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倾听夜色

如果我们走失了,我会在原地等你...

 
 
 

日志

 
 

[原創]震澤·外婆橋的記憶  

2015-02-11 22:03:53|  分类: 如风(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震澤·外婆橋的記憶
 
 
[原創]震澤·外婆橋的記憶 - 荫子 - 倾听夜色
   
       在震澤,天很高、很遠。遼闊的水面,平靜之中還是有細微的波動。綢紋一樣的延展,暗示你,風,無處不在。
       隨着秋天的風吹,來到這個安靜的水鄉澤國。有樹葉在水邊輕搖,於空寂之中使寧靜變得更加寧靜。

 

[原創]震澤·外婆橋的記憶 - 荫子 - 倾听夜色

  

       遠遠的望見慈雲塔,橋身塔影,在水中輕搖,恍惚迷離。正可謂“四面湖光繞,中流塔影懸”(《慈雲塔影》詩云)。


[原創]震澤·外婆橋的記憶 - 荫子 - 倾听夜色

   

       大的禹跡橋(清康熙年間當地人爲紀念大禹治水而建),橋洞寬闊,宛如一幅畫框。木船在畫中划行,清風追逐,勻染了水面。那輕撥水面的櫓聲,像是由遠而近的腳步,在水面遐想輕跳

    

[原創]震澤·外婆橋的記憶 - 荫子 - 倾听夜色

  

       在震澤,時光很慢。可以任意停留,沉浸回憶,無人打擾。

       在震澤,即便是過客,也是幸福。走過禹跡橋,水邊有人坐在木椅上曬太陽。有一個女子躺在椅子上,包扔在一邊,枕着清風,披着陽光進入了夢鄉。

   

[原創]震澤·外婆橋的記憶 - 荫子 - 倾听夜色

   

       老街還是老街,但卻寂寥。

       曾經,街上有許多作坊、商行。臨水吊腳樓是水鄉居民溫暖的歸宿。即便是小戶人家,也安然閒逸。樓下居家,樓上住宿。推開窗欞,卷起疏簾,便可遠眺水路迢迢,小船渺渺。

  

[原創]震澤·外婆橋的記憶 - 荫子 - 倾听夜色

   

       午後一點半的時光。飯桌已經收拾停當,茶卻還沒有涼,水也依然還在窗外流淌。

       這條緊鄰太湖的寬闊水域,流水曾經清澈見底,居民擔回家可以直接飲用。每當晨霧繚繞,旭日初升,水面上粼粼波光被染成金色。早起的主婦挽籃提桶,在水邊洗菜漂衣,歡歌笑語,活色生香。偶有白鷺高飛,燕子低掠,蜻蜓點水,魚兒在水中追逐,一路搖頭擺尾,自由快樂。

 

[原創]震澤·外婆橋的記憶 - 荫子 - 倾听夜色

   

       在震澤,青石板鋪陳的窄巷沿水路延伸,路邊的老瓦楞上,竄出翠綠的新葉。她們午夜夢迴,傾聽流水的吟唱。那些夢總是在清晨被踏在青石板上細碎的腳步聲驚醒,新的一天就此開啓。 

 

[原創]震澤·外婆橋的記憶 - 荫子 - 倾听夜色

   

       在震澤,沒有喧嘩,也沒有騷動。只有閒適與靜逸中, 簡單尋常的日子。

       舊時,兩岸臨河的老屋店鋪,稱爲下灘。傍水面街,看街上人來客往。偶爾回頭,可看窗外船影綽綽,櫓聲漣漣(一些做水果、河鮮、雜貨店生意的店家還臨河築了小河橋,方便自家上貨)。街對面,就是上灘。或望族富戶之宅第;或殷商大賈之商鋪(如絲行、絲經行)等等,門面高大,前店後宅,數埭進深,出可繁囂,入則隱逸。

       如今,一條古街上,上下灘咫尺相對。再無分別。

 
[原創]震澤·外婆橋的記憶 - 荫子 - 倾听夜色

 

       在震澤,老街上最有名的宅子是西端的師儉堂,由徐氏先祖徐汝福建於1864年,當年稱爲徐半鎮。
       宅院坐北朝南,三面臨河,水陸稱便。整座建築集河埠行棧、店鋪、街道、廳堂、內宅、花園爲一體。街中建宅,宅內含街。
       師儉堂是徐氏家族舉行祭奠儀式或重大商務活動的場所。“師儉”二字,有說是崇尚節儉之意,也有說別有深意。

 
[原創]震澤·外婆橋的記憶 - 荫子 - 倾听夜色

 

        當年,有一個女子從娘家出發,沒有坐花轎、也沒有坐花車,而是從水路坐花船,經太湖到震澤徐家的水碼頭“下轎”,踏入這座幽深的庭院。
       櫓聲遠去,腳步在宅院裏延伸。延伸爲一個永遠的歸宿。
 
 
[原創]震澤·外婆橋的記憶 - 荫子 - 倾听夜色

 

       庭院裏的風景,都鑲嵌在一扇扇杉木長格窗裏。無論是風的掠過,還是樹葉的暈眩,以及馬頭牆的淡定,都一覽無餘。
       想那女子的四季,也映照在這玻窗裏。低眉的羞怯,擡眼的明麗。若說區別,不過是陰雨的晦暗,以及天晴的亮麗。

 
[原創]震澤·外婆橋的記憶 - 荫子 - 倾听夜色

 

       在這樣的深宅大院,陽光的沐浴,如遇神的福澤。木窗滄桑的身形,依然無法掩飾曾經的絕美。
       世界在這樣重重疊疊的窗框中,變得隱約。大門外的槳聲、水聲滑向某個未知的角落。行雲逝水,不知終將流向何處。


[原創]震澤·外婆橋的記憶 - 荫子 - 倾听夜色

 

       歲月之門,被一雙纖細的手反覆輕推,彷彿是要在不停的開合中尋求一個答案。這個答案到底是什麼?那些高懸的古檐沒有回答,挺立的馬頭牆也保持着沉默。我們唯有在時光的肌理中,搜尋過往的蛛絲馬跡。如同緬懷夢裏的青春,泛黃的記憶。
   
[原創]震澤·外婆橋的記憶 - 荫子 - 倾听夜色

 

        陽光對落在地上的影子說:留下來,或者我跟你走。窗框的影子也許這樣回答:有你的照耀,我很暖。因緣平生相逢一笑
 
 
[原創]震澤·外婆橋的記憶 - 荫子 - 倾听夜色

 

       空無一人的廳堂太安靜了,於是覺得那些門窗都在說話。門上的木雕太精緻,像活生生正在演繹的故事。而各色西式彩玻的介入,讓這些故事跳出了傳統,橫貫古今。
 
 
[原創]震澤·外婆橋的記憶 - 荫子 - 倾听夜色

  

       陽光也是有缺席的時候,這大約是內宅樓堂的燈一直亮着的原因。其實陽光的不能抵達,是因爲窗戶的阻隔。而沒有阻隔,就無法透視窗格之花的絕美。原來美麗,需要內與外、明與暗兩個世界的共同成全。
 
 
[原創]震澤·外婆橋的記憶 - 荫子 - 倾听夜色
 
 
       推開一扇心窗,就能看見外面隱約的陽光。淡淡暖暖的映射,像一重無言的美好。

[原創]震澤·外婆橋的記憶 - 荫子 - 倾听夜色

  

       踏入內宅東隅的“鋤經園”,走在文石鋪就的小徑上,能感覺到青苔的濕滑。這個精巧玲瓏的小園林裏,相信早已鑲滿了那個女子的腳步。擡眼四望,假山、樓臺、迴廊、黎光閣、四面廳、五角亭。。。高低起伏,錯落有致。牆頭闊朗疏遠,藤蔓垂掛。木香花四處攀沿,掠過圍牆上的空花鏤窗,悠遠而清香。

      
[原創]震澤·外婆橋的記憶 - 荫子 - 倾听夜色

 

       在橋廊倚欄坐下。彷彿能感受那個女子的腳步,像午後的清風,吹過我的身旁。對面假山半亭亭柱上書有一幅對聯“色深林表風霜下,潤及邊城草木香”。半亭被藤葉覆蓋,一片蔭涼。

 
[原創]震澤·外婆橋的記憶 - 荫子 - 倾听夜色

 

       透過四面廳,可以看見月洞。以及月洞裏的益壽軒。這樣的地方,適合沏一杯茶 ,捧一本書,就可以探尋世界的豐富。就可以觸摸淡泊和寧靜,把心洗得乾乾淨淨。

 
[原創]震澤·外婆橋的記憶 - 荫子 - 倾听夜色
  

       在廳外的東北角,一堆湖石旁,有一株百年老桂樹。還依然枝葉繁茂,濃蔭匝地,花香馥郁。

 

[原創]震澤·外婆橋的記憶 - 荫子 - 倾听夜色

 

         四面廳四面都是細花透雕長短窗,和宅院的其它窗戶一樣,窗框雕花花紋細膩雅緻,亭沿更是精雕細琢,不落俗套。從外面看,四面廳像一艘旱船,正準備駛向遙遠的彼岸。
 
 
[原創]震澤·外婆橋的記憶 - 荫子 - 倾听夜色

 

 
        四面廳外有幾塊汀石鋪就,宛若水裏的礁石,使四面廳成爲水中搖曳的小舟
       月門內側門額上書“鋤經”二字。鋤經園,意取《漢書》中的“帶經而鋤”。漢時,倪寬跟着孔安國學習五經,由於家貧,要爲弟子們做飯,還要下地幹活。他常把經籍掛在鋤鈎上,鋤禾兼鋤經。
 
[原創]震澤·外婆橋的記憶 - 荫子 - 倾听夜色

 

        我理解,“鋤經”二字,也有遠離塵囂,歸隱田園之意。倘若能左手秉經書,右手持鋤頭,也不失爲一件美事。

  
[原創]震澤·外婆橋的記憶 - 荫子 - 倾听夜色

 

       月洞門裏,爲益壽軒。是徐母誦經的佛堂。這座小巧的私家園林,從黎光閣到益壽軒,都體現了徐汝福對母親的孝心。    
        廳內兩旁柱上有對聯:“各有前因莫羨人,欲無後悔先修己”。生死由命,各有定因,修身養性,一切隨風。

 
[原創]震澤·外婆橋的記憶 - 荫子 - 倾听夜色

 

       轉出鋤經園,站在小天井的另一邊,看牆角芭蕉綠意茵茵,透出悠悠古意。牆根的苔青,過了100多年,依舊濕綠,依舊清涼。

 
[原創]震澤·外婆橋的記憶 - 荫子 - 倾听夜色


       大順米行在老宅對面。當年徐家裝卸糧食都在這個碼頭,也是乘客上下船之處。臨街兩側店鋪分別出售“輯裏蠶絲被”“太湖絲棉”。據說這個小鎮在宋紹興年間便有了建制,到了清光緒年間,小鎮所生產的湖絲上品“輯裏蠶”,產量佔據全國的五分之一,皇帝的龍袍也非此莫屬。
 
 
[原創]震澤·外婆橋的記憶 - 荫子 - 倾听夜色

 

       木船依然停靠在岸邊。但卻早已沒有貨物進出。偶有到此的遊人,乘木船在水上巡遊。更多的時候,船舟寂寂,唯有自己的影子在水下搖晃。
       

[原創]震澤·外婆橋的記憶 - 荫子 - 倾听夜色

 

        在震澤,雖然在歷史洪流的沖刷之後,早已物是人非,但水鄉基本保持了原貌。除了民居、店鋪,水碼頭外,臨水還有廊棚和挑檐水阁。走在闊狹不一的青石板路上,除了寧靜之感,還是會有一種跨越時空之感。
 
 
[原創]震澤·外婆橋的記憶 - 荫子 - 倾听夜色

  

       我們在水邊茶坊坐了很久,一邊喝茶,一邊慵懶地歇腳、曬太陽。離開的時候,已臨近黃昏,一羣飛鳥在天空上盤旋,密集的影子灑在水面上。水邊有人洗衣服,白色的影子,在波光中晃動

       藍天淡淡,晚霞淺淺。外婆橋的影子彷彿在水裏搖晃,觸動着心底的柔軟,和最初的感動。


 

 

◇◆◇◆◇◆◇◆

[原創]震澤·外婆橋的記憶 - 荫子 - 倾听夜色

 

 

當一座橋遙望着另一座橋

微微晃動的流水,輕輕風捲的衣角

都掩飾着若無其事的心動

 

◇◆◇◆◇◆◇◆

 

[原創]震澤·外婆橋的記憶 - 荫子 - 倾听夜色

 

 

 

PS:關於江南水鄉的調查報告之六:震澤

 

 

     記得幾年前第一次去周莊時,流老大就說,周莊的人太多,水不夠清,空氣裏充滿了紅燒蹄膀的味道(這種油膩的食品完全破壞了江南水鄉的韻味)。然後他就給我推薦了他的外婆家,震澤水鄉,重點他曾經的老家——師儉堂

    那一年去揚州學習,結束的時候去了一天蘇州,但卻沒有多餘的時間去震澤,所以一等就是五年。

    到了之後發現:水鄉既古樸,又大氣。最令人喜歡之處,是她的安靜。

    震澤的橋很多。因爲水面寬闊,所以橋也高大氣派。震澤的橋很有特點,有單向,有雙向。有伸入河中,有嵌進幫岸,還有私家遮陽的風雨河橋,河橋旁邊還裝上了木柵和扶手。船埠的幫岸上還嵌砌了精雕細刻的各式系纜石。

    水邊沒有見到多少船,但間或會有一個男子甩着長長的魚竿在水邊釣魚。湖裏的水還算乾淨,仔細看,有很多蝌蚪一般大的麻黑小魚,在水裏自由地游來游去。

    登上寬大的禹跡橋,整個水鄉兩岸盡收眼底。橋邊的慈雲庵,也是靜悄悄,只有慈雲塔的影子在水中輕輕地搖晃。偶爾從遠處搖來一艘木船,上面坐着幾個遊客。小船輕搖,水光瀲灩,

    沿河的老街,鋪滿不規則的青石板。走在其間,可以聽見自己踩踏的腳步聲。
    師儉堂是迄今爲止,看見過的江南庭院裏最精美的一座。它的精美,在於無處不在的細節。無論是門樓、梁枋,還是門窗均精雕花鳥和人物,還有一些古鎮歷史人物傳說、名人詩文。無論是磚雕、木雕、還是漆雕都雕刻手法多樣,精雅別緻、形態生動。圖案細膩生動、惟妙惟肖。古樸莊重,耐人尋味。
    如果你是喜歡安靜的人,可以去師儉堂的鋤經園裏坐坐,去找回曾經的記憶和平靜如斯的感動。
[原創]震澤·外婆橋的記憶 - 荫子 - 倾听夜色

 

 


  评论这张
 
阅读(1100)| 评论(12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