌房冬暖夏涼,適宜居住。屋頂戶戶相通,頂頂下兩個平行世界。他們在頂下過活,高興時就在屋頂上即興歌舞。
 

[原創]石屏訪古 - 荫子 - 倾听夜色
 


      臨近中午,村子裏一片寂靜。除了有幾個女孩子在並不清涼的小河溝裏洗衣服外,幾乎不見人影。登上屋頂,有柿子樹長在屋旁,柿子黃澄澄的,結得正好。
       這一帶盛產菸葉,眼下正是收菸葉之時,我們離開時,在停車的地方看到他們把菸裝上車,再運出去。沒上路多久,他們的小車就超過了我們。


[原創]石屏訪古 - 荫子 - 倾听夜色
 


       從畫冊上的地圖看,哨沖在石屏的北面,垻心在石屏的東南。第二天去的時候,車行進在鄉道,想起那首歌“走在鄉間的小路上”。很享受這種整條小路上無車、無塵,也無喧鬧的靜謐。到達壩心蘆子溝時,隔着水和田,看見了村子裏成片的老房頂。


[原創]石屏訪古 - 荫子 - 倾听夜色
 


       沿着小道,在小高田村裏巡行,手裏捧着那本畫冊,一個一個院子尋找。隨便推開一家院門,一個大姐熱情地招呼我們,留我們在她家吃午飯。我們一邊道謝,一邊說只是想看看。看院子的結構,與團山民居有相識之處,只是因爲年久失修,而顯得更加黯然和破敗。


[原創]石屏訪古 - 荫子 - 倾听夜色
 


       大姐陪我們上樓。介紹她家的房子並不是村裏年代最久的。當時房子甚至沒有最後完工,後來由於種種原因也沒能繼續。圍欄外的檐上一直沒有鋪瓦,就這樣時光也依然流過近百年。


[原創]石屏訪古 - 荫子 - 倾听夜色
 


       走到19號院,看見老人在大門裏面吸水煙。院子也是十分破舊,但門上的木雕十分精緻。我們一進院子,主人也是熱情招呼,留吃午飯。面對村子唯一的探訪者,他們非常友好。彼此雖然語言不太通暢,但卻覺得十分溫暖。


[原創]石屏訪古 - 荫子 - 倾听夜色
 


       在村子裏多轉一會兒過後,我就記不住哪個院子是多少號了。在這個院子裏,大爺一直在那裏悶聲抽水煙,大娘卻一直和我們答白,一邊熱情地邀請吃午飯,一邊很好奇地讓給她拍照,拍了看過之後又在笑又搖頭。她說的話也不怎麼聽得懂,我不明白她是讓保留還是要刪掉。


[原創]石屏訪古 - 荫子 - 倾听夜色
 


       院子裏的一切都很舊,舊到像是覆蓋了一層灰。這些灰,掩蓋了曾經青春的亮麗,徒留暮年的感傷。


[原創]石屏訪古 - 荫子 - 倾听夜色
 


       村子裏悄然無聲,安靜得像無人之境。只在一個岔路口,聽到幾聲狗叫。我發現那狗是栓着的,於是繞開它,繼續探尋。


[原創]石屏訪古 - 荫子 - 倾听夜色
 

       許多老院子雖然已經在歲月的風雨中黯然失色,但你還是會爲其曾經的原貌而心動。雖然那些詩書字畫已經模糊或者呈現隱約,雖然似乎再沒有人關心甚至吟誦上面的字詞,但還是無法掩飾其本來的雅緻,無法淹沒這鄉村曾經的書香儒雅。


[原創]石屏訪古 - 荫子 - 倾听夜色
 


       古院到今天看起來都太大了。沒有了幾代同堂的人氣,顯得陰鬱與凋敝。於是閒置的地方會用來堆曬農具和農作物。
       玉米熟了,就堆在臺階上曬。只見金黃一片,不見主人蹤影。在主屋的牆邊,也看到一杆碩大的水煙槍。


[原創]石屏訪古 - 荫子 - 倾听夜色
 


       窗內窗外的故事,還在樸素地呈現。風每日穿過窗框,不停地吹拂,有時候還會有雨,但風雨過後,一切照舊。日子照舊,生活也照舊。書香墨香不再,唯剩純樸敦實。


[原創]石屏訪古 - 荫子 - 倾听夜色
 


       和搖椅相比,背後的老門太老。坐在這樣的搖椅上,慢慢搖晃,就可以和老門一起慢慢變老。


[原創]石屏訪古 - 荫子 - 倾听夜色
 


       第二天風聯繫,說正好帶了幾個專家在村裏考察老建築。村子裏的鄉親跟她很熟,向她提起了頭一天遊走在村子裏的我們。
       我們其實就是走進一扇又一扇這樣的門,想看一看歲月的曾經。


[原創]石屏訪古 - 荫子 - 倾听夜色
 

       某一處的細節總是特別吸引我靠近、停留、發發呆,然後再離開。


[原創]石屏訪古 - 荫子 - 倾听夜色
 


      坐在石臺階上,我也說不清楚自己在想什麼。只是覺得這個村子其實和團山一樣有價值,因爲沒有開發旅遊,老房子的維護就更艱難。



[原創]石屏訪古 - 荫子 - 倾听夜色
 


       村子說大不大,說小又不小。院落相對集中,又絕對分散。我們按圖指引把畫冊上的院子都找到了。


[原創]石屏訪古 - 荫子 - 倾听夜色
 


       走到地勢比較高的坡上,就看到村子的全貌。成片的老房子,很有氣勢,特別是房頂的筒瓦,很堅固耐風,讓人不懼怕風雨。


[原創]石屏訪古 - 荫子 - 倾听夜色
 


       村裏小路兩旁,有很多植物。比如又看到了這說不出名字的綠色植物,垂吊在牆檐,飽滿得讓人充滿遐想。


[原創]石屏訪古 - 荫子 - 倾听夜色
 


       絕美的綠葉。完美得不像真的一般。其實完美也是一種真實,就如同這個村落它曾經的狀態,在我的心裏堪稱完美。雖然生活中難有完美,但正是如此,我們才充滿渴望,一直走在追求完美的路上。


[原創]石屏訪古 - 荫子 - 倾听夜色
 


       離開蘆溝,我們去新街看洄瀾閣。走過新街,看到一個門院上留有供銷社的字跡,這是那一特殊的歷史形態的最好紀念。


[原創]石屏訪古 - 荫子 - 倾听夜色
 


       走過一間西式老屋,窗前有葉,但不見人。不知曾經的窗前發生過怎樣的故事。正這樣想,暴雨突降,我們躲開故事,趕到閣前躲雨。


[原創]石屏訪古 - 荫子 - 倾听夜色
 


       掠過一片花草的空地,我走得急了,驚嚇了一路的花草,它們很敏感地自衛還擊,結果足跡抓滿的我的裙子。於是就在閣下的門前清理,就像清理那一件一件我放不下的東西。它們抓得如此之緊看來拼盡力氣。我用了好長時間才趕開它們,在我身邊落了滿地。而雨也一直下,下的讓人等不及。稍小,就趟過雨河而逃,結果濕了一身,鞋子也趟成了一艘小雨船。
       洄瀾閣,歷史上是翼龍湖的出水口。但如今似乎已經力不從心。


[原創]石屏訪古 - 荫子 - 倾听夜色
 


       大雨依舊,但探尋的腳步還不能停止。繼續趕到壩心鎮,去尋找曾經的王嗣東民居。但這座民居到底在哪裏,似乎沒有人知道。大雨中我們問了很多路人,後來又問了一個民警,都不知道。最後把車開進政府,去一個辦公室詢問,裏面一女兩男工作人員非常熱心,他們像開會一樣研討,各抒己見,得出三個結論。他們的話有些聽不明白,不知該走哪一邊。後來才想到把畫冊翻給他們看,一看他們都豁然開朗,認出是曾經的老政府辦公地,皆不是他們以爲的地方。


[原創]石屏訪古 - 荫子 - 倾听夜色
 


       終於按他們的指點找到這座已經無人辦公的空樓。這是一座中西合璧的宅院。主人王嗣東在民國年間在箇舊冶煉錫錠發家,修建了這座一中一西的組合庭院。


[原創]石屏訪古 - 荫子 - 倾听夜色
 


       中式院樓裏還有一些零星的住戶。一個女子和熱情地給我們介紹這座曾經富麗堂皇的“走馬轉角樓”。政府征用很多年後也留下了很多使用過的痕跡。



[原創]石屏訪古 - 荫子 - 倾听夜色
 


       西式院落的天井狹長,東西各有一道門。門估計已經經年未開,但門上牆檐的三角梅依然盛放,大約宛如從前一樣。


[原創]石屏訪古 - 荫子 - 倾听夜色
 


       院裏的西式兩層樓房,兩端沒有檐廊,樓上樓下有帶劵拱的窗子。看起來鮮有人跡。對面是一座小巧玲瓏的假山,連接中西兩個院子。



[原創]石屏訪古 - 荫子 - 倾听夜色
 


       院子外的大門已經和兩進的院子分離,孤立成戶。拱劵上房鑲嵌的“稼蘆”石匾還依然清晰,下面的門早已經被新住戶做了改良。


[原創]石屏訪古 - 荫子 - 倾听夜色
 


       告別垻心,去往箇舊。在記憶裏,箇舊曾經是80年代一本叫《箇舊文藝》的雜誌。但在很多年前(1989)就已經消聲匿跡。
       在民國,這裏是讓無數人挖到人生第一桶金的地方。當年的箇碧臨屏鐵路公司的舊址還在,但裏面已經改成一家法國味很濃的情調餐廳,這幾個字也只是一種紀念了。


[原創]石屏訪古 - 荫子 - 倾听夜色
 


        寶丰隆是民國年間箇舊最大最有影響力的煉錫爐房和商號。房主李聘丰,也是石屏人,是箇舊當時的名商巨賈。
       寶丰隆是一座具有西歐城堡情調,又有中式莊園特點的建築。南北兩端各建有一座兩層樓的堅固碉堡,一中一西,堪稱當時箇舊樓房之最。 

       
[原創]石屏訪古 - 荫子 - 倾听夜色
 


       如今的中式樓上,有幾個老年男女在那裏排戲練唱。咿呀的聲音響起,像是一出劇要開演,又像是這座老建築,不過是戲中虛擬的場景一樣,變得那麼不真實。。。  
        推開大門出去,我們此行的探古就戛然而止。




  评论这张
 
阅读(848)| 评论(123)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