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倾听夜色

如果我们走失了,我会在原地等你...

 
 
 

日志

 
 

[原创]春天的梦境  

2010-04-11 09:49:18|  分类: 风声(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春天的梦境 - 荫子 - 倾听夜色

   

    这个春天于我,像梦一样匆匆。那些一拨一拨打开的花,也在那些梦里一晃而过。   

    这个春天,空气中一直弥漫着寒冷,还伴有沙尘暴的迷雾和大地上干旱的龟裂。

    这个春天,我依然故我地沉醉在那些梦境里。虽然也有惊悸,有痛苦,但却甘愿沉迷其中,纠结于那些神秘、奇异的另一种经历和体验。

    这个春天,我收获了一个巨大的梦境,这就是《哈扎尔辞典》。这个梦会陪伴着我一直做下去。

     “梦是魔鬼的花园,在这个世界上,所有的梦早已被梦过了。”当我读到这句话,有一种回到梦的故乡的感觉。而“阿捷赫”公主一出场,就把我迷惑住了。她名字的意思是哈扎尔人灵魂的四种状态,每夜她左右眼睑上都要由盲人书写上字母,谁见了就会死。她餐桌上总是摆着七种不同的盐(梦和盐是他们离不开的两样东西),据说她的脸也像盐一样有七种不同的容貌。她每天早晨都拿着镜子坐下来给自己画一张脸。还有一种说法,她每天早晨都换一副新的容貌,从不重复。(其实传说哈扎尔人都可以任意变换自己的容貌,而且可以随意和别人互换容貌身份和名字,然后继续生存下去。)
    她是永远不死的。只有红书提及她的死,因为“快镜”和“慢镜”,她在镜中见到了自己闭着的眼睛,生平第一次看到了写在眼睑上的致命的字母,她便在这两个瞬间之内立刻死去。她死于过去和未来的同时重击。。。

    这是一本奇异的书,哈扎尔是一个游牧民族,大约从七世纪到十世纪定居在黑海和里海之间的陆地上。有一天哈扎尔的可汗做了一个梦,于是让基督教、伊斯兰教和犹太教的代表人物来释梦,作为答谢,辩论胜利的那个教派将成为哈扎尔的新信仰。于是三大宗教教派以各自立场分别用红书、绿书和黄书来重构这件事。但最后哈扎尔改宗后,却突然消亡。
  当我从红书的辞条“阿捷赫”跳到绿书时,时间和一切都有了改变。但我基本漠视这些,而宁愿把她混为一谈。比如对她的身份,有说公主,也有说是可汗的妹妹,还有说是可汗的情人。
据绿书伊斯兰教的传说,阿捷赫以美艳著称……此外,她还作诗,不过有据可考确实出于她手笔的仅一句格言。这句格言为“两个‘是’之间的差别也许大于‘是’与‘非’之间的差别。”

    阿捷赫公主的捕梦者教派,她和这个教派的成员都有本领把信件、自己的和别人的思想,甚至物品输入他人的梦。阿捷赫公主能进入比她年轻一千岁的人的梦中。。。有一天,她把她寝宫的钥匙放进嘴里,侧耳倾听,隔了一会,她听见一阵乐声和一个年轻女子微弱的声音,那声音说了下面这番话:

  “在人的生活中,行为就像菜肴,思维和感情则像佐料。谁要是在甜樱桃上撒盐或者在奶油蛋糕上浇醋,那么这人就要倒霉了……”

    话音刚落,钥匙就从公主嘴中不翼而飞,据说,她懂得易物的法术。钥匙给了年轻女子正与之讲话的那个人,而作为交换,公主阿捷赫得到了这些话…… 
    而在黄书里,阿捷赫公主还相当智慧,当伊斯兰教恶魔惩罚她忘掉哈扎尔语和她写的诗篇时,她提前降旨征集会讲人语的鹦鹉,每只鹦鹉学一个辞条。在哈扎尔国改宗急速消亡后,阿捷赫便将所有学会哈扎尔语的鹦鹉放生。鹦鹉各奔东西,飞往黑海沿岸的一座座森林。它们在那里教其他鹦鹉这些诗,其他鹦鹉又教另一些鹦鹉,久而久之,只有鹦鹉知道这些诗,只有鹦鹉讲哈扎尔语。
    阿捷赫公主还有一首诗专门论及捕梦者教派:

    当黑夜让我们进入梦乡时,我们都变成了演员,我们在各不相同的舞台上扮演我们的角色。白天呢?白天,我们在真实的世界里学习我们的角色。有时,我们学得不好,不敢在舞台上亮相,但我们会躲在台词和脚步都比我们练得好的演员后面。
    而你,你来剧院不是为了扮演一个角色,而是来观看我们的演出。在我掌握了我的角色之际,仔细地看着我,因为在一个礼拜的七天里,没有人会显得更智慧和美丽!

 

[原创]春天的梦境 - 荫子 - 倾听夜色

     
    阿捷赫只是这部辞典里小小的一部分,而其余的每一处都令人着迷,沉醉。我开始对作者充满好奇,我有一种强烈的直觉:他一定也是一个爱做梦的人吧?于是我开始搜索,出来最多的却是他去年11月30日离世的消息,这无疑令人伤感。看到这张照片,很喜欢,觉得他是一个睿智风趣的老人。塞尔维亚于我是陌生的,除了对那几个从战火纷飞中走出的网球名将伊万、杨科和德约。

    米洛拉德·帕维奇1929年10月15日出生在贝尔格莱德一个显赫的文学艺术世家。其作品有《羊皮纸》、《月长石》、《铁幕》、《圣马克的马》、《青铜器》、《俄罗斯猎浪犬》、《贝尔格莱德故事新编》、《哈扎尔辞典》、《用茶水画成的风景画》、《灵魂的最后洗礼》等。1984年小说《哈扎尔辞典》被誉为“21世纪的第一部小说”。

  帕维奇认为,写作的灵感来自阅读,来自日常生活中的观察与积累。在那个电脑没有普及的年代,他的记事本总不离身,有时从睡梦中爬起来斜躺在床上记录着突然浮现在脑海中的故事。他以奇特怪异的笔法写下了许多情节错综复杂,亦真亦幻的故事。

  有人问帕维奇他的写作风格属于现实主义还是幻想主义,他说,各占一半,“只不过我做梦比别人更快而已”。

   果然如此,我印证了我的猜测。这是我最大的惊喜,他让我觉得我是一个正常的追梦人,而梦绝不是一种病。

[原创]春天的梦境 - 荫子 - 倾听夜色

   《哈扎尔辞典》的奇异之处还在于有阴阳两种版本,每一次都必须同时出版。编者说这两个版本的区别只有17行文字。我想也许就像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携手,又像是你和你的影子,或是肉身和伴随着的灵魂,总之是在无形之间维持着一种平衡。

  看这本书的体验本身,也像是经历一场梦境,而这些故事需要慢慢读,就会读出很多新鲜的,属于你自己的东西。我从不担心在阅读的过程中会找不到回来的路,就像我从不担心我会停在梦里,不愿醒来。我也不会去纠结三大教派的孰是孰非,这将是很愚蠢的想法。我以我的方式来赏读,获取我想获得的滋养。这是一个用有血有肉有灵魂的语言塑造出的故事,因而无论是故事还是语言本身都令我着迷。

    哈扎尔人能用其他材料造人,能让牡蛎在树上生长,能将情绪和心境铭刻在棍子上。他们通过空间而非时间来想象未来,他们以面包的着色来区别身份。。。这些所有的故事,因为虚幻的真实,抑或是真实的虚幻,让我确信,他们的存在和消亡,是一场由真实演化的梦境。

       但梦境也是存在的一种方式!

[原创]春天的梦境 - 荫子 - 倾听夜色

  评论这张
 
阅读(231)| 评论(3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