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倾听夜色

如果我们走失了,我会在原地等你...

 
 
 

日志

 
 

[原创]纸语  

2011-07-27 20:46:30|  分类: 私语(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纸语

 

[原创]纸语 - 荫子 - 倾听夜色

 (图片摄影:荫子)

 

    清理电脑,发现了拍于去年此时的几张片片。有几许惊喜,惊喜于他们都还安在,没有遗失,没有被病毒吞噬。大约我也该对他们说一句:你们都是生命的奇迹。

    文字,也会遗失。如果不是落在白纸上的黑字,那就随时都有消失的可能,无论是寄居在哪一个空间,都有被禁言、拉黑、洗白的危险,像一场无凭无据的人间游戏。

    记得是水边。水里是清莲,水边是这一片紫色,看起来枯似干花。美得有些忧郁,熏染了看者的心情。 

    红色的蜻蜓在水边徘徊,他们盘旋着张望,也有些忧郁。他们在寻找什么,又像是在逃避着什么。。。

    无论是蜻蜓,还是其余的什么:紫色的花,或者我们。都是生命中的过客,本不必留下什么。

 

[原创]纸语 - 荫子 - 倾听夜色

 

    也是水边。田垄。生命中最灿烂的始初,像一段童年的回忆。那时这样的瓜叶总是置于搭好的竹架上,也许不丰满,但绝不会用催生素。而我们坐在下面乘凉,听邻家爷爷讲故事。未来很远很渺茫,但我们还是会快乐地傻笑。

    和我们遥远而贫瘠的童年相比,现在的一切都不一样了。貌似一切都丰富起来,但不知为何总叫人忧心忡忡。有这样一个故事:也是在水边,七岁的哥哥与比他小两岁的妹妹在自家渔船上玩耍,妹妹失足跌进河里,近在咫尺的哥哥既没有伸手去拉妹妹一把,也没有及时呼救,而是若无其事继续玩耍,任由自己的亲妹妹被河水吞噬。事后,面对人们的质问,他像一位阅尽人世、饱经风霜的过来人,镇静地说出了一句让人心惊的话 “活着那么苦,拉她干什么?”

 

[原创]纸语 - 荫子 - 倾听夜色

  

    依然是青春的绽放,看起来却让人有些心疼。另一个真实的故事,在一个村庄,应该是田边也开着这样花朵的一个宁静的早晨,10岁的弟弟摇醒睡在身边的哥哥,说了一句“我喝药了,不用去上学了”,半个小时后,这个留守儿童死在了乡医院,他曾有的愿望,就是要一盏台灯,可以和哥哥分开写作业。


 

[原创]纸语 - 荫子 - 倾听夜色

 
    这样的青春,这样的绽放,谁又能说不美好。但在这片土地上,他们太渺小,如果是谁要用脚踩、或是践踏,那他们的毁灭就在所难免。当然,就更不用说是用那种庞然大物般的挖掘机了,这些渺小的生命顷刻间就毁于一旦,消失于无形。。。

[原创]纸语 - 荫子 - 倾听夜色

 


    水边还有一片密集的玉米地。这些吐露抑或是倾述出的思绪,也都还年轻地绿着,看起来很美丽。但谁也说不清他们从这片地里吸取的,是些什么样的养分,而最终,他们会长成什么样子。

 

 

这年头活着不易

 

徐志摩

 

昨天我冒着大雨到烟霞岭下访桂;
  南高峰在烟霞中不见,
  在一家松茅铺的屋檐前
  我停步,问一个村姑今年
翁家山的桂花有没有去年开的媚,

那村姑先对着我身上细细的端详;
  活象只羽毛浸瘪了的鸟,
  我心想,她定觉得蹊跷,
  在这大雨天单身走远道,
倒来没来头的问桂花今年香不香。

“客人,你运气不好,来得太迟又太早;
  这里就是有名的满家弄,
  往年这时候到处香得凶,
  这几天连绵的雨,外加风,
弄得这稀糟,今年的早桂就算完了。”

果然这桂子林也不能给我点子欢喜;
  枝上只见焦萎的细蕊,
  看着凄凄,唉,无妄的灾!
  为什么这到处是憔悴?
这年头活着不易!这年头活着不易!

西湖,九月

写于1925年9月,初载同年10月21日《晨报副刊》,署名鹤。

  评论这张
 
阅读(565)| 评论(9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