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倾听夜色

如果我们走失了,我会在原地等你...

 
 
 

日志

 
 

古镇最后的锅盔摊  

2009-07-20 23:51:53|  分类: 私语(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镇最后的锅盔摊 - 荫子 - 倾听夜色

      20多年前,小镇只有弯弯曲曲的一条街,起始和末端称为上场口和下场口,都有一根木杆拦住。那细细的街两边是木质的吊脚楼,缝双的日子就赶场,沿街为市,水泄不通。

    那时候我住在这个镇上第一栋楼房的一个小房间里,踏着楼板,从临街窗口望出去,街上所有店铺都尽收眼底,缝纫摊、补锅摊、烟叶摊、锅盔摊...

    那时候,除了米饭,我吃的最多的是三毛多钱一袋的方便面,直到把胃吃坏。而那几个摊子上几分钱一个的白面锅盔我并不十分青睐,那时没有肉锅盔,但即使吃,也是买多几分钱的红糖锅盔。

    后来认识了他,他说他最喜欢吃的东西就是糖油果子和白面锅盔。糖油果子那时已经没有固定的摊位了,那些人用一个竹圆簸挂在胸前,里面满着油果子,因为不常碰见,我们称之为敌情,敌情一出现当然不能错过。锅盔就要容易些,镇上有两三处固定的摊位,想吃并不难。跟着他试着吃吃,发现白面锅盔也并非真的寡淡无味,细嚼慢咽之后,慢慢品出回甜的香味。

    80年代末,镇上因为是否保留古建筑的问题发起了论战,当政的人分为激进和保守两派,激进的人主张就地折旧建新,保守派建议保留古建筑,另辟地方建新街。最后激进派胜出,一夜之间,那些沿街绵延不断的吊脚楼就不见了,古街也不见了。一段历史就此搁浅,断裂。只存在于一部故事片的背景和我们的记忆里。

    敌情再也没有出现过,而锅盔摊也只剩下一个,在光明理发店旁的街口。但打锅盔的已不是老大爷,而是一对年轻的夫妻。男的很帅,个子不高,女的反而很高,宽皮大脸,像个北方人。我们有了儿子的时候,她也抱着儿子。记得那天去买锅盔,却没有买到。摊子旁围了一大群人,都在议论,她的男人因为重感冒,到诊所去打青霉素,却不曾想就打没了。

    我想她可能不会再打锅盔了,为了孩子,也许会再嫁吧。但她却没有,那么多年过去了,还是打锅盔。白面锅盔的价格从几分涨到了现今的五毛,锅盔摊子也搬到了离中学不远的一条细巷子口,她比过去看上去身体更粗壮,脸上的暗红色的冻疮痕印夏天都不腿。她在摊子的上空撑了一把伞,不能遮风,也许可以避一些雨。

    现在吃锅盔的人好像也愈发少了,特别是白面锅盔不好卖似的,她加了肉锅盔。经常去买白面锅盔她都要现打,于是就需要等上一阵。看她打的锅盔也越来越薄,越来越小了,面也是黄黄的硬硬的。五毛钱眼下其实也算不贵,如果好一点其实贵一点也无妨,只怕是又不好卖了。

    昨天剩了卤肉,今天就又去买了白面锅盔。下着雨,我就摇下车窗,叫她把锅盔拿过来。回到家,发现锅盔实在是太瘦小了,脸色也黄着,而且两张脸皮粘在一起,我用大刀切成两半,再用小刀小心的把皮剥开,有一半基本失败,勉强把肉夹进去,感觉像三寨版,我自己夹了一个大头菜的,想到他吃着这个瘦的,一定又会怀念感叹那年月几分钱一个的美味的胖的白面锅盔。

    其实那年月的古镇早就不在了,那些古老的锅盔摊也永远不会回来了。就是这个瘦瘦的锅盔摊,也不知道还能撑多久 。 

  评论这张
 
阅读(160)| 评论(1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