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倾听夜色

如果我们走失了,我会在原地等你...

 
 
 

日志

 
 

[原创]浮世清欢  

2016-06-17 22:31:10|  分类: 流年(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浮世清欢

[原创]浮世清欢 - 荫子 - 倾听夜色

 

 

       不知道为什么,对面花园里那条狗一刻也不安静。它一直在努力跳跃,试图跨过木栅栏,但每一次都差那么一点。我以它的身形判断完全有能力跳过去,它似乎太着急,最后有些气急败坏。我安静地看了一会儿,摇摇头,不再看它,耳边是它狂躁的叫声。

       不知道为什么,一场大雨过后,小花园里又来了不速之客。像变魔术一样,在我眼前冒出许多小植物。有一种叫不出名字,根部是一颗米粒大的核。我知道是那些多情的小鸟衔来的,他们三三两两占据着边缘。还有另一种,悄无声息成长很快。初见时寸高,再看已可以当马鞭。每到黄昏,排列相对的两对叶子紧闭,贴在一起的两片叶子如含羞草,谢绝了世界,于闭合中呈现出另一种交融。我担忧花台太小,终究会抑制他们的成长,影响他们的人生。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想起我认识他们,他们的名字叫黄花槐。会开出一种小黄花,但我不确定是否能等到那个时候。我不明白他们从何而来,为谁而来。

       不知道为什么,没人回答我的问题,解答我的疑惑。给他们浇水,眼见他们的头就要探出玻顶,忧心忡忡又无可奈何。剪掉,不舍得;留下,留不住。这时候,对面的狗已经安静下来,不再吼叫。但我突然看见隔壁花园里,有另一只狗在木栅栏旁默默地徘徊。



[原创]浮世清欢 - 荫子 - 倾听夜色

 

 

           不知道为什么,在夏天来临的时候,总是怀念满天星空。夜空中星星闪烁,每一颗,都是浮世的愿望。那样美丽的星空,遥远得只能怀念。想起曾在静谧的夜晚看星空,耳边是Don McLean的歌声“Vincent”。Starry Starry Night,梵高的那一片深蓝色的“星空”,神秘的月亮旁边,闪烁着深邃星星。风在回旋,云在流淌。熟悉的旋律,让人感动,却不知为何而动,无法言说。

       不知道为什么,总感怀于梵高的执着。他不停地画,在世时却只卖出一幅画。他还是画,用心中的色彩,将苦难之深沉,在画布上涂抹出喜之绚烂。在英剧《神秘博士》里,有一集梵高穿越到了现在,在博物馆里看到馆长评价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画家。对色彩的运用让人惊叹。把饱受折磨的人生痛苦转化成醉人的美丽。痛苦很容易刻画,但是用痛苦和苦难去刻画世界上的欣喜,快乐和美丽,很不容易。 
       不知道为什么,梵高哭得像个孩子,冲上去激动的拥抱了馆长。仿佛他的执着与坚持有了最好的回馈。听闻前几天王中军豪掷2.77个亿拍下了梵高的《雏菊与罂粟花》,成为第一个收藏梵高作品的中国人。如果梵高知道,不知会不会再小激动一次。

        不知道为什么,我还是喜欢在夏夜的晚上,遥望梵高的星空,聆听Starry Starry Night的旋律。但我清楚地知道,这一切已经与梵高无关。

 

[原创]浮世清欢 - 荫子 - 倾听夜色

 


      不知道为什么,当一个女孩要我帮她取一个婚庆公司的名字时,我一片茫然。她说想取一个不同一般,文艺一点的名字,但又必须要有故事。文艺很容易,但未必适合婚庆。经典的故事也多,却又大多悲戚。

      不知道为什么,在我低头专心于盘子里的水果时,两半苹果黏在了一起,像一个圆月。我突然想起汤宝如的一首歌“缘分的天空”,想起那部叫《缘分的天空(西雅图未眠夜)》的电影。记得看这片子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那时觉得人与人的缘分真是很神奇的东西。男女主人公在一次次的错过之后,终于在帝国大厦戏剧性地相遇。这样的相遇很美,就像无数女孩渴慕的婚礼,弥补了生命中许多不能圆满的遗憾。

       不知道为什么,当我坐在电脑前,敲下这些字时,才发现晚饭时(5.57)二姐给我留的话,顿时泪眼婆娑。我们上次留一两句话,已经是去年的事。姐姐发来了ran -yunfei专访——“感谢神,让我诚实面对自己的光景”,ran-土匪将在6月19日受洗。有时候,人生会发生怎样的变化,我们自己无法预计。

       不知道为什么,姐姐说离开6年,已经不记得她博客的账号和密码。但她依然会悄悄地来看我,会在某一个下午,从我的博客里走过。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脑海里涌现出无数的往事,关于我们,关于那些曾经的岁月。我也时常在安静的夜晚,回到姐姐的家,把旧时光再一次走过。把旧夜色再一次聆听。

       不知道为什么,我们都回不去了。但我依然是个老派的人,所以从来不会关门。因为我知道,某一个白天或夜晚,看望我的人一定会来。


 

  评论这张
 
阅读(732)| 评论(9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