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倾听夜色

如果我们走失了,我会在原地等你...

 
 
 

日志

 
 

夏天的秘密  

2009-08-19 22:42:51|  分类: 烟雨(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夏天的秘密 - 荫子 - 倾听夜色

    夏天的街,被两边浓密的梧桐树覆盖。我们几个肩并肩,去买冰糕吃。

    我买了一支黄色的果子冰糕,四分钱。小莉的豆沙冰糕五分一根,小葵的牛奶冰糕也是五分,只有小岚的蛋奶冰糕要八分钱。奶的味道我天生吃不惯,所以觉得果子味其实最甜。而那些五颜六色三分四分一杯的凉水虽甜,我们从来不敢喝。

    暑期里的我们玩的很欢,每天下午在假山水池里给李老师家的金鱼打沙虫。那天晚饭后,我悄悄约小莉,把我们俩积攒的陶瓷花片藏在那栋洋楼下的一个猫洞里。我们藏的很仔细,估计别人一定找不到。然后我们去小晋家听她爷爷讲鬼故事。

    走到葡萄架时,看见平姐和娟姐正在小声说着什么,很神秘的样子。我们走过去她们就不说了。小莉悄悄对我说,她们好像要做一桩什么事,她隐约听娟子姐的妹妹英子提起过,但具体是什么事,问她姐平都不说。那会是什么事?我们两个想破脑壳也没有想出来。

    我们总是变着花样来玩,打发时间。又一个下午,我和小莉用头发去串掉在地上的那些细微的葡萄花。大何小何两兄弟用一根长竹竿在那里掏葡萄。他们那个傻弟弟拿着一个竹篮在下面接。葡萄大多青着,他们专门掏上面红了的,我和小莉巴望他们会给我们一串两串,但他们却很傲然的走开,一路上两兄弟还嘀嘀咕咕,神秘的很。

    他们也有秘密吗?小莉说好像是。那又是什么?

    冰糕我们是不可以常买的,除了小岚,因为她是独身女。但我们在草坝里可以经常捉密藏。我们把高高的青草打很多的结,奔跑时就会有人被那些结绊倒在地,很容易捉到人或是被捉到。玩累了,看天色还早,就穿过后院,去敲凡哥哥家的玻窗,他妹妹佳娃儿打开院门,我们一起把石缸里的金鱼舀来舀去。凡哥哥看我们玩的无聊,就说晚上带你们去一个地方,去不?我想了想,点了点头。

    我吃饭都在想凡哥哥会带我们去哪里?结果院门都没有出,就在后院。我们悄悄地走到那几棵枸树下,凡哥哥往上一指,我就看到树枝上密密麻麻停着蜻蜓,而且全部是仅次于麻大的青大,我的心跳立即加速。平时能捉到一只都不易,男孩子总是用涂有松胶的长竹竿,在那棵高高的桑树上去沾,即使逮到,蜻蜓的翅膀上也有很多粘粘的松胶。但这天夜里,凡哥哥那么一下一下的,就捉了好多,我把那些蜻蜓牢牢地拽在手里,唯恐它们飞走。

    我细细地数了数,手里一共捉有九只。我这辈子都没有这么富有过,真是太高兴了。我们离开的时候,大何小何两兄弟溜进后院。凡哥哥说前两天晚上从窗户里看到他们在这里捉蜻蜓。原来这就是他们的秘密。

    那天夜里,我把蜻蜓分明放在爸妈、哥哥、姐姐和我自己的蚊帐里,果然一整夜都没有听到蚊子讨厌的叫声,睡的很香。

    那一夜,何家的傻弟弟却没有睡好。天还没有亮透,他就醒了,悄悄跑到院子里,四处闲逛。他觉得肚子有些饿,就往后院走去,那棵桑树下可以捡到桑果吃。但院子门紧闭,他从门缝里往里瞧,只觉得一阵白色的东西在狂舞着,他哇哇地叫了几声后,跑回家了。不一会儿,大何小何尾随而来,发现了另外一个秘密,那几个院里俊俏的女孩子每天一大早,就在后院里练功、练舞。

    这个轰动的消息立即在院子里传开,都觉得她们太洋盘了。我们几个小女孩子更是羡慕的不行,但以云姐姐为首的那些姐姐们全都骄傲地不行,不准她们之外的任何人参加,也不准去偷看她们。

    我们只好期望着有一天能看到她们表演。但没过多久,云姐姐就生病了,脖子变得很粗,眼睛突出来,很可怕的样子。快开学的时候她们一家就搬走了。

    云姐姐不在了,院子里的舞蹈队也就自动解散了。而关于蜻蜓的秘密也早已不再是秘密,每夜一拨又一拨的人往后院去,再也没有在枸树上捉到一只蜻蜓。

夏天的秘密 - 荫子 - 倾听夜色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