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倾听夜色

如果我们走失了,我会在原地等你...

 
 
 

日志

 
 

【原创】树的记忆  

2010-06-22 06:15:03|  分类: 私语(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树的记忆 - 荫子 - 倾听夜色

     端午,哥哥从新疆回来,一家人再次团聚。我们三姊妹聊了很多童年的事,那些发生在院子里的事。而我没有告诉他们,我正是准备要一个人再次回去,寻找一些残存的记忆。。。

 

    记忆,在流年之中模糊,偶尔会在几句歌词里突然惊醒。如梦里的相逢,无可避免。

    记忆,是风景里最真实的底色,无需言说。我从最初的这里走出去,仿佛就是为了今天再走回来。而那本记忆的书,不知不觉中已被我翻过千遍,我稍稍驻足,想看清楚已经读到了哪一天。那一天,我是在怎样的阳光下,走过怎样的路口,想努力把未来幻想,把过去遗忘。。。

树的记忆 - 荫子 - 倾听夜色

     小时候觉得那条小街很长,现在再次站在这里,一眼望过去,就把东西街一眼望穿了。街面倒是宽了,但那些老房子都没有了踪影,所谓的新铺面却是凌乱不堪。我唯一寻找到的旧迹,是我的小学。这栋教学楼还在,虽然已经破败不堪,基本空置,为一个公司所拥有吧,两层楼仅12间教室,楼后面的教师办公室也像是变得更狭小了。我站在一间空教室里,很久,旁人无法体会我此时的心情。记得几日前我还梦见自己回到了这里,就像蝴蝶梦中最初的口白:在梦中,我又回到了曼德利。。。所有的一切都不在了,只有窗前的树还在,树干也许老了,但记忆的树叶依然新绿。。。

 

    那时候我自己并不知道,哪一天可以作为我人生的真正开始。我只是本能地跟着别人往前走。日复一日,又年复一年。那时候是用黑色的铅笔在白纸上涂鸦,简单生硬,没有意味深长地晕染,也没有暮色似的泼墨。但白纸的夜色中,月亮还是渐渐升起。那些铅笔字毫无意义,只有一些童话般的想象游离纸外,静默如一面湖水。多年以后,那些文字才复活,荡涤出一些细碎的波纹,而曾经的寂寂之夜,终于落幕。

树的记忆 - 荫子 - 倾听夜色

     这里就是老院子的旧址,早就改造成了老爸的单位。我努力地回想着他旧时的样子,很努力很努力,最后却还是无限地惆怅。。。

 

    总是希望一些人事会永远,但在翻云覆雨之后才发觉,我们都未曾见过永远。
    也许瞬间,即是永远。光亮永远存在于瞬间,而回忆,只有回忆,可以把这个瞬间无限地拉长。于是文字可以无止境地喋喋不休,生发出一段段悠远的时光,直到那个向晚的黄昏,树看到时间的文字暮色渐合。

树的记忆 - 荫子 - 倾听夜色

     只有这座一直是邮局的老房子还在。那时我每天都要步行走过这里去上中学,而后来高中时寄给同学朋友的每一封信都是从这里飞出去的。

 

    我选择用信和别人交谈,而这样的夜晚似乎可以不再苍白。交谈仿佛是为了让我们确信,我们都是时间的读者,天天、年年。而时间就像是轻烟,在我们驻守的窗前,闪眼而过。而窗外的风景,那些云,那些风,还有那些树,都像多米若骨牌似地坍塌,渐行渐远。。。

树的记忆 - 荫子 - 倾听夜色

     穿过邮局的十字路口,就是这条通往商业场的小街。街两旁的门面早已面目全非,只是小街还在,两旁遮天蔽日的梧桐树还在。在我关于过去的所有记忆里,都会有粗壮的梧桐。就是在这条街上,我经常会看到骑着单车,从我眼前一晃而过的老师,然后剩下的路途就会无比地甜蜜。那所有的梧桐树叶,都承载过我那些美好的记忆。。。

 

    街面是流动的,我的心却是静止的。静止在时光倒流的一个瞬间,思绪的马车,从眼前奔跑而过。曾经的风景还定格在原来的地方,而我,只是睡去了那么一小会儿。醒来时,那些以为淡忘的片段渐渐清晰,树的身影,仍在风中摇曳。

树的记忆 - 荫子 - 倾听夜色

     梧桐是那个年代这个城市里最普遍的树,也像是记忆里街面上唯一的树,他夏天的绿和秋天的黄都令我无比地眷恋。那时时常会冒出一个念头,如果自己可以爬到树上,在那些叶子下面藏起来就好了。但仅以树的高度,我却还是永远无法企及。。。

 

    树有时候只是淡淡的影子。清晨总是伴着迷雾,正午的阳光下简单透明,黄昏时有些晦暗的深邃,深夜里不为人知的颤栗。。。

    这样的思绪可以延伸到很远,延续到很老……我无法确定哪个瞬间的她最美,也许是看不见的黑夜里,让人无法逼视时,最美。

    关于树的回忆,可以成为毕生的眷恋,交集悲欢。。。

树的记忆 - 荫子 - 倾听夜色

     前面很快就是商业场,曾经的中学就在里面,但木楼早已不再,只有在旧址上后修的一栋楼,隔壁是原来成都很有名的大光明理发店,当然后来也冠以美琪集团了。这里积淀着我太多的记忆,始终难以消散。。。

 

    记忆更多时候更像是一匹脱缰野马,任意地去留、开合。像电影里的蒙太奇,自以为是的开始,没有预料的结束。而曾经之中,树的声音无处不在,像那些歌声,固执地呢喃。。。

树的记忆 - 荫子 - 倾听夜色

     穿过商业场,对门就是春熙路。那些年春熙路口有一座酷似《简爱》里桑菲尔德的欧式建筑,我们亲眼见到那楼被撤除,从此再无痕迹。这是春熙路旁边的科甲巷,我总喜欢到那家良木缘里去歇脚喝咖啡。

 

    走了那么远的路,最后还是要回来。但路上很累,所以需要歇歇。有时候我甚至已经忘记了我为什么要在路上如此辛苦地走,我只是记得我一路走过,一路看过的那些风景,我太贪恋这些了,以至于不记得想过要怎样的结局了。。。

树的记忆 - 荫子 - 倾听夜色

    找一个这样靠窗的位置,要一杯蓝山咖啡,望望窗外的树,然后翻翻书,或是发一阵呆,想想心事,然后再继续上路。

 

    想树的时候,我总会想另一个词:岸。我想这样的两种意象能不能重叠成一幅风景。树如果是中间的站牌,那岸会是终点的标志吗?那些站如果是伤心,那岸又会是什么?太阳酣睡的时候,月亮是一个还没长大的孩子,但我看到过这样的画面,太阳还没有落下去的时候,月亮已经升起来了。

    那是真的,在阿坝的草原上。。。

树的记忆 - 荫子 - 倾听夜色

     往东面一直走,没几步路就是这座图书馆。在曾经的岁月里,特别是刚参加工作后的那些年,我很多闲暇时间都是在这个楼里度过的。想想,已经很多年没有进去过了。

 

    开始的地方,往往也是结束。而充斥其间的,是永无止境地奔波流淌。文字的树生长,文字的花盛开,最后也应该会凋谢。纵然凋谢,曾经的盛开何尝不是一种补偿。

树的记忆 - 荫子 - 倾听夜色

     我一直走到了大慈寺。大慈寺古称“震旦第一丛林”,相传始建于隋朝,唐玄宗赐匾“敕建大圣慈寺”。唐代名僧玄奘曾在这里受戒。皈依。

 

    回归,也许是另一种期盼。皈依,也许才是绝对的安然。永远,树也不可能,永远是一个美丽的陷阱,让人绚丽迷乱。。。

树的记忆 - 荫子 - 倾听夜色

    前些年这里曾改成了博物馆,不过最后还是恢复成了寺庙。每天前来敬香的香客很多,基本都是老年人。

 

    是不是必须找一个心灵寄放的地点。房子搭在了船上,只有一生漂泊。心灵漂泊的人,只有在梦里才能安然地停靠。树该如何飞翔?怎样能抵抗大地的吸引和根的缠绕。痛苦着挣扎,仓皇着逃离,何处是归宿。

树的记忆 - 荫子 - 倾听夜色

    我特别喜欢大殿里的这些窗户,那些细密的图案,一丝丝地,像涓涓细流般吐露着一个个精致而美丽的故事。

 

    这些空旷的所在可以传递给我们些许虚空的关怀吗?也许我们和佛是走在两条平行的路上,我们都在远行,我们都是为了寻找。只是我叫树,而你叫风。

树的记忆 - 荫子 - 倾听夜色

     寺庙里,总是会有古老的银杏树相伴,有僧侣相伴。有洒下的阳光和阴影。

 

    这样的地方,我会看看,然后就是告别。平淡平静。时间的河无岸,只有最初和最后的两个点。浪花的故事千千万,只有一滴属于我。

树的记忆 - 荫子 - 倾听夜色

     那些袅袅的烟尘,似尘缘不散。。。

 

    我们的船,停在渡口。如水的念想,固执地流淌。回想那棵树,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都会有属于自己的阳光和阴影。时间的流逝,会带给我们不一样的风景,在每个寂静的夜晚,听飞笔走沙的风声。。。

树的记忆 - 荫子 - 倾听夜色

     一下午走了那么远的路,我老人家实在是累坏了。在酷热的阳光下歇歇脚,偶然地在这面玻窗前留下影子纪念。

 

    昨日,仿佛已凝固为传奇。我这样隔山隔水地远远打量,既美丽,又怅惘。。。

  评论这张
 
阅读(373)| 评论(5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