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倾听夜色

如果我们走失了,我会在原地等你...

 
 
 

日志

 
 

别墅前生  

2008-07-11 13:05:54|  分类: 如风(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别墅前生

别墅前生

--大邑安仁镇的公馆群落

 

    一直以为,别墅生活方式是很多人向往的。那是与城市高楼世界大相径庭的一种温情、柔软的居家方式。花园里的藤编秋千架,郁郁葱葱的绿色植物,随处可拾的书籍……这也许就是别墅栖居的诗意。

Image

    成都现代的别墅兴起始于90年代初,以城南的锦绣花园为首,此后的清华坊,芙蓉古城,乃至金林半岛,风格也由最初的“欧风美雨”,转变为中西嫁接和更多的中式别墅。一座城市的建筑,总是承载着其历史和故事。如果去追溯成都的别墅史,就会发现,其痕迹始端于上个世纪之初的一批老公馆。成都居四川盆地中央,人们习惯于偏安一隅,休闲享乐。权贵,巨富纷纷修建堪称经典的“公馆”。“公馆”系高墙紧锁的封闭式院落,其在最大限度地实现居室的空间最大化以外,还吸取了诸多西方建筑元素,实现最大限度地艺术化。解放前成都的老公馆林立,解放后也存留一些(像我们小时候居住的院子就是一个老公馆)。但如今,这些公馆已在时光的浩劫中荡然无存,变成了一段历史尘埃,一段刻骨记忆。

Image

    (安仁镇上的袍哥茶楼)

    成都尚存的老别墅,除了“少城”内的宽窄巷子里还有一些外,已经数无可数。而另外一片被“尘封”了半个多世纪的“中国最大规模老公馆群”则悄然位于大邑安仁镇。提起安仁古镇,所有人都知道这里有一个闻名天下的刘文彩地主庄园,却少有人知道镇上留存的公馆群落。

Image

    安仁镇历史悠久,早在唐武德三年(公元620年)就建安仁县,据《太平寰宇记》载由“取仁者安仁之意”而得名,当时的县治就在今天的安仁镇,因古为“安仁”县治,故得名。直到元至元二十一年(公元1284年),安仁县建置撤销,其区域划归大邑县。解放前安仁有“三军九旅十八团”之称,相继涌现出了刘文辉、刘湘等军政要员,还有刘文彩等一批乡绅、富商豪门。时过境迁,百年后的今天,曾经的豪门已消失不见,这里也不再是“西南最繁华的小镇”、“内地商埠”、“西南‘外滩’”,剩下的,只有古镇那些建筑的宁静与居民的安详。

    安仁古镇现存的旧式街坊、公馆建筑多建于清末民初,尢以民国年间刘氏家族鼎盛时期的建筑最多,风格中西结合,庄重、典雅、大方、气派,号称“川西建筑文化精品”。

Image

(刘文彩地主庄园大门。图片来自网络,因为不去凑热闹)

    说到这些公馆,就不能不提“地主”刘文彩。刘氏庄园,始建于清末民初,占地面积6万余平方米,建筑面积2万余平方米。庄园由刘文渊、刘文昭、刘文成、刘文彩、刘文辉五弟兄的公馆和刘氏老宅组成。公馆分老公馆与新公馆两部分,老公馆始建于1932年,新公馆建于1942年,是刘文彩先后兼并32户农民的田地和住宅后陆续建成的。1958年,刘氏庄园被辟为"教育馆",60年代末在此处展出了大型泥塑群收租院。老公馆现名“大邑刘氏庄园博物馆”,新公馆现名“川西民俗博务馆”。

    据说刘文彩小时不喜读书,好赌。不足二十岁就“下海”,擅长“左右逢源”,故生意兴隆,堪称商界奇才。后与其弟军阀刘文辉合作,种鸦片、卖毒品、走私军火、滥设关卡瞎收费等,敛财不少。刘文彩结婚两次,纳妾三房。但待人厚道,常扶危济困,被称为“刘大善人”。晚年出资2.5亿元(折合当时200多万美圆),兴办当时全四川最好的文彩中学(现安仁中学),在施工期间,他每天亲自监督。建成后,他让出校产拥有权和使用权,还花重金聘请最好的老师来任教,减免贫困生的学费,且不干涉学校的教学活动。

Image

    1937年农历4月24日,已是52岁的刘文彩迎娶了他的最后一房小妾,25岁的五姨太王玉清。五姨太的身世很像苏童“妻妾成群”的四姨太颂莲,乡下小户人家的女子,能嫁到镇上大户人家,已实属不易。老夫少妻,婚后刘文彩对她十分宠爱,但她要在几房姨太太中周旋立足也破费心思。大太太吕氏在20年代病故,无后。二太太杨仲华育有四儿三女,地位显赫。三姨太林君如、四姨太梁惠琳互为表姐妹,与五姨太三人间争风吃醋,吵闹不休。但五姨太机敏乖巧,颇得刘文彩宠爱,直到解放时(1949年10月)刘病逝。这样的结果和颂莲还是有区别的。解放后,她又嫁了人,后来丈夫再次病逝,再后来,她就被政府记起,揪出来随时批斗。去年,93岁的她去世,身前她一直坚持每天早、晚都要给‘老头子’刘文彩烧两柱香。一直以来,政府乃至媒体都想从她口中听到对刘的仇恨,但她却顽冥不化,一直记着刘对她的好,觉得自己曾经很幸福。刘病重时,不止一次对她说:“我死后,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了!”话毕,他们相拥一起,泪水涟涟。这个女人就这样被彻底征服。

Image

    (刘文彩五姨太。图片来自网络)

    刘文彩可能不会预料到,他死后还会有如此大的知名度,会被人们不停地批斗、声讨。家里也彻底变了样,他放鸦片的仓库(两层,下面一层蓄水,上面一层放烟叶,保持水分)被构思为“水牢”,摆放瓷器和年货的储存间被构思为“刑具室”和“行刑室”,这些也许都是些荒唐事,但起码有两点他应该感到欣慰,一是他的故居因此而保留下来,二是他那个女人没有让他白宠白疼,虽然他的坟也被革了命,但他应该可以安息了。

    我们也该庆幸,不管是因为多么荒谬的原因,总之那片老公馆是留下了。而镇上的另外10多座公馆得以全面保留,据说也有其独特的原因。 

Image


   走进安仁古镇,街道古风犹存。仁和正街场口,是抗日将领刘湘的故居,装修富丽堂皇,给人庄严肃穆之感。安仁中学也古气仍在,依然是大邑的最高学府之一。

   树人街,公馆最集中的一条街,是当年安仁镇有权势人物的一条“官街”,也是公馆最集中的一条街。

   树人街(8家)

Image

    1、刘元公馆:起义将领刘元的故居。规模宏大,别具特色,公馆占地36亩,房屋面积3万多平方米,院内共有房间288间,全是纯木结构,灰瓦、暗红色的房柱及青色的墙壁,尽显气势,其中西合璧的建筑风格和一些现代装饰材料的应用,使这座公馆流淌着当年建筑别样、时尚元的素。

Image

特别喜欢中间的那个大天井,静静地坐在石凳上,一些都柔和、安静下来。许多影视片都曾在这里拍摄,如《家、春、秋》、《芙蓉花开》等。

Image

    2、刘元琥公馆:主人刘元琥(1923—)刘元二弟,解放前曾任西康省高等法院书记官、雅安法院法官,1949年随刘文辉将军在雅安起义。现退休寓居成都。该公馆以灰色调为主,现已开设前院为茶园,异常清净。院内绿树映衬,令人赏心悦目。

Image

    3、陈月生公馆:占地面积3875平方米。几年前进去过,以绿色调为主。现在不让参观,原因是已打造成高档休闲场所,据说一人住一夜的消费标准是1、8万元。镇上的人告诉我们,去住的人绝不会自己出钱,出钱的人也决不会自己去住。

    4、杨孟高公馆:主人杨孟高(1897—1960),刘文彩总管家。由刘文彩出资修建,位于安仁镇树人街,占地面积2301平方米。现暂未开放。

    5、高明轩公馆:占地面积591平方米。现暂未开放。

    6、刘元汤公馆:占地面积480平方米。现暂未开放。

Image

    7、刘体中公馆:主人刘体中(1911—1961),安仁镇民安村人,解放前曾任国民革命军二十四军137师团长,1949年随刘文辉将军起义。占地面积1440平方米。现暂未开放。

    8、郑子权公馆:占地面积800平方米。现暂未开放。

    天福街(3家)

    1、刘体仁公馆:刘体仁(1887—1947),曾任自贡盐场知事。占地面积800余平方米。现暂未开放。

    2、廖玉廷公馆:紧邻刘体仁公馆,占地面积700余平方米。现暂未开放。

    3、报本祠:总占地面积1251平方米,共有29间房屋。现暂未开放。

  维星街(2家):

    1、乐自能公馆:主人乐自能(?—1947),安仁镇人,刘湘表弟,地方绅士。占地面积1708平方米,房屋32间。现暂未开放。

    2、乐述言公馆:主人乐述言(1905—1964),安仁镇人,乐自能大哥,刘湘表弟。占地面积881平方米。现暂未开放。

  迎宾路(1家)

Image

    张旭初公馆:占地面积1193平方米,房屋29间……现暂未开放。但我们看到此处并未像其他公馆那样上锁,所以试着敲敲门,结果,真有一位大爷把门打开了,他说他姓刘,在这里守院子。我们一边拍照,一边和刘大爷聊天,我问他为何镇上的14家公馆能保存至今,而没有被革掉命?大爷笑笑说,那是因为都被部队接管了,而不属地方政府管辖。原来如此,命也有革不到的地方。所幸啊!

Image

    设想每个老公馆背后,都一定藏着数不清的神秘故事,令人猜测和探究。当年,这些老公馆的建造,使安仁镇空前繁荣,街上商铺林立,每天上午下午两道场。镇上专门驻扎了一个连的军队维护治安。街上的老星廷戏院热闹非凡。军阀显贵们的夫人、姨太太们纷纷亮相,街上吉普车、小轿车来往不断。安仁中学也人气旺盛,乐山、眉山等附近地方的大富人家都将孩子送到这里读书,每个星期都是汽车接送。而今,能让人相信、回味这一切的,也就是这些尚存的公馆了。

    许多公馆是当年设计桑园机场和华西坝的外国设计师设计的,它们记录着中国百年历史的变幻痕迹,宛如一块遗留下来的活化石。如今,建川集团已是它们的新主人,樊建川称计划用十年时间来打造安仁镇。现在的古镇,虽有人造访,但尚属清净,这是我喜欢的(所以近期已两度造访),但是他们不满意的。

    现在,公馆的名气暂时还敌不过他收藏在建川博物馆的那头“猪坚强”,一切只有慢慢来了。

Image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