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倾听夜色

如果我们走失了,我会在原地等你...

 
 
 

日志

 
 

[原创]车站、码头、一生...  

2009-12-27 19:14:55|  分类: 风声(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车站、码头、一生... - 荫子 - 倾听夜色

     那个叫美君,烫着短短时髦俏皮的卷发的24岁漂亮女子,在1949年1月离开淳安古城时,怀抱婴儿,仓促上路。临别前对母亲也是平常地一句:“很快回来啦”,她也没有多看古城两眼。因为她并不知道,她登上船后,就是一世的离别...

      读龙应台的《大江大海1949》,就如她说,是从文学而非历史的角度去解读。换言之只是从人的角度去关注反省曾经的那一段过往。一场战争过后,无论是战胜或战败的,都有人倒下,都有人流血。都是一个个身心俱伤孤零零的人,都是一部生离死别的牵肠故事...

   “所有的颠沛流离,最後都由大江走向大海;所有的生离死别,都发生在某一个车站、码头。上了船,就是一生。”      

    战争是政治的延续,也与经济密切相关。战争是一种尚不能完全消除的客观存在,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战争要真正消亡,除非政治斗争消亡。但我们可以回顾,反思。那些战争无论谁输谁赢,如何评价,被载入史册,那些战火中消失的生命,民众遭受的灾难,都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淡化。

    我憎恨战争。战争总是打着解放生命的旗号去践踏生命。生命是人类社会的最高价值,而在那些硝烟弥漫的战场,为了那无数个山头的占领,千千万万生命倒下去。战争结束,政治的双方有输有赢,而受害的永远是双方的人民。

    这本书龙应台用独特的视角,讲述了一群战败者的故事。从个人被迫离开故乡,到建设台湾,娓娓道来。在已经远离战火的今天,我们这些后来者有责任关注在这片土地上曾经发生过什么,然后思索、判断。

[原创]车站、码头、一生... - 荫子 - 倾听夜色

书里无数“无名者的记忆”的故事,揭示了历史真实的多样性,以及历史反思的多维视角的可能性。历史的真实不仅仅是胜利者和统治者的记忆和占领的“阵地”,还有活生生的另外一面。龙应台在她新书《大江大海1949》发表会上的以失败者的后代为荣,她认为,正是因为失败后迁台,才发展出温柔的力量。她说:“因为这些为国家牺牲的失败者退居到台湾来,我们60年来发展出另外一种价值观。这种价值观是远离1949年那种国家至上,集体至上,胜利至上的价值观,它逐渐发展成一种温柔的力量,文明的价值观。那是上一代辛苦培养出来的价值观。大概就是这种因失败而累积出来的温柔的力量,让台湾在天灾后可以重生;或许也是这种力量,让它出产的文化产品更吸引人,因为它有更大的调适与伸缩空间。”

[原创]车站、码头、一生... - 荫子 - 倾听夜色

    反思六十年前这场从大江走向大海的大迁徙,微弱的个体生命无法摆脱大历史的牵引。他们是战争的“失败者”?其实所有被历史践踏、污辱、伤害的人都是。战争没有真正的胜利者,再往后走,那貌似胜利的一方,那些应运而生的一场又一场的劫难,那些一个又一个被自己人打到的生命,难道不是一样让人心生感叹,反省思索吗?

     龙应台说“用最锐利的文笔,写出最谦卑温柔的心灵”,她希望这本书“下历史的功夫进去,乘着文学的翅膀出来”,能让那众多的亡魂,在这六十年后,在诗的意义上,入土为安。

    书里一共分8部73个故事,每个故事有一小标题,我觉得每一个故事都可以写成一首诗,写完了之后,沧海也就变成桑田了。就像她书里提到的这首管管的诗
                                  


  那里曾经一湖一湖的泥土
  你是指这一地一地的荷花
   现在又是一间一间的沼泽了
  你是指这一池一池的楼房
  是一池一池的楼房吗
     非也,却是一屋一屋的荷花了

  评论这张
 
阅读(317)| 评论(4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