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倾听夜色

如果我们走失了,我会在原地等你...

 
 
 

日志

 
 

[原创]龙华寻梦  

2014-02-26 22:26:26|  分类: 如风(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龙华寻梦

[原创]龙华寻梦 - 荫子 - 倾听夜色

 

 

 

     对龙华古镇的记忆,回想起来就像是一个梦。梦的不可复制和易破碎,仿佛是一种必然的解释。让我再次面对损毁在时间变迁里的容颜时,无可奈何胜过了悲伤难过。

     上一次到龙华,也是春节。那时丢丢才几岁,一路都在留意这一带特有的桫椤树,我们和喜欢恐龙的小孩子一起遥想来自侏罗纪时代恐龙的脚步声。但古镇的标志不是桫椤树,而是有名的凉桥,一座有顶的廊桥。

 

 

[原创]龙华寻梦 - 荫子 - 倾听夜色

  

 

 

     记得远远地就望见了那座桥。静静地卧在小龙溪上。桥头站着一对寂寞的石狮,我遥想是因为乌篷船的离去,留给河水一世的悲伤。如今那座凉桥还在,却很难再远远的望见。桥对面宽阔的乡间变成了一条新街,拥塞着熙熙攘攘繁杂的人群。桥前摆满了卖小吃的摊位,那对古石狮也不再寂寞。

     走过古桥,桥上的那些匾还在头顶的风中晃动。桥下两个老人在门前聊天,他们一个卖自制的秘药,一个出售自己编织的竹签刷把。看上去生意都不好,但他们并不在意。

 

 


[原创]龙华寻梦 - 荫子 - 倾听夜色

  

 

 

    古镇有三个寨门,三条石板道顺山势蜿蜒,就像是通往梦境的三条秘境。曾经的寨门已不见木门,石头空门成为一种意象。走过去,就像是穿过时空隧道,而进入了一个古梦的遗迹。

 

 

 

[原创]龙华寻梦 - 荫子 - 倾听夜色

  

 

    老街上人烟稀少。两边的明清木屋比上次来更加破旧,有的已倾斜得站不稳,感觉随时会在风雨中倒塌。阴沉的天气里,古镇也显得更加晦暗。

 

 

 

[原创]龙华寻梦 - 荫子 - 倾听夜色

  

 

    阴暗中,古街笼罩在一层淡淡的雾气里。石板路旁苔痕幽绿,那些遮满石壁的青苔,在沧桑中映衬着历史的久远。砖缝里的那些青草还在生长,但曾经的故事却变得十分模糊。

 

 

[原创]龙华寻梦 - 荫子 - 倾听夜色

  

 

 

     这座得名于龙华古寺的古镇(始建于宋)三面环水,一面靠山。但如今古镇被挤压在新修的街道中间,山仿佛不再是那山,而水则完全不是曾经清澈的水。生活在悄然无息中发生着变化,节日的爆竹声响依旧,却早已不是曾经的流年。 

     龙华寺在古街背后,但大门紧闭。街上的许多人家也关门闭户,不知道是不是已经迁出了古街。有一家陈设老旧的理发小店开着门,但里面只见老板,却不见顾客。

 

 

 

[原创]龙华寻梦 - 荫子 - 倾听夜色

  

 

 

     出中寨门,沿石阶下去就是溪边。听不见流水声,细缓的溪水仿佛静止。曾经在溪边浣纱濯衣的山乡女子也不见了踪影。回头,只看见石门前一个苍老的背影。

 

 

[原创]龙华寻梦 - 荫子 - 倾听夜色

  

 

     在溪边遥望凉桥,桥里人影绰绰。这座能遮风避雨的廊桥,据说夏日里当地的人喜欢把竹席往桥里一铺,躺在那里感受徐徐凉风。当丝丝凉意渗进梦里,梦境也在酷暑中变得清凉。这大约就是这座旧时的靖虹桥又被人叫做凉桥的缘故。

     桥两岸的黄桷树依然盘根匝地,枝叶茂密。溪水虽然看上去清清,但却裹缠着许多的杂物盒垃圾。偶尔还是有人在溪水边洗衣服,但却已经不是记忆里那一幅清新雅致的乡村图了。

 

 

[原创]龙华寻梦 - 荫子 - 倾听夜色

  

 

 

曾经的小镇,也不热闹,但却安然洁净,不像眼前这般凌乱寂寥。那时在街上到处都能碰到吃玉米粑粑的居民,如今既不见居民,更不见玉米粑粑的踪影。不知是那些田被占,还是当地人觉得收成太少而不再种了。

小巷里的太平缸还在,但缸里早就不再蓄水。它曾经防火的功能早就丧失,而只是一种历史的纪念。

 

 

[原创]龙华寻梦 - 荫子 - 倾听夜色

  

 

 

在临近新街的宽巷里,开着几家茶铺,人气旺盛。几个小孩子在一旁看热闹,另外几个在街边玩鞭炮。偶尔想起的鞭炮声和阵阵的麻将声抗争比拼。

 

 

 

[原创]龙华寻梦 - 荫子 - 倾听夜色

  

 

 

更多的古街小巷,却始终静默。很少有人走动的石阶上泛着陈年的旧气息。浓厚的青苔下面,掩覆着许多旧事的细节,但到底是什么,却很模糊,谁也无法说清楚。

 

 

 

[原创]龙华寻梦 - 荫子 - 倾听夜色

  

 

 

当年古镇上有一个卖土陶罐的小店,但怎么也没找到。那时在古镇上遇到一对青年男女,在店里买陶罐。他们本是陌生人,相遇在古镇的凉桥,于是结伴而行,成了朋友。不知道如今的他们在哪里,彼此依然还是朋友,抑或早就又成了陌生的路人。就像早晨梦醒了一般。

看着这些愈发破败的老房子,我想,总有一天,他们就不在了。像风中的往事一样,被彻底吹走。

 

 

 

[原创]龙华寻梦 - 荫子 - 倾听夜色

 

 

 

吃午饭的时候,我们特意回到下寨门。我一直记得那年在桥头,遇到的那家刘姓人家,因为同姓就热情地请我们吃了一顿饭。在紧邻的两家小吃店,我选了一家坐下。男子在煮抄手,他的老伴正准备背着孙女去串门。当他把抄手端上来,吃上一口,我就明白是标准的经营分量。但他很会做生意,对翔哥说,给你煮的荷包蛋包的特别好,预示今年会事事顺利。看着他,我知道不是曾经的那个人。但不知为什么,我还是问了一句:老板贵姓?他回答说姓杨。我没有向他打听,我不知道那个人的名字,而这个古镇上刘姓的人很多。我想即使不能再见到,那曾经的暖意也一直都在,存留在心底。




 

[原创]龙华寻梦 - 荫子 - 倾听夜色

  

  

 

记忆中的那个梦境,我确信已经不复存在。所有的破坏和侵袭,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仿佛无法幸免。残破脏乱的古街,被恶劣的周遭包围。记忆里那位曾经的佳人已经远走。如曾经的过客,像曾经的思念。眼中的星辰月光,已消失在心中的光年。。。

 

       

 

  评论这张
 
阅读(582)| 评论(6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