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倾听夜色

如果我们走失了,我会在原地等你...

 
 
 

日志

 
 

[原创]残存记忆  

2010-10-09 22:47:18|  分类: 如风(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残存记忆 - 荫子 - 倾听夜色

    

    关于古

镇的一些记忆注定要终结,就像一匹马从尘土中匆匆掠过,扬起的烟尘淹没了那些模糊的脚印。。。。

    而残留下来的,就如同这些物件,编织着的,也是一些记忆。。。

[原创]残存记忆 - 荫子 - 倾听夜色

街子

   

这个国庆大假,几乎所有外出旅游回来的人都在述说塞车的经历。我们本来可以和大哥大嫂一起去贵州,也可以和二哥二嫂去甘孜,但都放弃了,也躲过了塞车。

    我们就在成都附近转转,从水磨出来,又顺道去紧邻都江堰的崇州街子古镇。很多年前去过,眼下刚翻新完毕,人多得像赶集。看着这些新房屋、新牌坊,我完全想不起她原来的样子了。那曾经的老街,已经被这些替代品淹没,永远地消失了。。

[原创]残存记忆 - 荫子 - 倾听夜色

  只有这个关于诗人“唐求”的传说,还依然是旧的。街子场外味江边原有“唐公祠”,供奉“一瓢诗人”唐求。 唐朝末年,诗人弃官返乡,在味江山边隐居。人称“唐隐居”。他独来独往,生活悠然自得。清晨骑着青牛到集市,日暮西沉酒酣而归。唐求作诗,随心所欲,或片语,或成联,长短不拘,随笔记下,等凑足成篇,便捻诗稿为丸,闲置于大葫芦瓢中,故被人称作“一瓢诗人”。
晚年卧病,他把诗瓢投入味江,祈祷:“上苍保佑,诗瓢如不沉没,拾到之人方知我唐求一生的苦心追求!”诗瓢漂入新渠,有识者乘小舟捞起,可惜诗稿多已浸润损坏,仅得数十首诗,为其所写十之二三,后人收编于《全唐诗》。遥想那时的街子,因为诗人的存在,而变得清雅。宛如世外。。。

[原创]残存记忆 - 荫子 - 倾听夜色

 
    这些一排排的房子,都是新建。再过去若干年,大约也难以勾起人们什么特殊的记忆。 

[原创]残存记忆 - 荫子 - 倾听夜色

 
       没有记忆是因为平淡,虽然形式上有旧建筑的影子,但神却已经散了。。。 

[原创]残存记忆 - 荫子 - 倾听夜色

 
      这样的建筑,看起来也还不错,但已经不是仅属于街子。没有特殊符号的东西就寻常了。。。 

[原创]残存记忆 - 荫子 - 倾听夜色

 
    只有这座“字库古塔”还是真迹。看到它,才让我不再怀疑,这里的确是曾经的街子。。。 

[原创]残存记忆 - 荫子 - 倾听夜色

  
     回家后,我找到了7年前的街子古镇(没有什么空镜头),看到这个孩子,就像是那些叶片一样的记忆,又在那棵枯死的树上复活。。。

    那时的古镇,在岁月的风霜里,千年历史百业凋敝,只剩下这条老街。静静的街上,水静静地流淌。。。

[原创]残存记忆 - 荫子 - 倾听夜色

         镇上的居民过着清寂闲适的日子,这孩子玩着他的鸡公车,彼此互不干扰。这股活水方便了镇上人的生活;也让这个孩子觉得,他可以推着车,趟过一次又一次的河。。。

[原创]残存记忆 - 荫子 - 倾听夜色

 
     在这竹背篼旁的门当上坐坐,小小的年纪不会明白什么是从前和曾经。也不会明白那古旧的门槛和斑驳的红墙,传递给我们的某种岁月流逝、灵魂剥落的气息。。。

[原创]残存记忆 - 荫子 - 倾听夜色

 
    这个天井里的旧青苔,不知多少年了。那种粘湿让人仿佛觉得,这里的雨一直在下,千年不息。而泥土涅磐而成的陶,也沉寂为凄凉。时间在新旧岁月的更替处,变得有些模糊、迟疑。空气里,阴冷的湿气在淡淡的飘忽。

[原创]残存记忆 - 荫子 - 倾听夜色

       阳光其实可以照到这落寞的天井里,只是无人搭理,所以独自灿烂。。。

[原创]残存记忆 - 荫子 - 倾听夜色

             所有的古镇,都注定从繁华开始,寂寞结束。但这里的繁华似乎又重新开启,但他真正的过去,却就此结束了。。。

    那些残留的记忆,也许在某一个瞬间,还会从某一把旧竹椅里回来。但猫的梦里,可能只有风,只有雨,隐藏的灵魂在远处委然枯寂。。。

 

残存记忆



[原创]残存记忆 - 荫子 - 倾听夜色

元通

   这个崇州境内的古镇,眼下也正在翻新。大约古镇新修也成为一种新时尚。大约来古镇的人,也越来越不在乎看到的是不是真的古迹。大约赝品也就足以满足人们的视觉需求。大约是人们太累了,只需要一个地方可以坐下来歇歇,喝茶、打牌、聊天、醉酒。。。

      这门板的确太黯然,也许人们更喜欢新色。而这里的人也该有致富的美好憧憬。。。

[原创]残存记忆 - 荫子 - 倾听夜色

       元通曾是崇州市四大镇之一,有1600年的历史。但我看到的只有衰败。除了这条寂寞的小街,已经看不到多少残留的古迹了。。。

[原创]残存记忆 - 荫子 - 倾听夜色

           路面已经揭了皮,会镶嵌上新色的青石板。估计翻修后这些房屋都会重新穿衣戴帽。那时这里就不会再安静。。。

[原创]残存记忆 - 荫子 - 倾听夜色

         这家酒铺的伙计也在好奇地观望,看这个大家伙如何实现古镇的翻天覆地。

[原创]残存记忆 - 荫子 - 倾听夜色

       这是曾经的黄氏公馆,现被当地政府占用。房子基本是木结构,清末民初的特色,有酷似猫的拱背风墙,而那石阶上,真的有一只猫,在冷静地打量一切。。。

[原创]残存记忆 - 荫子 - 倾听夜色

       这是曾经的黄氏祠堂,现还是当地国税所的办公地。

[原创]残存记忆 - 荫子 - 倾听夜色

 

             这些院子,如果不是被这些单位占用,早就灰飞湮灭了。但这样占着,总是显得不伦不类。。。
 

[原创]残存记忆 - 荫子 - 倾听夜色

            从桥上望这些水边的房子,实在破落。他曾经的繁华已经被流水带走。而今后再怎样重新喧闹,曾经的岁月都已不能回头。

    曾经的过往,无论怎样留恋,都要走过。而残留的记忆,即使离散,也不能再感伤。。。

  评论这张
 
阅读(408)| 评论(42)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