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倾听夜色

如果我们走失了,我会在原地等你...

 
 
 

日志

 
 

[原创]岁月深处旧时光  

2011-11-26 22:35:39|  分类: 如风(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路向北之十:

岁月深处旧时光

 

[原创]岁月深处旧时光 - 荫子 - 倾听夜色

 

 

 

   

   一觉醒来,脑海中模糊的不只是小酒店,还有许多漂浮的记忆也成了车马过后的烟尘。在这些烟尘中,昭化古城在模糊中若隐若现。那应该是10年前,带公公和婆婆在广元和剑阁剑门关一线走走看看。那时走在古镇上的公公还健步如飞(不像现在基本房门不出,举步迟缓。),老迈残破的是当时的古城,唯有几个老院子还无奈地沉寂在岁月的深处。

    这个曾经的三国古城,已经无法想象他曾经的马蹄,弥漫的硝烟。土夯城墙,竟然也将这弹丸之地,固为金汤。这古之“葭萌关”,四面环山,三面临水(地处白龙江、嘉陵江、清江三江交汇处),虽小,却地处秦蜀古道要冲。一关之守,就掌握了川北锁钥,全蜀咽喉。

   到今天,除了几截残留的土泥城墙,关不再是关,钥匙也已无用,因为锁早已丢失。而所谓的咽喉,也早已被割裂,这里成为一个被遗弃的角落。 

        

[原创]岁月深处旧时光 - 荫子 - 倾听夜色

 

   他重新的繁华,是近年来的事。与历史文化的复兴不太有关,与经济的发展繁荣密切相关。于是我们看到,如今打造的古镇,不是曾经模样,也不是最原本的模样。走在街上,像在影视城里,或其他打造出来类似的古镇上。除了原有的街名,其余都有整容或山寨、盗版的嫌疑。

   只有那些留下来的名字,还可以让人去猜想曾经的过往,和现在那些没有创意、乏味的名字不同。古时旧名,如要追溯,都有故事。比如入古城东门的“桔柏渡街”,是因东门外的嘉陵江边,有一个“桔柏渡”而得名。如果那时的行者,从江上渡船而来,走在瘦长的青石板路上,那随风飘舞的衣袂就是江湖风雨的味道。   

   而眼下这些大门敞开的店铺,不用你再去猜想那屋顶烟囱里的烟云,飘渺的是什么食物的迷香。家家忙碌的,都在瓦檐下的招贴布上写得清清楚楚。

      

[原创]岁月深处旧时光 - 荫子 - 倾听夜色

 

 

   街上也新复建了一座城隍庙(当然还有很多复建的历史遗留,比如:县衙、考棚、敬侯祠、龙门书院等)。古时,凡有城池者,必建城隍庙,管领阴间亡魂。原来的昭化城隍庙,毁于“文革”。从此,没有人再去关心那些被遗弃在荒野的亡魂。而十年浩劫里新添的亡魂不计其数,致使阴间日趋拥挤。

 

[原创]岁月深处旧时光 - 荫子 - 倾听夜色

  

   我的记忆里,这个古院子是唯一比较清晰的物证。记得10年前走进了这座几进深的院子,公公躺在院子里的老马架子上休息,抬头望去,房梁上也是挂满这样黄橙橙的玉米。

   这样的金黄,像一片抵御暗黑潮湿的温馨,随目光落于心的孤岸,升起浅浅的暖意。

 

[原创]岁月深处旧时光 - 荫子 - 倾听夜色

 
   这个古老的石雕柱基,沾满了岁月的尘埃。院子里的场景,好像比10年前更加残破衰败。我问院子里的一个老人,这是谁家的院子?他说不知道,这些住户都是解放后住进来的,至于革的谁家之命竟然已经无人知晓。

 

[原创]岁月深处旧时光 - 荫子 - 倾听夜色

 

  

   二楼上的护栏木雕看起来腐而不朽,但有一触动即碎裂的危险。她憔悴的身姿,还是展现着她年轻时华美灿烂的影子。


 

[原创]岁月深处旧时光 - 荫子 - 倾听夜色

 

  

   落地的花生。高高地悬在房梁上。他们黏在那些根茎上,像是还保留着泥土里的温度,不同的视觉和高度,带给他们关于这个世界全新的认知。他们重新了解别人,最后真正了解自己。


 

[原创]岁月深处旧时光 - 荫子 - 倾听夜色

 

  

   这口已封盖的明代八卦井古井,其实井水丰富。曾经滋养了这里一代又一代的古城居民。那石头上的凹糟,看的人都猜是做什么用的?我想是放钱币的吧(但不知为什么要放钱币)。后来一查,据说这井是古城内一位富人修建,他卖水时在石条上搁放铜钱,天长日久,就磨就而成两个深深的石窝。

 

[原创]岁月深处旧时光 - 荫子 - 倾听夜色

 
   在喧闹的背后,还是藏着清净。只有楼上这只倚栏远眺的狗。仔细看,他并不像在望什么,而是沉浸思索,在一种不想被别人打扰的回忆中。


 

 
 

[原创]岁月深处旧时光 - 荫子 - 倾听夜色

 
 

 

 

 

   始建于汉的昭化古城,包筑以石,有四道城门:东命“瞻凤”,西名“临清”,南名“临江”,北名“拱极”。四道城门各有其用:迎亲从东门入,紫气东来;官员出入走东、西,如日中天、顺应天意;嫁女出城走南门,富贵、祥和;出殡发丧走北门。。。

   在古城西门——临清门前,走出一队古装男女。一个一个站在城门前留影。有士兵、丫鬟、太太,还有皇帝,看谁谁不像。游戏人生而已。

   据说“临清”有两层意思,一是指面临一江清水,二是告戒到昭化任职的官员要两袖清风,清政廉洁。历史发展到今天,这“临清”的境界,不必当真,像那些拍照的一样,做做戏就可以了。 

  

[原创]岁月深处旧时光 - 荫子 - 倾听夜色

 

 

 

   辜家大院是一座遗留下来的古民居,现已改建为客栈。据说是被一个很有钱的煤老板买下,恢复修旧得别有雅致,成为古镇上少有的亮点之一。

 


[原创]岁月深处旧时光 - 荫子 - 倾听夜色

  

   院子里这幅镶在墙面的石雕画,我想应该是桃园三结义的故事(刘备、关羽和张飞)。那个摒弃身份、地位和出身,举酒结义,以天下为轻、义为重者的传说,发生在一个桃花盛开的季节。但桃林中的结盟,名为结义,实则还是为了他们天下社稷的理想。


 

[原创]岁月深处旧时光 - 荫子 - 倾听夜色

 
   门上精美的木雕。福禄寿喜,几千年的祈愿,早已定格在岁月深处的旧时光。而一直还在演绎的,是既不空前,也不会绝后的人间悲欢离合。。。


 

[原创]岁月深处旧时光 - 荫子 - 倾听夜色

 

   如果住在这样的院子里,也许还真有几分走进时光深处的恍惚,但那必须是像这样空无人迹的时间。当夜色来临,遥望天上的明月,也许会看到把酒的李白,或者是孤立秋风中的杜甫。。。

   太阳出来的时候,所有的幻觉都会消失。这里花虽未开,宾客已至。饮茶,说话,吃饭、打牌,高朋满座。


 

[原创]岁月深处旧时光 - 荫子 - 倾听夜色

 

  

   这近处清晰的,和不远处模糊的,都是岁月的碎片,是看得见、摸不着的时间。有一天,我们不在了,他们也许还在。但终有一天,他们也会慢慢消逝在岁月的尽头,只剩那条遥遥无期的时间之路。。。


 

[原创]岁月深处旧时光 - 荫子 - 倾听夜色

 

 

   走出古城门,就是这样一望无际的田野。我对翔哥说,你看这对母子多爱好,把他们的菜地弄得整齐漂亮。他竟不以为然,郑重其事地去问那个男子:师傅,在这田里弹墨是什么用处?那男子看他一眼,矜持地轻笑一下说:不为什么,就为种出的菜整齐好看。我也只能笑着轻摇一下头。其实对美的追求,没有界限,无处不在;而我们看待这个世界的眼神,不是只有功力实用一种。

   这一片田野,因为这个男子,他的一片地,成为我眼中的风景,永远地存留。当我们离开昭化,这一路向北的行走也就结束了。到家时,车上显示的公里数是2885,翔哥说如果不是因为高速塞车,我们提前出站绕近路回家,他估计应该刚好2888公里。他说要不我们再到街上绕一圈?我说那你先把我放回家,然后你一个人慢慢去绕吧。
 

 

[原创]岁月深处旧时光 - 荫子 - 倾听夜色

 
 

 

 

 

踪影



小巷,真的没有雨

那一巷江南的烟雨,我已经

小心地收起

 

伫立,等待

一场雨。屋檐下的守候

青鸟南飞的踪迹


一把油

沿着风的来路,带来

江南的柳丝,秋雨中的丁香

 

如果你没有来过

那我也不曾离去

 

  评论这张
 
阅读(722)| 评论(12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