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倾听夜色

如果我们走失了,我会在原地等你...

 
 
 

日志

 
 

[原创]走过雨巷  

2010-11-24 23:12:30|  分类: 如风(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我同行:扬州梦之三

[原创]走过雨巷 - 荫子 - 倾听夜色

                                                                (图片摄影制作:荫子)
    

       】 不曾想,江南小巷,我们的初见,就在这样的雨中。

    江南雨巷寄生心海,在现实中已很难寻踪。漫步旧巷,只是寻梦。巷子里除了自己,就是自己看不见的影子。偶尔铃声急促,一辆电动摩托从身后疾驰而过。然后巷子再次安静下来,还是只有我和我自己。

    突如其来的雨,让现实的小巷,与梦里的雨巷贴近。江南就该是湿漉漉的,石板路湿漉漉,老石墙湿漉漉。走在雨中,人也是湿漉漉,有些迷离,真实又朦胧。。。

    那个撑着油纸伞,彷徨在雨巷,和丁香一样结着惆怅的姑娘,我看不清她的面容,但她却一直在我眼前飘荡。我慢慢地追随,任那些诗句画外音般在耳畔萦绕,而手里那把紫色的雨伞,一直随风雨飘摇。

    小巷好似没有尽头,走到尽处,一个拐弯,又延伸出一条,于是我就这样一直走下去。。。

    在这里,时间化为雨水,冲刷一切,所有的污汁连同墙的记忆。瓦头可能日渐寸薄,但墙面流下时间的痕迹,像墨痕滴落宣纸,蚂蚁般执着。即使雨停,墨断处文字仍在流动。。。

 

 释    放》

  --给辛提诺.维提埃

  奥他维奥.帕斯

 

在一阵鼓声的雨点中
笛子的黑茎
生长、枯萎、再次发芽
事物被抛离其名字
我流动
            于我躯体的边缘
于被释放的元素中间

 

[原创]走过雨巷 - 荫子 - 倾听夜色

 

      】穿过这扇窄门,延伸出去,还是窄窄的巷子。午后阳光里,除了那部等待的单车,就剩下小巷的悠长,以及我投递以远的目光。这场景像一个梦在飘忽,轻而稠。小巷为何这么窄?也许是只有这样的空间,才不会回避,才可以面对,才可以牵手,才可以轻拥,可以抱紧整个世界。

    窄的空间很长,看起来没有尽头,但心中还留一束光,停在路的前方,即使每天风吹,还是无法把它吹灭。纪德小说《窄门》告诉我们:通往天堂的路总是很窄。。。

     耶稣对众人说:“你们要努力进窄门。我告诉你们:将来有许多人想要进去,却是不能。” ————《圣经:新约路加福音》第13章24节。

    “你们要进窄门。因为引到灭亡,那门是宽的,路是大的,进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 ————《圣经:新约马太福音》7章13-14节。

    走在窄路上,心辽阔以远。。。

 

《 这    里》

奥他维奥.帕斯

 

我那沿行这条街的脚步
回响
        在另一条街上
那条街上
                我听见我的脚步
沿这条街走过
这条街上
只有雾是真实的

   

[原创]走过雨巷 - 荫子 - 倾听夜色

        】 这条安静的巷子,也像一个梦境。想象头上的藤架上爬满了壁虎,宛如绿的迷藏。想象在藤下的某处,会有一次相遇。

    两个人,穿着叶子一样的衣服,从泛黄的书页中走来, 再走向另一本书的返青。在这里,时间很静,天地很远。

    静。
    在流淌的溪水中,时间慢慢沉淀,那挺立的岩石,在水里碰撞出声响,一路前行,最后遁入无声的夜晚,执着而宁静。

    一扇窗悄悄打开,顺便把一扇门静静关上。

    那藤架上的每一片绿叶,都可能是我寄出的信笺,上面有我收不回来的目光。这个午后的梦境,飘忽着淡淡的绿,如此安然,就像加西亚?尔加《梦游人谣》里首尾呼应的那几句:

 

绿啊,我多么爱你这绿色。
绿的风,绿的树枝。
船在海上,
马在山中。

[原创]走过雨巷 - 荫子 - 倾听夜色

    】  小巷里这一排排窗,也是静静的。那些房子仿佛都是空的。

    屋顶的马头墙,像笔墨落在宣纸上一句诗的开头,等待你来续。偶尔会有一只麻雀在上面停留,望望前后的方向,再飞走。

    我打从窗前走过,脚下是被阳光拉长的孤影。我动她就动,我停下她也停下。我想什么,她也会想什么吗?
    这些窗为什么都这么静?屋里的人哪里去了?雨停了,太阳出来了,而巷子为什么还是这么静?

    窗语如水,在光影中荡漾。远远地,终于过来一个推车干活的人,窗就不寂寞了。

    笑意拂在窗棂上,风吹过时,响声就是一句诗,飘进那一扇扇的窗里。

 

《归来》 Return

罗伯特.克瑞里

    
      这些地方像它们应该的那样安静;
      街道,灰暗的,一半雪,一半雨,
      没有止境,但会在黑暗的门前停住。
      屋内,那些永远在那里的人们
      也像他们这类人应该的那样安静─
      够了,在这种地方,
      我知道我的房门就是其中一个。

[原创]走过雨巷 - 荫子 - 倾听夜色

 


    】  巷子还是清静,这老房子也寂寞。太阳下寂寞,估计月光下也寂寞。
    这些曾经存在的真实,在时间的挤压下,沦落为现实的虚构。因为如此,他们站在这里,落寞寂寂。

    在这寂寂的时空,我们对话。我想要知道,那些永远失却和消散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路总是会有相反的两个方向,在短暂的交会后,就是漫长的远离。我只能告诉自己,我曾经来过,在无人的午后,或是寂寂的黄昏,然后,必然会再次远离。

    走过,沿着来路。

    留下一些眷念的心跳,一路寂寂。

 
《世界》

奥他维奥.帕斯

  
仍不真实;
时间惊叹:
                    那确切的一切
都是你皮肤的热量。
我在你的气息中听见
存在的潮汐,
开始的被遗忘的音节。

 

[原创]走过雨巷 - 荫子 - 倾听夜色

 

         看似空无一人的巷子,每天还是很多行者。

    行走是生活的一部分。无论因为什么原因,行走都带着风的回声,尘土的轻扬。
    也许是归家,也许是出行。也许远离,也许靠近。也许出世,也许入世。无论怎样的脚步,都可以留下执着的足音。

    行者可以用一生的漂泊来接近那个理想的梦境。那是一个虚构的地方,但却有光,有形式的影子。也许永远无法抵达,却是一个前进的方向。
    图片是一种记录,记录一条语言链条上停滞的时间。那些定格的光影,是线性时间上点点光斑,依序排列的足迹是走过的路,而未来的路,将会是最后一张地延续。
    行者脚步不会停息,永远在路上。。。

 

《內在的樹》

奥他维奥.帕斯


 

一棵樹長在頭顱裡,
一棵樹向內生長。
根鬚是血管,
枝椏是神經,
思想是葉糾纏。
你匆匆一瞥它便著了火,
而它蔭涼處的果實
是血紅的橘,
是燃燒的石榴。
破曉
於肉體的夜晚。
在內在,我的頭顱內,
樹在說話。
靠近些——你聽見了嗎?

 

[原创]走过雨巷 - 荫子 - 倾听夜色

      】  首经典的诗,已成为一种意象,一种无法释怀的情结,让人长久地回味、怀想。。。

 

雨 巷
戴望舒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
 
她是有
丁香一样的颜色,
丁香一样的芬芳,
丁香一样的忧愁,
在雨中哀怨,
哀怨又彷徨。
 
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
撑着油纸伞
像我一样,
像我一样地
默默彳亍着,
冷漠,凄清,又惆怅。
 
她静默地走近
走近,又投出
太息一般的眼光,
她飘过
像梦一般地,
像梦一般地凄婉迷茫。
 
像梦中飘过
一枝丁香地,
我身旁飘过这个女郎;
她静默地远了,远了,
到了颓圮的篱墙,
走尽这雨巷。
 
在雨的哀曲里,
消了她的颜色,
散了她的芬芳,
消散了,甚至她的
太息般的眼光,
丁香般的惆怅。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飘过
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

 

[原创]走过雨巷 - 荫子 - 倾听夜色

 
   】  在细窄的巷子里,灰暗的老墙上,开出的花依然粉嫩如初。雨水打过之后,还是一样的淡雅清香。就这样从她身边走过,只剩那个梦还在雨巷迷离流连。

    终究,还是要离开,从此天涯咫尺,遥遥无期。梦沉在心底,不再轻易提起!
    走过雨巷,如风,轻轻!
 
 《灵视》 

奥他维奥.帕斯


  闭上眼时我看到自己:
 空间,空间
   我在其中,我不在其中。
 

  评论这张
 
阅读(616)| 评论(97)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