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倾听夜色

如果我们走失了,我会在原地等你...

 
 
 

日志

 
 

[原创]杏月·桃红李白  

2017-03-20 22:46:30|  分类: 私语(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杏月·桃红李白

[原创]杏月·桃红李白 - 荫子 - 倾听夜色
 


杏月
桃始夭。玉蘭解。紫荊繁。
杏花飾其靨。梨花溶。李花白。

[原创]杏月·桃红李白 - 荫子 - 倾听夜色
 

杏花疏影


          春分时节,春风依然料峭。冬装无法褪去,但万物照常苏醒,草木返青,春花绽放。春花短暂,不愿错过。于是探春的脚步,穿过光影,穿过流年,遁入树的丛林,花的海洋。
       在寒风中看花,首先遇到杏花,粉淡满树。想起宋代诗人叶绍翁的《游园不值》:
 
应怜屐齿印苍苔,小扣柴扉久不开。
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

       这首诗,是对杏花最初的记忆。那枝出墙的红杏鲜明动人,成为“春色”的代言人。冲破一路的封锁和束缚,款步而来。
  杏花耐寒不喜热,原属北方,故有“南梅北杏”一说。但在十年前得知,离洛带古镇很近的青白江福洪镇有个杏花村,村里杏树遍布。脑海里顿时浮现出“牧童遥指杏花村”的场景,于是欣然前往。村中不见牧童,但杏花果然繁盛,开在农家房前院中,路边坡上,娇姿艳态万点胭脂,占尽春风。
       杏花的花瓣,凝脂一般白里透红,像一个楚楚动人的大家闺秀。见过以后发现,美人就在身边。有一年春天去宝狮湖踏青,村子里有好几株古杏花树,又高又大,攀屋遮瓦。红云朵朵,满树盛放。春风吹过,花瓣如雪片片飘落。村里的老人在树下晒太阳,任由花瓣落在他们身上。
       还有一年早春,去龙泉湖探花,桃花刚打苞,农家门前的几棵杏树已经开花,成群的小鸡趴在树下晒太阳。农家的土屋在半上坡上,远远就看见一树粉白,花瓣如纷飞的白雪随风点点飘远。有一种悲壮恢宏的气势。矜持与自足之意如王安石《 北陂杏花》中的诗句:“纵被春风吹作雪,绝胜南陌碾作尘。”
       每年进山给婆上坟。小嬢家旁边的坡上也有一棵老杏花树。每次都会去看看,在花树下安静地站站,感受杏花红润悦泽,色如红玉般春天的面容。杏树旁是一座废弃的村小。突然想起一部老电影《小城之春》,女主人玉纹就像一枝亦红亦白的杏花,开在破败的老院墙里,令满院的春色感伤。花美,却无人欣赏。生命像一丝虚无存在。玉纹压抑的独白如纷飞的花瓣,飘荡在古旧城墙和断瓦颓垣之间。昔日恋人的到来打破了沉闷,小城似乎终于有了春天。但温情的感伤如淡淡的花香,依然藏在阳光之下。复发的旧情,止步于道德礼教,被料峭的春风吹散。他不忍伤害昔日好友,亦不忍伤害不爱的丈夫。“发乎情而止于礼”,杏花仍开在墙头,断肠人却在天涯。
      1948年那个春天已经过去很久。落花有意,流水总无情。不管怎样,杏花已开,春天已来。爱情也来过又走了,就像花开又花落,花落又会花开。当春风再起,离开的人又会回来,吹某些记忆,吹开小城的春天。 

[原创]杏月·桃红李白 - 荫子 - 倾听夜色
 

琼英嫩白


        李花的出现,总是在不经意间。 房前屋后,山峦溪边,不太集中,零零散散。乡间更是四处可见。枝缀霜葩白,无言笑晓风。清芳谁是侣,色间小桃红。”(汪珠)花瓣在柔软的春风中摇摆,潇洒俊逸,纯净孤傲。
      李子果实小巧,李花的花瓣和叶子也小而薄。看上去脆弱的花朵簇拥一起,像绣球花一样串满树枝,像洁白的雪团,特别耀眼。
      李子不是主打水果,吃多了会闹肚子。像零食一样,是一种点缀。但若缺,又有了遗憾。也有例外,山上有一个地方叫大田坝,那里的李子特别有名,味道脆而甜,能买到也是不易。因次渐渐成为一种传说。
       和坝上相比,我更喜欢山上的李花。每年都会专门去雾山看李花。这里的李花才称得上声势浩大,整片山坡都是老树,树形因岁月风霜的雕刻而日渐曲折美妙,开出的花也疏朗有致,比坝上更矫健雅致。花朵满树散开,青翠的叶子簇拥着洁白的小花,没有姹紫嫣红、不是国色天香,只是淡淡的清丽洁白,高雅脱俗,装点无限春色。
       绕过一棵又一棵树,感受满目青白,清心明智。李花虽小,却因其冰清玉洁,淡泊高洁而被历代文人墨客所称颂。据说李白的名字还与其有关。有一个春天,李白随父母去踏青,三人即兴吟诗:“春国送暖百花开,迎春绽金它先来。火烧叶林红霞落,李花怒放一树白。”最后一句为幼年李白脱口而吟,故而其父为之以白取名。李花之白,即纯洁无瑕之心。
       一到春天,李花如芸芸众生一般,密匝匝地繁盛。总是认真地开,再认真地落。
      
    

[原创]杏月·桃红李白 - 荫子 - 倾听夜色
 

晴雪晴雨

    

       梨花和桃花几乎同时开放。在起伏的山间,雪白和粉红相互映衬。跌宕的花影随山势蜿蜒,迷离曲折比一马平川更有厚度和张力。苏轼有句:梨花淡白柳深青,柳絮飞时花满城。惆怅东栏一株雪,人生看得几清明。梨花非梦,如雪飘散。梦里青春可追得?人生苦短,漫天梨花如雨,居俗世而自清。
       龙泉盛产水密桃,因而桃树满山。无数人每年将桃花拍了又拍,写了又写。但说真的,我更喜欢梨花。在龙泉山的另一边,是温暖的平坝。曾有几个村子全梨树,是典型的梨花村。夏天结出的梨子味甜,肉质细嫩,比水蜜桃更宝贝。梨花的花瓣和叶子比李花更丰厚,相同的是春风一来,一样如雪飘落。记得有一年带朋友去村里看花,站在花树下,感受梨花如雨,几个踏青的少年和女孩,提着很传统的录放机,放出的歌曲正好是田震的“梨花非梦”,不禁热泪在眼窝里滚涌:

当梨花又在原野盛开
我醒来 把门打开
面向我思念的那一片
一片洁白

人海把我掩埋
喧闹世界让我无奈
忘了吧
爱过我和我爱过的人
背后的城市已无彩

来,看那洁白
这才是我所爱
阳光下 山野中
是那梦幻般的梨花
正起舞,召唤我来

       进山踏青祭祖时,也会专门去探访梨花。在小嬢家的老屋前,有一棵特别老的,花刚打苞,看起来特别像苹果花。我说真奇怪,四妹说不奇怪,因这里本有两棵树,一棵梨树,一棵苹果树。后来就成了一棵,分不清是梨花还是苹果花了。就像是执手相牵、相互陪伴的两个人。一起走过许多年之后,再难分彼此。
       不记得看过多少次梨花。想来看过多少次桃花,就看过多少次梨花。她们知道,我会如期而来,所以总在山间、溪旁年年绽放。我也曾以为这一切不会改变,一年一年,春天覆春天。但四妹说,迟早有一天,他们会失去这片土地,拆迁到城镇。到那时,不知道还可以到哪里,探望这些梨花,捡拾遗失的春色。 



[原创]杏月·桃红李白 - 荫子 - 倾听夜色
 



春深梦尚浅,风雨蹉跎,花开十里间,
盈盈一春水,转眼桨过寒暖分
尔后,素指轻弹满纸花,回头转身皆是你我……
  


  评论这张
 
阅读(479)| 评论(7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