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倾听夜色

如果我们走失了,我会在原地等你...

 
 
 

日志

 
 

松溉(ji)古镇  

2009-02-09 16:46:45|  分类: 如风(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松溉(ji)古镇 - 荫子 - 倾听夜色

 上一次到重庆永川是很多年前的事了,那时儿子还是小学生,来这里的动物园游玩。现在动物园已经十分萧条,我们的车一晃而过,去寻找离此约40公里处的松溉古镇。

松溉(ji)古镇 - 荫子 - 倾听夜色

 松溉古镇滨临长江上游,小镇人习惯将“溉”呼之曰“既”。据说是古时候小镇出了一位举人老爷,回乡省亲时竟糊涂地把松溉念成了松既。小镇世代鲜有举人,人人奉举人若圣明,于是竟将错就错,一代一代,便传了下来。直到2005年,重庆市政府正式同意将永川市松既镇更名为松溉镇。 

松溉(ji)古镇 - 荫子 - 倾听夜色

 松溉古镇也是重庆市历史文化名镇之一。据传该镇有1000多年历史。但其始建时间现已无法考证。根据清嘉庆《四川通志》记载:南宋时此地已有场镇。明万历二十一年(公元1593),设县治于松既。

松溉(ji)古镇 - 荫子 - 倾听夜色

 历史上的松溉,是永川、荣昌、隆昌、泸州、铜梁、大足、内江一带商贾来往重庆贩运和做生意的物资集散枢纽。如今,古镇上大部分建筑遗存、江边码头还在,只是当年的热闹已化为淡淡的清寂了。

松溉(ji)古镇 - 荫子 - 倾听夜色

 松溉古镇较好保留着26条蜿蜒曲折的古街道,全长约5000米。主街道的色泽告诉我们是翻修、维护过的。街面依地势高低延伸,街道两旁的明清建筑群基本完好,有雕楼,吊脚楼,四合院,古县衙和祠堂。

松溉(ji)古镇 - 荫子 - 倾听夜色

 大年初二的古镇,街面上行人不多。有一些零星的游人,再就是本地游玩的小孩子,所以要拍到没有人的空镜头并不是一件难事。

松溉(ji)古镇 - 荫子 - 倾听夜色

 镇上每一家人的长板门上,另有一约30公分宽,1米多高的小门,方便出入。身材不好的人是不能享受此待遇的。

松溉(ji)古镇 - 荫子 - 倾听夜色

 这家古院子已经十分破败,而旁边的房屋也已被大火烧毁。住在旁边的一位老婆婆告诉我,那家人的闺女精神有问题,一天夜里她自己放了一把火,把自己的老屋给烧了。现在她还住在医院里,她的父母住到宜宾兄弟姐妹家去了。

松溉(ji)古镇 - 荫子 - 倾听夜色

就在这时,跑来了这个小丫头,她让我给她拍照,然后她就站在那座烧光的空屋前。我照好了给她看,她说,再照一张。于是又照,我让她换换背景。她看了,又说,再照。再照后,她还说,再照三张。我笑笑说,丫头,你是一个小贪婪鬼,不可以再照了。问她叫什么名字,她却答不上来,几岁?也不知,只说在上幼儿园中班。看着她的小脏脸蛋,本还想问她住在哪里,她却一溜烟地跑掉了。

松溉(ji)古镇 - 荫子 - 倾听夜色

 这些大红色的春联四处可见,给古镇带来喜庆的色彩。但建筑的破损和门庭的清冷有弥漫着一种沧桑...

松溉(ji)古镇 - 荫子 - 倾听夜色

  这些一砖一瓦,都是历史的陈迹,在空气中依然散发着旧有的气息,令人沉思、怀想...

松溉(ji)古镇 - 荫子 - 倾听夜色

   除了古建筑,古镇最多的就是这些石墙。不知道这些墙挺立这里多少年了,只知道风雨已经将其表面磨得不再有菱角了。而那些日渐风化的泥质部分,长出了绿色的植物,形成一道独特的风景。

松溉(ji)古镇 - 荫子 - 倾听夜色

    越往江边走,废弃的破房子就越多。不知道这里住过的人是迁到新居,还是移地他乡了。

松溉(ji)古镇 - 荫子 - 倾听夜色

    没有太阳的江边,罩着一层雾气,看上去朦朦胧胧,反而有一种水墨山水画的效果。江边有人在放着零星的鞭炮,那声音在广阔的江岸边竟显得十分渺小了。

松溉(ji)古镇 - 荫子 - 倾听夜色

   沿江边背街回绕,就看到了这座翻新过的罗府宗祠,当年的气势依然。朱红色的大门,傲视的狮子。

松溉(ji)古镇 - 荫子 - 倾听夜色

    里面的建筑房舍也保存完好,只是凸现在古房顶之上的现代水塔在提示着人们,这一切不过一是历史的遗迹了。

松溉(ji)古镇 - 荫子 - 倾听夜色

    很想品品祠堂旁这家“九大碗”的味道,据说当地的盐白菜,高粱酒,松溉醋,长江鱼,盐花生都不错,可惜正月里馆子紧闭大门,在自家过年吧,我们也只能望屋兴叹了。

松溉(ji)古镇 - 荫子 - 倾听夜色

    大城市的人过年,已经很少有像这样自己做汤圆粉的了,但在古镇上却依然保留着旧有的习惯。要有很多的太阳才能把湿粉晒干。

松溉(ji)古镇 - 荫子 - 倾听夜色

    穿过这个门洞,就是一个暂时喧嚣的世界。我们都已听到了戏台穿来的锣鼓声。

松溉(ji)古镇 - 荫子 - 倾听夜色

    川戏这个古老的剧种,在成都已经走入末路。但在这个古镇,却依然散发着生机。无论世风怎样变换,那些才子佳人的旧戏,还是可以让这里的人们沉醉其间,久久回味。

松溉(ji)古镇 - 荫子 - 倾听夜色

    沉醉的也不全是老人,也有这样年轻、花一般的女子。也许只是行头不同,那些故事却总是要一路演下去的。

松溉(ji)古镇 - 荫子 - 倾听夜色

    戏很精彩,但还是很快就谢幕了。人散尽后,古镇又恢复了如常的清寂。

松溉(ji)古镇 - 荫子 - 倾听夜色

   

  评论这张
 
阅读(539)| 评论(21)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