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倾听夜色

如果我们走失了,我会在原地等你...

 
 
 

日志

 
 

[原创]记忆的碎片  

2011-11-06 20:22:40|  分类: 如风(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路向北之七:

记忆的碎片

 

[原创]记忆的碎片 - 荫子 - 倾听夜色

 
   离开张壁古堡,去王家大院的路上,属于北方的那种寒风又开始吹起来。那些风让那展现得本就不十分北方的晃眼太阳,成为只是欺骗眼睛的谎言。而身临其境的人,在淡淡的光晕中,感受到的不是温暖,而是直抵人心的寒冷。

   午饭仿佛不在计划之列,依然在车上享受干粮。当车在那个叫静升的镇上奔走,临近那一片神秘的所在之时,遭遇了一段极其残破的路,回来时才知道,因为GPS不识新路,这样无人打理的旧路是可以绕行避开的。

   一个朋友曾到过王家大院,给我的印象是,比乔家大院大,比乔家大院好。但究竟有多大,没有概念。我想象那里应该是在比较清静的乡下,不会太拥挤。但有一点我已经明白,大假期间不太拥挤大约只是我的幻想。而清静,应该是他孕育在北方寒风中的本质,这些偶然的打扰者,也终究无法改变他最终的清寂。

[原创]记忆的碎片 - 荫子 - 倾听夜色

   

   当我抵达,许多出乎我的预料。一是这里的人还没有多到下饺子,换过说法就是,这里的确太大,大到我喃喃自语:完全就是另一个皇宫。后来发现我的此种说法太无创意,因为这里早就被别人称为民间的皇宫,山西的紫禁城,还有什么华夏民居第一宅,王家归来不看院等等。只是自己太孤陋寡闻。二是现在这里完全不像乡下,但也不像城市。走在这座院墙里,还是有一种置身世外的感觉,我明白那是因为四处散发出的浸人心脾的清寂之故。

   你看到的这幅画面,还不是王家大院,而是紧邻的文庙。这应该是王家人当年捐建的。穿过文庙之序曲,才是正文王家大院。

   这蓝天和白云,就这么不浓不淡的纠结着。那些树,已经没有叶子,只剩那些曲折的枝干在那里徒劳无益地伸拥着。

[原创]记忆的碎片 - 荫子 - 倾听夜色

   

   北方的私人宅院,大门很张扬,高大气派。大门两边的石狮,身上都锈迹斑斑。不知是什么器物的锈迹,在岁月的风尘里,飞舞沾染到他们的身上。


[原创]记忆的碎片 - 荫子 - 倾听夜色

 

  

   手里拿着66元一张的门票,踏进大门。我放眼一望,有些恍惚和晕眩起来。我隐隐觉得这门票很值,而这一行的最精彩之处,已经抵达。事实也正是如此,这里精彩的程度超乎我的想象,以至于在频繁的精彩中,最后竟然倦怠起来。  

   我知道那朋友上次来,在里面乱转,估计只是看了一支角就糊里糊涂的出去了。他说时间有限。的确,到这个院子里看,如果要赶时间,那的确太悲剧。我不赶时间,但却在寒风伴随的频繁精彩中瑟瑟发抖,且渐渐疲惫。这种情绪甚至一直延续至今。这包括方方面面,首先是六百多张片子,绝大多数都很好,就是筛选,都让我无从下手,顾此失彼地觉得累;再就是这里无处不在的浮动于房子身体的那些细节,其实就是灵动的思想,浩如烟海地向我涌来,让我很快就迷失在这深宅大院中。最后能记起的,仅仅是一些零星而模糊的碎片。于是,用文字造句以及看图说话的功课,也进入一个倦怠期。如果可以耍赖到底,我真不想写,所以这么拖拖拉拉,才磨磨蹭蹭地挤出来。想写短,还真不成。特在此提醒看者慎思,如有打扰,敬请绕行。

[原创]记忆的碎片 - 荫子 - 倾听夜色

 

   王家大院的色调,远远看,都是一片整体的灰褐色,不像曹家大院那样艳丽华美,但实则更纯然大气。当深入进去,发现他的所有心思都凸显在那些砖墙屋檐门窗上,无处不在。

   北方的寒冷,造就了这些墙的厚实,顶的封闭。这样的铜瓦在南方只是一些当风的屋顶才使用。而北方的寒风似乎无空不入,所以必须这样戒备森严。

   那屋顶的烟囱,一排一排全是这么精美的砖雕饰品,那些炊烟从这样的小拱洞里冒出来,似乎变得不同寻常了。

 

[原创]记忆的碎片 - 荫子 - 倾听夜色

 

  

   眼前如此高大气派的院子,一座挨着一座。说实话比扬州的吴道台府邸不知大多少倍,流云博士曾严重怀疑那道台是贪官,我想那这王家的两兄弟还不知贪成什么样子。但猜归猜,怀疑归怀疑,没有证据的事不可以乱说。果然,道听导游小姐这样途说:灵石静升王氏家族,源出太原。由农及商,人丁渐旺,继而读书入仕,遂“以商贾兴,以官宦显”,成为当地一大望族。
  王氏家族鼎盛于清朝康、乾、嘉年间,除大兴土木,营造住宅、祠堂、坟莹和开设店铺、作坊外,在当地还办有义学,立有义仓,而且修桥筑路、蓄水开渠、赈灾济贫、捐修文庙学宫等等,善举不断。在此期间,王家入宦者仅五品至二品官员就有12人,包括授、封、赠在内的各种大夫达42人,还有二人分别于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和嘉庆元年(1796年)参加了朝廷举办的千叟宴。
   原来是古代的成功人士,这银子多得要不完,就堆出这些房子。王家兄弟俩修的院子紧挨着。两家院子的布局相同,但仔细一看,所有的细节都不相同。这是弟弟王汝诚的院门口,因为是老二,所以门比哥哥王汝聪的矮;因为弟弟的官比哥哥要高,所以门比哥哥家的宽。

   这一排建筑群落叫“高家崖”,是王家兄弟在鼎盛时期修建。

   

[原创]记忆的碎片 - 荫子 - 倾听夜色

 

  

   古时的所有事都要讲究“尊卑分等,贵贱分级,上下有序,长幼有伦,内外有别”的规矩。每家院子的上房都是长辈住,上房楼上是祭祖堂,两厢是绣楼。楼下晚辈住。主院旁边还有各自的厨院、塾院,并有共同的书院、花院、长工院、围院(家丁院)。这样繁琐的讲究发展到今天,已经简单进化为粗暴的权钱优先论,有钱有势就有尊严;而无权无势,就连娇小的身躯都必须承受无数次的碾。

   昨夜,梦里出现了这样一个片段:那一男一女的青年,在古镇上租了一辆自行车,他们并没有骑,而是比较浪漫地推着走。但他们很快就发现,他们走过的街景是重叠的,总是街对面有一个女人抱着孩子,而再走一段街对面就有一辆车飞驰过去。。。

 

[原创]记忆的碎片 - 荫子 - 倾听夜色

 

  

    东西两厢的绣楼,小姐从小就呆在这里。那么大的院子,只是男人可以走过,那些仆人丫鬟也只能走院子后面的便道。从丫鬟的口中,小姐猜测和想象着外面的世界。而她们最真实的人生,从离开绣楼,踏进另一座院落开始,和先前不同的是,不再有幻想,只有从一个男人的身上了解整个世界的真实和残酷。而那些从小饱读的诗书,对着一个七妻八妾的无聊男人,想来注定是被辜负,而那些院落里的世界已足够她们尖尖的细脚走一生了。

   总想,他们的父母是真的爱她们吗?理智的思考过后得出结论,的确还是爱的,在一套规则的前提下,爱的很局限。回想我们的童年,是无人打理的野草,没有人管束,也没有人关心。父母能给予的全部就是简单又简单的一日三餐,如果说除了他们给予的生命之外,我们被完全地抛弃是事实,那是因为他们自己也早已被自己的父母完全地抛弃了。我想他们也是爱我们的,但却无法给予我们想要的东西。我们可以在院里四处乱跑,但却一无所知;我们脚大,江山却不稳。所有想去的地方一样去不了。


 

[原创]记忆的碎片 - 荫子 - 倾听夜色

  

   精致的木雕,她的存在,仿佛就是为了对抗那些砖瓦的冰冷。而这些残破的细节,到今天也只是一些记忆的碎片,但不是我们的,是属于古人的。属于我们记忆的碎片,有很多,但却不是这些,而是另外的一些。比如小时候,在空旷的院子里,所有的孩子都分成两拨玩救救猫的游戏。因为身材矮小总是最后猜拳失败的那一方无奈将我收留。他们从不把我放在眼里,于是这次我在他们的傲慢之下,成功解救了我方一长串被俘人员。这在院子里几乎是一件不亚于李娜得法网冠军的大事。不过李娜夺冠的确有实力因素,而我纯粹是空前绝后的偶然。很快世界重新归于沉寂,但他们从此不再不把小小的我放在眼里。

   这是属于我的记忆的碎片。我记得那也是一座老院子,保姆家的院子,住着几十家革命群众。只是那院子被革命的浴火洗礼之后,像这样精美的木雕一样的细节早就模糊隐去,我们从来都没有认真地发现和注目过。回想在那些岁月里,它们曾是多么地寂寞。

 

[原创]记忆的碎片 - 荫子 - 倾听夜色

  

   这只鸽子是我发现的,虽然在屋檐下那么不起眼,但我感觉到他的眼神。他仿佛是这些寒冷里唯一的温暖。就像我对北方的感觉。我只在91年去过一次北京,我对我哥说,我不喜欢那里,很偏执的感觉。我哥特理解我的样子,还配合着我描述出对北京直接感官的形容词:城市里的沙漠。我说对,就是这感觉。如果说有来自北方的暖意,那是史铁生带来的。如果此生我会再去一次北京,那我最想去看看的地方就是地坛,就是那个人曾长久呆在那里的地方。我想那样的地方一定会有像这样的一只鸽子。

   还有那个和我一样大的女孩(现在和我一样早就不是女孩了),我相信也应该记得这只鸽子。我早就记不住我25岁生日的时候在干什么了,但和我一样大的那个女孩却记得。那天有一个人离去,那天也是她的生日,一个改变了她一生命运的一天。她决定做一只自由飞翔的鸽子,于是她就带领了无数的鸽子(当然还有许多是菜鸽子)去争取自由。其实他们在天空飞翔的时候,我就在一个角落里静静地望着他们。我没有他们那么乐观,我清楚地知道结果,其实她也隐隐地知道。她不相信母亲会遗弃她,但我早就有体会和感受了。所以她注定轰轰烈烈,注定要消隐;而我注定默默无闻,苟延残喘着。我们是不同的两个人,但如果在史铁生的写作之夜里,我们就有可能是一个人。我慢慢地往前想,是在哪一个路口,我们错过,或是分道了。也许我只是把最真实的自己隐藏起来了。我们如果深刻地反省自己,就会发现,其实并不是东方红时空里的那些主创或编导人员经常口是心非,我们自己不也是吗?为了稻粱谋,要在这片林子里飞翔的鸟儿,怎么能不遵守飞行的规则?这是要生存不二的法则,谁能逃的脱。有许多的话,其实很想说,但却不能对你说,因为所有的话,你听到的同时,他们也听到了。于是,我只有笃信我们之间的默契,我相信我们彼此间要说的,我们都懂。也所以,我不太想参与那些讨论,那样会使我长久地陷于一种痛彻中,让我窒息。我太了解我的母亲了,所以我宁肯沉默。我相信我的心,这只鸽子明白。


 

[原创]记忆的碎片 - 荫子 - 倾听夜色

  

     如此精美的石雕,即使是腐败的证据,那也必须要承认比现世的腐败者有品位,有文化,有修养。大约造成这种差异的原因是喝墨水长大和喝白开水长大的区别吧。

 

[原创]记忆的碎片 - 荫子 - 倾听夜色

    

     这些软件是恢复的,大致有张冠李戴之嫌。不过这旅游开发不是学术研究,大可不必如此严密。或他们就咬定是原来屋里的物件,估计也没有人能说不是,就是少数几个如流云博士一般的好事者,在那里研讨论证一番,形不成什么大气候,不必担心可能翻云覆雨,所以就任其叨叨,置之不理便是。

 

[原创]记忆的碎片 - 荫子 - 倾听夜色

  

     但这些硬件却是千真万确,无容置疑的。这狮子也像是张着口的。王家屋脊上的砖雕望兽均为“开口兽”,而寻常商贾人家屋顶上皆为“闭口兽”,意为商业机密,不可泄露。这为官者当然自是不同,官家张口便说三道四,指点江山,那是本职工作。

 

[原创]记忆的碎片 - 荫子 - 倾听夜色

  
   几乎每家都有书院。这道书院的门尤其精致,预示读书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四根石条合成一副儒雅的门框,底部“寿石盘根”,顶端“喜上眉梢”,两旁是节节挺拔的篁竹,是希望孩子们要有竹子那种“未出土时先有节,及凌云处尚虚心”的品格。

 

[原创]记忆的碎片 - 荫子 - 倾听夜色

  

   可以说,在这些院子里,导致我很快迷失的原因,是所有的院子,结构完全相同,像走迷宫一样。但在模糊的环境中,一些细节会留下来。形成无数模糊的碎片。像这一片精致典雅的树叶,她分明是凝固的,但我又担心,如果有一阵风吹过来,她就会飘落下去。

 

[原创]记忆的碎片 - 荫子 - 倾听夜色

  

 

   多么精美的石雕,被爱不释手的人触摸出岁月的光亮。看到这样的地方,我总会很自然地坐在门槛上(革命胜利了,不怕说一个女人不能坐这样的门槛,革命就是好!)留一张影像。如果导游小姐在,关于这个石雕一定可以讲出一大篇故事。这个院里每个细节都有讲究和故事,听多了,我就糊涂了。总归是把风俗习惯、宗教信仰,以及美好祈愿,都寄托于这些吉祥物上。

 

[原创]记忆的碎片 - 荫子 - 倾听夜色

   

   这些覆满建筑的砖雕和木雕,不厌其烦地反复出现,似曾相识又却彼此陌生,是建筑之外的一种委婉的倾述,让这些冰冷的房子,生出些许暖意。在蓝天的映衬下,格外地美丽。



 

[原创]记忆的碎片 - 荫子 - 倾听夜色

  

    王家的另一个书院,不大,但却明朗开阔。和其他的院子比,这里教为朴素的装饰,是为了让孩子们心无旁骛,“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

  王家虽无鸿儒博学之士,只是农民起家,而后商,再为官。但王家崇尚文墨,历世不怠。众多的书院就是证明。这只猴子的石雕一边一尊,取意“封侯挂印”,象征着官运亨通。在封建科举制度下,那时的人们明白,要想致富,读书是出路;今天则不同,要想致富,当官是出路。

 

[原创]记忆的碎片 - 荫子 - 倾听夜色

 
   从这深院高墙里仰望,天空变得高远起来。那些飞翔的鸟儿,变得像一群顿号那样渺小,如此大的天空,他们要怎样才能飞过?


 

[原创]记忆的碎片 - 荫子 - 倾听夜色

  

     柳枝悠扬的摆动,其实是彰显寒风的凛冽。而天是那样的蓝,云却是那样的含糊,我却是那样地冷。


 

[原创]记忆的碎片 - 荫子 - 倾听夜色

  

   看完高家崖院落部分,继续依山就势往前,是另一座城堡红门堡。我实在惊诧于王家大院规模之巨大,但还是有更多的意想不到。这片浩大的建筑群是一个家族用岁月和时间积累起来的。从康熙开始,历经雍正乾隆嘉庆陆续建成。拥有 “五巷”、“五堡”(“龙”、“凤”、“龟”、“麟”、“虎”)、“五祠堂”。现开放的红门堡(龙)、高家崖(凤)、崇宁堡(虎)三大建筑群和王氏宗祠等,共有大小院落两百多座,房屋两千多间,面积8万平方米。

   高家崖和红门堡东西对峙,一桥相连,红门堡是当年王家长辈世代居住的地方


 

[原创]记忆的碎片 - 荫子 - 倾听夜色

 

 

   红门堡建于乾隆四年(1739年) 至乾隆五十八年(1793年),大小院落88座,房屋776间,总面积25000平方米。其总体布局,隐显“王”字,又附会龙的造型。



 

[原创]记忆的碎片 - 荫子 - 倾听夜色

  

   依然是相同结构的院落,但每院的窗户都不一样。记得书院里的窗户,那些窗格的分布,就像叠在书架上的一本本厚书,而这些长辈的住处,构图显得朴实、简洁、大方。


  

[原创]记忆的碎片 - 荫子 - 倾听夜色

 

  

   不记得走了多少这样相似的巷子,拐进了多少这样的圆门,它们的区别大约就是那些扁额和题字的不同,砖雕、石雕和木雕的装饰图案不同。

   王家大院的楹联匾额,总是卓尔不群,启人联想。在整个大院里,凡堂必有楹联,凡门户必有匾额。无一雷同,字数寥寥,意境悠远。

[原创]记忆的碎片 - 荫子 - 倾听夜色

 

 
   这一条条排列整齐的巷子,拼成一个王字。巷子里依然是一个院落紧挨一个院落,毫不倦怠。倦怠的只是我的脚步,还有略有恍惚和迷惘的眼神。

[原创]记忆的碎片 - 荫子 - 倾听夜色

 
   一个很大的花园。一点不意外它有这么一个雅致诗意的名字,反而觉得是理所当然的事。


 

[原创]记忆的碎片 - 荫子 - 倾听夜色

  

   花园里有石阶,可以直接上到城墙上,俯瞰这些院落。堡内院落或阔大,或小巧,门径曲回地挨在一起。中间干道是王子的那一竖,东西横穿的三条巷道是王字的那三横,而整座围墙护院,则是一条巨龙环绕四周。与另一边的那条凤(高家崖)遥遥相对。绵延着呼之欲出的“王”气。


        

[原创]记忆的碎片 - 荫子 - 倾听夜色

 

 

   横穿的巷道。这望过去的感觉还真像是在皇宫里。这一族的几百年的兴盛,大约在当时的确形同山西的土皇帝吧。

 

[原创]记忆的碎片 - 荫子 - 倾听夜色

  

     记忆中这也是一个书院,左右对称,中规中矩的门洞,院里没有树,但有摆放的也是左右对称的两盆小树景,就感觉周遭不那么萧瑟和寒冷了。


[原创]记忆的碎片 - 荫子 - 倾听夜色

     

   这道门据说当年是红色,但有人举报到朝廷,才赶紧改为绿色,而把堡门改为红色,所以后来这些建筑群就称为“红门堡”。


 

[原创]记忆的碎片 - 荫子 - 倾听夜色

  

      这盆摆放的植物,让这个院子深动起来,灵秀无比。(但拍摄时后面站了两个人,很煞风景,为了P掉,翔哥耗时尽200分钟才完成,但细心看就会发现瑕疵,右边那根黑色的柱子在中段缺了一块,叶子将其模糊着。)


 

[原创]记忆的碎片 - 荫子 - 倾听夜色

 

  

   王氏家族从十八世以后(清道光年间)逐渐衰败,其外因是社会政治经济的动荡,其内因则是富贵带来的负效应,一代一代日趋奢靡,尽弃先祖勤俭之风。他们发现可以用钱捐官,就荒于学,而醉瘾鸦片就疏于耕。终致秋风扫落叶,家业散尽。只能居家南迁,流落他乡。

  1950年土地改革后,王家大院已属于贫下中农所有。贫下中农居住期间,所幸许多主体建筑未遭破坏,且大部分还保持了原有风貌。
 



[原创]记忆的碎片 - 荫子 - 倾听夜色

 

  

    主屋楼上的祭祖堂,基本都是这个结构。现已无祖可祭,在王氏宗祠部分开辟成摄影作品陈列室。

 

[原创]记忆的碎片 - 荫子 - 倾听夜色

 

  

   从这里看下去的那些院子,几乎每一个都一样。回来发现有很多拍下去的片子,早已分不清哪一张是哪一个院子。


 

[原创]记忆的碎片 - 荫子 - 倾听夜色

 

 

   在松竹院里设立的中华王氏博物馆,有助于来者更好地了解这个地方。

[原创]记忆的碎片 - 荫子 - 倾听夜色

 

 

  “直谏有道便列仙”,这半阙对联让人感受到当事人一种开明或是大义凛然的正气。但最重要的,不光有这样的直谏者,更重要的是要有能接受这样直谏者的当政者,能纳谏的胸襟,才是真正的开明、开阔。 


[原创]记忆的碎片 - 荫子 - 倾听夜色

 

  

    这是并列一排的四个灵巧秀美的王家后花园。和众多的住宅院相比,后花园不算很大,大约受地势的限制,所以尤显珍贵。

[原创]记忆的碎片 - 荫子 - 倾听夜色

 

  
   花园里也有秀气的假山水池,融合了南方园林的特点。旁边的龙背墙,显然也是属于南方。但后面招待朋友的客房,却依然是北方的窑洞。

    


[原创]记忆的碎片 - 荫子 - 倾听夜色

 

  
   四个并排的花园里面也有门各自相通。就是这些院门都关闭,里面的人一样可以在四个花园间彳亍、徘徊,遥想南方的春色。


 

[原创]记忆的碎片 - 荫子 - 倾听夜色

  

    花园里的树很精贵,是这些房子最好的点缀。有些院子关闭着,我觉得如果不是这样,那就会更累,更疲惫,更寒冷。到下午风吹得更大了,站在城墙上几乎被吹化的感觉,而且躲无可躲。知道离开,回到车上,才慢慢回暖。

   据说,现在向游人开放的红门堡、高家崖堡及王氏宗祠三组建筑群,尚不足王家大院总占地面积的四分之一。


 

 

[原创]记忆的碎片 - 荫子 - 倾听夜色

 

 

   这座院落也是大门紧闭,但院里有棵树。我不明白为什么那个女保洁工要用一根长长的竹竿,鞭打树上的叶子,让她们这样纷纷落地。后来明白她这样人为地加速她们的陨落,是为了节省明天甚至后天她打扫这片过道的过程,该三天落下的叶子一瞬间全落,这三天这块地都很清净,她省下的时间也许可以偷着织半身毛衣了。

   但看着这些落叶,我觉得痛。好像那些鞭子不是打在落叶上,而是抽在我的身上。是那种钻心地,说不出来的痛。赶在她用扫把把她们消灭之前,我把她们永远地留在这里。

 

 


当叶子离开树

就算风再

那些微微的沙砾

还是会落入眼里

 

我并没有哭

哪怕我张不开眼睛

也看不见你

 

天空还是很蓝

云似乎也很白,模糊的是我

是我或青或红

却还没有黄的面容

 

风在悄然中张狂

夜灯一点点闪烁

苍白的树叶

沉沦下去

迷途于长夜无尽的梦里

 

 

  评论这张
 
阅读(835)| 评论(16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