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倾听夜色

如果我们走失了,我会在原地等你...

 
 
 

日志

 
 

[原创]立秋·听风  

2015-08-07 20:16:51|  分类: 烟雨(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立秋·听风

[原创]立秋·听风 - 荫子 - 倾听夜色
 



       记忆里,已经很多年夏天没有这般炎热了。其实我并不怕热,但却受不了暑气的湿闷,在持续近10天之后,终于还是没有扛过,中暑了。想起上一次中暑发烧,已是5年前。那个夏天和眼下一样闷热,我茫然无措不知要怎样做才能将自己从晕眩的高烧中解脱出来。
       今夏的伏天多出10天。即便瞬即立秋,但酷暑依然。所有人都在渴望一场大雨。但雨却没有声息,连风也躲了起来,偶尔掠过几丝,也像是自己在动,而风过之后,留在脸颊上的,依然是一片热气。
       所有凉快的地方,都挤满了人。商城里的座椅上坐满了躲凉的老人。电影院更是人满为患,大厅里买票的人排起了长队,空气里充斥着爆米花的味道。这令我想起童年,我们在小街上捂着耳朵等待那一声轰响,然后就可以看到白色的爆米如雪花一样迸发而出。现在的爆米花一桶一桶的看起来很精美,味道甜腻香脆,比童年里单一的糖晶甜和米粒香更丰满。但不知为什么,大约是没有了那种期盼的过程,渴求的心境,便有一种物是人非之感。
       坐在电影厅里,会想起小时的电影院,还有更早的露天电影。但记忆已经模糊,模糊到不真切。记得放电影的坝子在临近的鼓楼南街。在炎夏的夜晚,和院里的小伙伴倾巢前往。等我们挤进大门,院子里已经坐满了人。在第一排前面还挤了两排人,离白色的大银幕已经十分近,他们直接坐在地上,努力地仰着头。四周也站满了人,我们只有钻到银幕的后面。仰头看银幕的感觉有点怪,像看镜子里的人。偶尔吹来一阵风,银幕上的人也在飘。记得那一夜看的是《地道战》,他们在迷宫一样的地道里奇怪地穿梭,很神奇。换片的时候,身边的小伙伴嚯的一声就跑的不见,无数的黑影投射在银幕上,在那里夸张的手舞足蹈,像是上演的另一场皮影戏。那些影子里有我认识的人,但我却无法辨认。于是在热闹中倍感孤独。当放映员换好片,一束光亮重新投射在银屏,电影又开始,故事又继续,身边离去的人也已经回来。时不时伴随着小凳子挪动的声音,还有手里扇子的啪啪声。
       那时的露天电影,一律是黑白片。《地道战》和《地雷战》,《渡江侦察记》和《平原游击队》,内容和色彩一样单一,但没有人质疑,而是觉得本来如此,理所当然。黑白是那时世界的颜色,所有的色彩都缺失,甚至连同黑白之间的灰色,也被摒弃。人们就这样被动的活着,却显得自然而然。
       小丽的爸爸把电视装好不久,爸爸的单位也有了一台黑白电视,锁在葡萄架旁何家的街沿上。每天晚上打开小木门,大家就坐在葡萄架下看电视。这个小天井不再只属于我和丽两个人,而还原为一个公共的舞台。电视里播出的所有故事,所有悲喜都被大家同时分享、共鸣。有时候我拼命忍住眼里的泪水,唯恐旁人看见了笑话。电视像一个魔镜,为我们打开了一扇探寻世界的窗户。这样的夜晚,我们不再去听严家爷爷讲故事,而是沉浸在一个又一个的故事里,《红与黑》,《一江春水向东流》。。。这样的故事都让我迷离而惆怅。而最初的连续剧《大西洋底来的人》让我们感到新奇喜欢,《排球女将》更让我们感到痴迷。
        有机会到电影院去看电影,是上初中之后。记得那时的电影院在播放正片之前,都会放一部甚至两部记录片,内容无一例外都是祖国的欣欣向荣、蓬勃发展。记忆最深的便是南方割橡胶的镜头,那些顺着树干流淌下来,像牛奶一样的琼浆,仿佛永无止境,令人称奇。后来终于有了新拍的彩色电影,《春苗》、《甜蜜的事业》、《金光大道 》 、《青松岭》、《少林寺 》 、《黑三角 》、《泪痕 》、《生活的颤音》、《神秘的大佛》、《红衣少女》、《庐山恋》等等。记得那时喜欢李秀明,而关于《青松岭》最深刻的记忆是那匹一到村头就会受惊的马,很惊秫的感觉。谜底并不是那棵大榆树本身,而是必须同时出现的连续三鞭抽打。就是这样的情节,便可以让我们津津乐道,回味良久。如果今天再去回顾那些电影,我担心自己会看不下去,因为我们已经走出那样的年代很久了,会为他们捉到一个漏网的富农分子搞破坏这样的事而觉得荒诞可笑。那个时代的真实注定只属于那个时代,如今我们所回忆和眷恋的,只是那些岁月留下的一些难忘的感觉,而并不是那些内容本身。
       高中的时候,开始接触到一些真正的好电影。那时班主任经常会给我电影票,留下无数感动的时刻,成为那些日子最美好的记忆。《简爱》、《叶塞尼亚》、《蝴蝶梦》、《爱德华大夫》、《安娜·卡列尼娜》,还有美国电影周、苏联电影周等等。比如《金色池塘》、《莫斯科不相信眼泪》。
       那时成都的电影院有好几家。人民商场旁的人民电影院,文化宫斜对门的解放军电影院,春熙路上的新闻电影院,还有离商业场不远的东风电影院。离家最近的是解放军电影院,但去得最多的是新闻电影院。初中时班里有个同学,家住新闻电影院隔壁,她家里是父亲还是母亲在电影院工作。记得她曾带我进过电影院,有一种刺激、猎奇的感觉。看的什么片子早已记不得。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电影院就消失了。记忆里很多年都不再去电影院看电影,等再去的时候,才发现历史又翻过去一页,电影院变身为眼下的时髦的电影厅了。
       偶尔会在街头看到放映露天电影,感觉像某公司的广告效应一样,围观者都是喜欢热闹的人。从来没有要停下来的愿望,而总是侧身走过。我以为关于露天电影的记忆,只属于儿时,虽然那样的记忆已经很遥远,模糊得就像从没发生过一样。只能带着乡愁般的怀念去追忆。
       如今世界的色彩,早已缤纷得不止五彩。但不知为什么,还是会怀念黑白色。不是因为喜欢色彩的单一,而是留恋一种情感的纯粹。黑白成了怀旧的代表色。黑白的世界,看似简单,实则无限丰富。黑与白宛如对峙的两极,但却有可能本为一体,如同昼与夜。白是被遗弃的黑,黑是被遗弃的白。还有可能是,想成为对方,而遗弃了自己。比如出生在北方,就想要到南方去。而出生在南方,就想去看看北方。
       立秋了。南方的梧桐樹开始落叶,落一叶而知秋。而北方的向日葵却开的正盛,像执着不散的温热。黄色、绿色、褐色、红色,丰富如一部彩色电影,简明得像一部黑白片。待热浪滚过,七月節,暑去涼來,夜风徐徐,可侧耳倾听。夜深人尽,闌珊燈火處,旧时明月依然。安静得如一部老式的默片。


 
[原创]立秋·听风 - 荫子 - 倾听夜色
 



  评论这张
 
阅读(1215)| 评论(9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