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倾听夜色

如果我们走失了,我会在原地等你...

 
 
 

日志

 
 

[原创]今天最冷  

2012-01-04 23:47:10|  分类: 流年(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最冷

 

[原创]今天最冷 - 荫子 - 倾听夜色

 

[原创]今天最冷 - 荫子 - 倾听夜色

 

[原创]今天最冷 - 荫子 - 倾听夜色

 

 

 
「每一个蝴蝶都是从前的一朵花的鬼魂,回来寻找它自己。」

                  ----《各站停靠》

 

   回忆起来,每一个新年的第一天,似乎我都会问同样一句话:去年的今天,我们在干什么?

   然后就慢慢回忆起来,新年的第一天,总是很冷,常常下雨。几年都没有出游,但总是会和几家朋友一起吃饭聚会。

   今年也不例外,只是少了丢。他说他的世界已经下过五场雪了,和雪一起飘舞的还有圣诞新年的温暖。

   因为和朋友聚会,两年没有听新年音乐会了。今年终于没有再错过。那些爱乐乐团的成员,在每次新年音乐会结束后,只有两周的休息,就又马不停蹄地准备下一年新年音乐会。他们所有的生活,就是等待一个又一个的新年来临。而在这金色大厅里,斯特劳斯家的盛会永不落幕,所有的回忆,以及延伸的时间,都凝固在一瞬,因为人的存在,瞬间化为永恒。。。

   第二天陪家里的老人走亲戚。老人家几乎不出家门,这一次是经家人动员又动员才成行,估计也是绝后之举。一晃,孩子些长大,我们变老,而我们的父辈就更老迈了。不过他们说金正日才活69,他们已经赚了。还要继续好好地活,那就更是大赚了。不知道为什么,当来到这个世界时,都哭哭啼啼仿佛不愿意;而在离去的路上却又都是如此恋恋不舍。人生是一场磨烂,但却另我们留恋美好。而生命一代一代的延续,仿佛就是为了证实时间的永恒。

   第三天突然降温。天空飘起了细微如丝的雨雾,那种气息让人嗅到雪的味道。夜幕降临。当我刚坐下来,就接到一个电话,一个大女孩泣不成声:她还未成型的孩子,夭折了。那种悲痛我太熟悉,我知道几句安慰不能抑制她的心碎,但生活中所有的失去,我们都必须承受。而所有的失去也是一种新的获得。这就是生活的残酷,以及蕴含在残酷之中的美好。

   很快就第四天了,我知道这新的一年,也很快就会这样一天一天地又过去了。今天最冷。最低零度,一觉醒来人就不舒服了。回想起来每年这个时候总会病一场,宿命一样。走在上班的路上,不多的几步,寒风刺骨扑面而来。而经证实,昨天真的雨夹雪,只是太细微,所以不能看到白茫茫的一片,但青城山和西岭雪山已经雪雾茫茫了。。

   我的世界也终于有了点滴的雪意。。。

   

[原创]今天最冷 - 荫子 - 倾听夜色

  

         回想过去的岁月,我充满感激,只因在如此黯然的世界里,有闪烁的微光,有温暖相伴,岁月因此安好!

   我用文字编制着一个世界,一个虚无缥缈梦的世界,像小时候我们就憧憬的远方,我们隐隐地、固执地认定,最美好的生活,最理想的所在,在望不到的远方,遥不可及,却充满希望。。。

   如果变成一只蝴蝶,就可以飞入梦境。然后就遇见庄周,不是遇见庄周,而是遇见另一只蝴蝶。然后就去寻找前生,寻找那一朵花,寻找曾经的自己,在那些草原上,青草里,熟悉的足迹。。。然后我就想起来,曾经,我遇见过你,曾经,我如此地快乐。。。
   三毛说:“我一年一年活下来,只为了再生时蝴蝶的颜色。”

   我们一生修行,也是为了再生时蝴蝶的颜色。。。


 

 

 

各站停靠

昔者庄周梦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
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
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
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
--庄子〈齐物论〉

春立下分际的标竿时,我作了一个梦。
我梦见我竟然变成了人,走到草原上,
看着自己飞来飞去。
雨水沾湿了翅膀,却让花香更清明;
谷雨虽然寒冷,却让鲜艳的颜色更磅礴。
当我还是蝴蝶的时候,我不知道自己如此地快乐。

我遇过这丛花吗?或是这花的诞生是因为我?
我能再遇到他吗?还是我从未盛开过?
不过,我知道那花从此印记成我的纹路
法语 (「每一个蝴蝶都是从前的一朵花的鬼魂,回来寻找它自己。」)
那个隐居的女人,她的朋友说。
当我梦为人的时候,我才发觉这被忽略的快乐。
寻找前世的蝴蝶,在梦的触须中成了人;
身体形式是生命的各站停靠。
懂得太多的人,被心眼绊倒,在计较间迷走打转
而那不怕貘、不懂生死的翅膀,正飞舞在最美的风景间
我期待梦醒的时候,要做一只顺应快乐的蝴蝶。
Elle a dit:"m" ( 她说 /m/
Elle a dit:"n" 她说 /n/
Elle a dit:"m" 她说 /m/
En suite, elle a dit:"pok" 然后,她说 /pok/
(「每一个蝴蝶都是从前的一朵花的鬼魂,回来寻找它自己。」)
A la fin, elle a dit:"ch" 最后,她说 /ch/ ) 

  评论这张
 
阅读(647)| 评论(8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