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倾听夜色

如果我们走失了,我会在原地等你...

 
 
 

日志

 
 

走过贵州(之四)  

2008-10-11 13:38:55|  分类: 如风(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过贵州(之四)

 

太阳出来的时候

 

    太阳出来的时候,古街上的那些铺子开始打开。

Image

    太阳出来的时候,我们也换上衣服,晒古镇去了。出门前,在客栈门口留了影,其实屋里的根雕茶桌和茶凳也很喜欢。昨夜坐过,今晨又坐。

Image

    太阳出来的时候,天空亮起来。那些镂空花窗、玻璃青瓦都被抹上了华丽的色彩,墙头的玉米和那只猫,都亮丽惊艳。连瓦楞上枯涩的草都被蓝天衬漂亮了。

Image

    太阳出来的时候,各种艺术品店也打开了。那些饰物的色调风格都是很艺术的。在那里站站、看看,已很好。

  

Image

  太阳出来的时候,那个老妈妈儿子的兰元茶社很快就被我们找到,就在有明堂的艺术品店隔壁。

Image

里面的草垫子和那张大而笨的木茶桌,我都喜欢,恨不得那就是我家里的。

Image

坐在那里,看街上的人来人往,陷入沉思...

  

Image

  太阳出来的时候,后面院子里挂着的那些图腾,在光影里依然有一些诡秘,让人猜想他的来处和去处。

   

Image

 太阳出来的时候,清晨空无一人的巷子已经开始人潮涌动。这个老外正在给我拍照(刚开始是偷拍,我发现以后就给他摆POSE,我没有要摔他的像机,我要让他觉得中国人很友好),他拍了好几张,然后让我看。我及时地表扬了他,拍的不错,翔哥说他的像机和镜头不错。当然我也知道:他只所以拍我是因为对我穿的旗袍很好奇,特别是在这样的古镇上,有一点戏剧的效果。他还让也是穿着旗袍的敏和我一起合影。

  

Image

  (摄影:老杨哥哥)

太阳出来的时候,我们还去了另一条巷子的最深处,去看那座废弃的小教堂。他的那个圆拱形的石门,让我突然想起了在地震中坍塌的彭洲白鹿书院大教堂,虽然这个比起来太小太小,但扯动的东西很大很大...

                 

Image

    

   (她街上店铺的招牌)

    太阳出来的时候,我们在这条巷子里又意外地邂逅了那个老妈妈。其实她的收藏馆就在这条巷子里,我们进去的时候,院门关着,我们谁也没在意。但出来再经过时,她刚好打开院门,就看到我们。她说正准备去店里,然后带我们参观她的收藏品,因为不能拍照,所以大家只能看看。她以后会自己做很多的绣花布鞋卖,以此养馆,而现在,鞋还处于试制阶段,馆也因为手续问题暂时没有开馆。不过一切都会解决,一切都会走上正规。

              Image

(摄影:老杨哥哥)

    太阳出来的时候,清晨那些安静的房子和街道已经慢慢地喧嚣起来。这个老婆婆正在上货,

Image

她站的地方光线好漂亮,所以我也去站了站,不过她很不高兴,说的话我也听不太懂,只是担心那个老外不要也想在这里拍,那就有些麻烦了。

   

Image

 太阳出来的时候,那些形形色色的吃食依然是这个古街上最主要、最吸引人的主题,连一些卖钥匙扣的都是做的逼真的抿嘴排骨和一片肥肉。

Image

阳光下食物的成色更鲜艳,更让人垂涎三尺,我们买了鸡辣角,还买了脆辣椒。

Image

豆腐果、泡豆腐、豆腐皮一类的看看就是,不打算再买了。

Image

(摄影:老杨哥哥)

最冷清的地方反倒是这里,一次2元,虽不能说贵,但动辄说钱大家肯定不会喜欢。

Image

 (摄影:老杨哥哥)

    太阳出来的时候,我们觉得太阳出来的太快。游人也来的太早,眼见着光线已趋于顶光,也越来越强,已经不适宜拍人了,而拍景,街上的人又多起来,

Image

所以,像贵州第一状元赵以炯的“赵状元府第”,赵公专祠等收门票之处就不打算去凑热闹了。

Image

    太阳出来的时候,我和敏收获了我们最喜欢的小物件。这样别致的竹编,这样艳丽而又真实鲜或且不会腐坏的迷你瓜果,特别是那串朱红色的玉米,那样的色泽是天然的,小玉米可以炸来吃,也可以是种子。我一样都不舍得,会把她永远地挂起来,看她透明的美。

      

Image

                

 (摄影:老杨哥哥)

    太阳出来的时候,我们又回到客栈对门的咖啡馆。四个人要了不同口味的四杯意大利咖啡,只是那临窗的座位,已经被一对青年男女占据了。他们正朝向窗外,彼此凝望,旁若无人,坐而论他们自己的道。

                

Image

   (咖啡馆早晨还没开门的时候)

咖啡师是一个男孩子,长长的头发束成马尾,但并不张扬,反而很安静。他慢慢地磨,并不着急,他从凤凰到这里,其实这里生意并不是太好,但他说只要有人光顾,人虽不是很多也就可以了。品了意式咖啡,我感觉还是有些花俏,还是最喜欢那一款蓝山,永远不变。

   

Image

 太阳出来的时候,游人开始如织。我们终于发现,城门里面就是卖门票的地方,我们昨天恰巧没从这里进来。他们都来了,我们就应该离开了。虽然,还有那许多没能涉足的地方,我们也只能让其永远地停留在我们的想象里了。

  

Image

                        (兰元茶社内。摄影:老杨哥哥)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1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