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倾听夜色

如果我们走失了,我会在原地等你...

 
 
 

日志

 
 

[原创]秋去冬来  

2013-11-20 21:48:34|  分类: 流年(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秋去冬来

  

[原创]秋去冬来 - 荫子 - 倾听夜色

  

 

   立冬之后,日子渐短。雨还没有洗净灰尘,就草草收山。冬阳延续不到两日,又躲进了雾霾。残荷在干涸的池塘里徒自绝望,只有鸟儿还没有归隐山林,还在枝头执着地婉转。

    树呢,颓败的黄叶落尽,茂盛的依然翠绿。晚饭后,天已尽黑。陪婆婆出去散步,满街的小叶榕从路两边执手相牵,一路绵延。回想这街新建时,丢丢才几岁。一晃儿子长大,树也成才,我们也老了。

   再过两日,就是小雪。每日手脚渐凉,找出去冬收捡起来的手暖脚暖,准备抵御漫长的寒冬。人在瑟瑟冷风之中,会特别留恋那些暖意。寒冷的意义就是映衬彰显那些温暖。比如天气越寒冷,被窝就越温暖。于是早晨不想起来,开始懒床。

   早上刚被叫醒,就听到手机叫。那个叫西西的女孩发了一条帖子:我与我的床坠入了爱河,我们对彼此而言,都非常的完美。但闹钟并不这么想,那个嫉妒心重的家伙。我呵呵着回复了她一条:同感。我也刚被叫起来,但不是闹钟,而是第三者。。。

       

[原创]秋去冬来 - 荫子 - 倾听夜色

  

 

    【梦回】   我喜欢卷缩在温暖的被窝,沉浸在散漫的梦里。我经常回到童年的那个院子,在各处努力回想曾经的那些房子,以及房子里住着的那些人。我走在一个套一个的院子里,还是像童年那般孤单。一股像影子一样的月光尾随着我,后来像大人一样挽起了我的手。于是地上有了一长一短的两条影子。我住过的那间小屋门依然紧闭,窗户也关着。我跳起脚往里看,一个小女孩卷缩在小床上,我身后的月光刚好照着她的脸。我看见女孩子的梦在荒野上开着星星点点的小花。   

           后来月光不见了。我走着走着就迷糊起来。像是走进了另外一个院子,带着我长大的保姆家的院子。我经常把这两个院子混淆,分不清自己身在何处。其实两个院子在不同的两条街上,相距几公里。每个周末,我顺着小街慢慢回家。像小朋友离开幼儿园一样,大人会给我几片蛋圆小饼干。记得有一条小街特别安静,有一户人家大门外还有两扇半截小木门。有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女孩时常坐在门口的木椅上玩。她手里抱着一个洋娃娃,我的脚步慢起来,走过去还忍不住回头。我也想有一个漂亮的洋娃娃,但到我长大,这个梦想都没能实现。那时春熙路上有一个工艺美术店。每次去我都要在玻璃橱窗前站很久,看里面那些对着我微笑的洋娃娃。而我自己,也想是其中幸福的一个。

    虽然没有洋娃娃,我还是长大。但在梦里,我还一直在两个院子里穿梭,那么多年过去,一直没有长大。

 

[原创]秋去冬来 - 荫子 - 倾听夜色

   

     【灯火】   上班的途中,在车上听“轻松说世界”,只是听到的消息大多并不轻松。过后是“锦官城闲话”,讲一些成都的旧事,听来觉得十分新鲜,胜过那些新闻。

     今天说成都的电灯始于1964年。那时全城只有2000盏。后来劝业场的商家集资20万增加电量,扩大了60盏,向外租借,一个月的租金1.5元。而那时很多人的工资一月只有1元。劝业场就是后来的商业场,我读书的学校就在里面。我们每天都会经过流连,但那时的店铺都已经全部有电。更多用不上电灯的寻常人家,就点煤油灯。那时在大街小巷里时常都会听到这样的吆喝声:买灯草,买桐油石灰。。。我们在院子里玩腻了,就会跑到街上去,而这样的叫卖声便是熟悉的背景。扛着竹竿的多是一位老者,那些灯草像乳白色的毛线,挽成一小把一小把,挂在竹竿头。我们像风一样从老者身边掠过,把他孤单地扔在街角。我们奔赴的去处是爆米花摊。我喜欢看到那些火苗在那个人的鼓风机里越跳越亮,然后那一声恐怖又欢快的爆炸声就很临近,爆出的米花就像雪白的海浪,又像是被人剪得很细碎的灯芯。

     那时的我不关心灯芯,因为它并不能像米花一样给我带来甜蜜的味道。但那些人家将灯草放在灯壶里,那些光就会把暗黑的房间照亮。

     不记得从什么时候起,电灯家家有,街上还有电车跑。几乎没有人再点煤油灯,有时停电,家里都有备用的蜡烛。那些叫卖声也从所有的大街小巷里消失了。 

 


[原创]秋去冬来 - 荫子 - 倾听夜色

 

     【收获】   翔说,双11抢的货,今天终于送到。记得去年双11的时候,单位一个女孩给我描述,他们小两口从凌晨开始抢货,一直忙活到半夜2点过。今年翔提醒我,你不去选几件吗?我无所谓的说,那就看看。我是一个怕麻烦的人,那些翻不完的网页最多翻几页就倦怠。所以虽网购(实在便宜很多),但从来没瘾,跟原来逛实体店一样,选中得手后马上撤退。0点过1分,翔给我汇报:就那么一两秒,下手还是慢了,有两件没有抢到。一件茵曼的铁锈红套头毛衣,配方格的衬衣很好看;另一件是烟花烫的浅灰色修身长袖连衣裙,冬天可以在外面罩一件黑色的大衣。我说没抢到就没抢到吧,不是所有你喜欢的东西都能拥有。

     这一段最忙碌的大约就是那些快递公司了。而对那些货物的期待,让这些等待的日子也变得美好起来。

     今天,又收到红尘老哥寄来的四颗风信子。他要我好生伺候,令我倍感压力。我的瓶瓶罐罐也不够捏,唉,真愁死了。。。



[原创]秋去冬来 - 荫子 - 倾听夜色

 

     【七年】   最近,人不是很舒服。颈椎病以及其他毛病都来欺负我。我减少了坐在电脑前看东西的时间。偶尔上来,收到一个陌生朋友的消息,说因为身体原因她要暂时关博。她说彼此虽然不熟,但从文字里读出心灵的相通,所以特来向我告别;还有一位好友,也与我道别,说她因为身心的原因要暂时离开一段时间。想起一句话:走着走着,大家就散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还在这里(不知道哪一天我也会离开)。一晃,那一夜一夜的月光,就照过去了。回想起来,最早开博是2006年底在新浪,2007年春天到雅虎,2008年冬天搬到网易。不经意间,7年过去了。前几天有一个最初的博友来过,留下了一句:难得,一直在写。我点过去,却关门闭户。时常有人问别人(也是问自己):为什么会写博?每个人的回答都不同。我想是写给别人看,也是写给自己看吧。就像是与另一个自己谈心、对话。当一切过去,再回过头来翻看,会找到很多证据。比如那些在冬日里依旧挺立的树,还在旧日的风中吟唱,那么宁静、淡然。她所有的守候与等待,依然悄无声息。但那些风中回荡的歌声,让你确信那些故事的确曾经发生。

     那天在医院检查,一个护士小女孩一直陪着我。她属马,23岁。我说只比我儿子大2岁,比我干儿子还小一岁。不料那丫头满脸愁苦的说,我要是21岁就好了。23岁已经老了。我就笑了,说等真的老了,你才会明白现在的你是多么年轻。。。

 

     到今天为止,搬到这里5年。感谢朋友们的一路陪伴。。。 

 

       

  评论这张
 
阅读(682)| 评论(89)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