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倾听夜色

如果我们走失了,我会在原地等你...

 
 
 

日志

 
 

[原创]不是我的五四我去了黄龙溪  

2010-05-06 12:10:47|  分类: 如风(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不是我的五四我去了黄龙溪 - 荫子 - 倾听夜色

(本文图片摄影:荫子)

    当我接到通知,五四去黄龙溪活动时,既绝望又欣喜。绝望是因为单位5月的摄影协会活动最早的雏形是去甘孜,结果缩水成黄龙溪了,而且还和那些28周岁以下的青年一起活动。欣喜是觉得过完3天中假后还可以小假一天,实在也是一件不错的事。

[原创]不是我的五四我去了黄龙溪 - 荫子 - 倾听夜色

   

     黄龙溪是我去过的第一个古镇,应该是86、87年吧,去过2次。那时候古镇尚未开发,完全的原生态。古镇不大,明清时代的几条老街保留了下来。街两旁的房屋全系木建或砖木结构,当午后的阳光打到木板上 ,本有些灰暗的木色瞬间亮丽起来。于是就喜欢找一个门口,靠着木板,坐下来。

           

[原创]不是我的五四我去了黄龙溪 - 荫子 - 倾听夜色


    黄龙溪也是成都周边的古镇里最早搞旅游开发的,中间又经过两次改造扩建,到今天为止,旅游业已相当成熟,游人如织。所以反而不去了,但时常也路过,每年去给翔的胖婆婆上坟,就在黄龙溪的河对岸,完后总是到古镇上来吃饭。这里有很多特色小吃,那些小鱼小虾用油干炸起,很香,还有很多种野菜,看着就想吃,豆花也是基本家家都有。


 

[原创]不是我的五四我去了黄龙溪 - 荫子 - 倾听夜色

   

    这次专门前来,有点郑重了,我觉得要好好遛遛,特别是一般人走不到的旮旯。从所谓的大门下车后,到最初的古街,有很遥远的距离,两边景绝对是新建,只是人为的有一些古意而已。像这座龙门客栈,颇有一点丽江的影子。而一路过去,水流的两旁都是这些庭院楼阁,等着你随时驻足。

[原创]不是我的五四我去了黄龙溪 - 荫子 - 倾听夜色

   

    终于走到街上,太阳已经照的老高。和所有的古镇模式一样,绝大部分居民都沿街开店。那些店铺有些一般,有些也会立即抓住你的眼睛。

[原创]不是我的五四我去了黄龙溪 - 荫子 - 倾听夜色

   

    这些房屋都是资格的古迹。越来越干净,很好。有些地段这种红黄旗太多,有点落俗。

[原创]不是我的五四我去了黄龙溪 - 荫子 - 倾听夜色

   

    这种裹在玉米叶里的是当地人自己做的家常豆豉,吃的来的人觉得好吃的不行。我喜欢这种外形和颜色,挤在一起挂成一串一串的就更有意思。

[原创]不是我的五四我去了黄龙溪 - 荫子 - 倾听夜色

   

    不大的古街上一共有三座寺庙。这是街中间的潮音寺,是一座尼姑庵。记得我87年第二次来的时候,在寺里坐了很久,和一个女孩子说话。我并不认识她,16、7岁的样子,头发短短的,还没能挽成高高的发鬓。我问她为什么到这里,她有些迟疑,大意是说到这里应该是一种解脱吧。我们说了好多话,那一瞬间我想,我要时常来看她。但我过去好多年都没有再来过,只是时常会想到她。再来的时候,我总会进去转转,我坚信如果她还在,我就会认出她来,但我没有再见到她,这次还是没有。她也应该从这个角度看过门外的纷纷扰扰吧。记得她告诉了我她的名字,但我真的忘了。有很多的事我都忘了。

[原创]不是我的五四我去了黄龙溪 - 荫子 - 倾听夜色

    

     这是少有的没有开店的,往往更能勾起我的好奇心。一个老婆婆就坐在里面做扇子。我喜欢这些编制起来的东西,那些孤零的麦草这样聚集以后,就有了一种气势,可以引来诱惑你的风。

[原创]不是我的五四我去了黄龙溪 - 荫子 - 倾听夜色

   

    这是紧邻旁边的一条巷子,那一片阳光和守在旁边的猫,让我觉得这一切不寻常起来,连那部单车也开始暗示着什么。

[原创]不是我的五四我去了黄龙溪 - 荫子 - 倾听夜色

   

    街不长,很快就走到正街北首,镇江寺就在这家店的对面。很多年来,很多的事物都在与时俱进,相互地试着和谐,所以寺庙的对门也可以是这样的店,茂密的树枝轻抚青瓦,绿叶衬着红纱,竟然也是美丽。寺前就是古码头,这寺庙就是为旧时远行的人祈福平安吧。寺前有一很大的千年古榕,因为寄生辣椒而成为奇观,这样的红配绿也堪称绝配。

 

[原创]不是我的五四我去了黄龙溪 - 荫子 - 倾听夜色

   

    寺里很冷清。一个老人站在窗前凝望着什么。河对面是锦江与鹿溪河的交汇口,锦江水清、鹿溪水褐,故有“黄龙渡清江真龙内中藏”的景观,据说是“黄龙溪”地名的由来。但我确定她不是在看这个,她也许是那众多的住在寺庙里的香客之一,虽然没有剃度的形式,但也完全地吃斋念佛。我想她长长的一生,就如她眼底的流水一样,有太多可以回忆的东西,所以我赶紧悄悄走开,不打扰她。

[原创]不是我的五四我去了黄龙溪 - 荫子 - 倾听夜色


    沿河边的小街走,有几条这种窄窄的巷子,通往水边。于是我也就过去过来地不停穿梭。


 

[原创]不是我的五四我去了黄龙溪 - 荫子 - 倾听夜色

   

    从街北又折回去,往街南。这样的街景已经算是空前的清净了,一是这天人相对周末少些,再就是源于我的耐心,不过显然不够,想等那些人走过,但身后的另外一些人又过来了。是街就总会有人走不是,不是太多就好了。

[原创]不是我的五四我去了黄龙溪 - 荫子 - 倾听夜色

    

          很快就走到街南的古龙寺。这是修建最早的一座寺,正门上为戏台,名为万年台。台前300平方米的院坝,南北各有一棵有1700多年的古榕树。大约是因为戏台仅存,加之古榕树珍贵,进去每人要1元门票。

[原创]不是我的五四我去了黄龙溪 - 荫子 - 倾听夜色

      

    我从寺旁的小巷拐进,就发现了这座老房子,可惜大门紧锁。

[原创]不是我的五四我去了黄龙溪 - 荫子 - 倾听夜色

   

    转过弯,从墙洞里往里看,看到这座古井。井口的那些石头装饰昭示这不是普通人家,应该是高家大院,我才过一夜竟然也想不起来了。

[原创]不是我的五四我去了黄龙溪 - 荫子 - 倾听夜色

  

    中午在桥边吃饭,饭后狠狠地补充了水分,3点过,实在按奈不住,就又出发了。我没有和大部队一起,依然一个人闲逛,阳光照到的地方和上午不一样了,东边不亮西边就亮了。

[原创]不是我的五四我去了黄龙溪 - 荫子 - 倾听夜色

      

    一切都好,但那浴脚的膏药黄旗太不好了。

[原创]不是我的五四我去了黄龙溪 - 荫子 - 倾听夜色

   

    上午做针线活的婆婆要约好牌友休闲起来,光线刚好可以照到他们的牌桌子上。

[原创]不是我的五四我去了黄龙溪 - 荫子 - 倾听夜色

      

老外也是这里的一道风景,彼此已经见惯不惊。

[原创]不是我的五四我去了黄龙溪 - 荫子 - 倾听夜色

   

   想起那个院子,下午就又拐进了那条巷子。那院子的对门是一座茅屋,那茅草让人喜欢,这个就窗棂和窗前的豆豉搭配起来竟也是如此和谐。

[原创]不是我的五四我去了黄龙溪 - 荫子 - 倾听夜色

   

    这次那个院子打开了,门口停着一把轮椅。一个中年汉子在门厅里做木活。我就不客气地进去把前庭后院转了个遍,不大,却也齐全。我从书房绕到后院,去看了那口井,想到颂莲的故事。井旁边是厨房,从厨房穿到院子里,就看到阳光这样照到院子的一半,有些美。

[原创]不是我的五四我去了黄龙溪 - 荫子 - 倾听夜色


 

    最后,才去了河边。有人在那里拉二胡,咿咿呀呀的声音,总有些凄凉。水边基本没什么,只有这一串小花。

[原创]不是我的五四我去了黄龙溪 - 荫子 - 倾听夜色

   

    码头还是比较有气势,水里时常有快艇出没,很多游人还是喜欢出来寻找一些刺激。黄昏的此时一切才真正地安静下来。

[原创]不是我的五四我去了黄龙溪 - 荫子 - 倾听夜色

   

    连街面上也真正清净了,太阳也落山了,脚也走不动了。吃完晚夜饭9点,领导要给青年们庆祝五四,酒喝到青年们最后基本牺牲后才结束战斗。我们一路欣赏夜景往回走,天突然猛下了一阵雨。街边有人卡拉OK,张学友的情网什么的,基本属于店家自娱自乐。这里离成都不算远,所以住在这里的游客基本没有。我们到家时已经10点过了,车上时都幻想第二天可以懒觉,只可惜自己说的都不算。


 

  评论这张
 
阅读(375)| 评论(57)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