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倾听夜色

如果我们走失了,我会在原地等你...

 
 
 

日志

 
 

回家  

2008-05-05 00:04:32|  分类: 如风(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家

 回家
--城厢古镇


    城厢是妈妈的老家,还是很小的时候去过,哥哥姐姐从小跟着婆婆爷爷在这里长大,而我只是去玩。这些年一直想回去看看,五一节时终于去了,心想也不知变成什么样子了。

 

Image


    记忆中的小镇已模糊,印象特别深的是那些巷子。穿出细窄的巷子,就是护城河。婆婆住的那条巷子很安静,院外有一口井,但大家还是习惯把衣服拿到河边洗。那天天都快黑了,爷爷还没有看到我回家,他就慢慢地走到河边来看我,结果发现巷子中间站着一条大狗,挡住了去路。在那个黄昏之前,我不怕狗,我相信它们不会咬我,但那天却很异常,衣服其实早就洗好,但刚直起身,就发现了横在路上的狗,看到我就很凶恶地叫,我走一步,它就逼近一步。我停住,它也停住,于是,双方就僵持在那里,直到爷爷过来。爷爷有些生气,说你快过来啊,我想有爷爷在,它一定不敢咬我,于是就拔腿向爷爷跑去,可是它也飞快地追过来,在爷爷的眼皮底下,往我小腿上狠狠地咬了一口。从此,我不怕狗的神话就破灭,至今我都怕狗,看到它们向我奔来,我就会不由自主地尖叫。

 

Image


    除了狗,古镇的一切都很美好。婆婆会在每天睡觉前背着爷爷偷偷地给我一块姜糖,爷爷会用小刀给我做竹飞机,看着它们在手里旋转着上升,很开心。爷爷后来去世,婆婆住到舅舅家,我也再没有回去过。

Image


    城厢的存在,已有1400多年的历史。从宋时为金堂县治所,现为成都市青白江区下属的一个镇。过去古镇有四个城门,外有护城河。镇上有始建于嘉祐2年(1057年)的文庙,还有建于清嘉庆9年(1804)的武庙,东街上有名的绣川书院是原金堂县修建最早、规模最大、藏书最多、声誉最高的书院。古镇文气充沛,在此走出的名人不少,古时的理学家谢湜、文史学家张晋生……近现代史上有辛亥革命功臣彭家珍、哲学家贺麟、植物学家何铸、闻名作家流沙河等。镇上家家都要送孩子去读书,即便贫穷。但是妈妈却未能完成其学业,因为婆婆爷爷本是靠纺线为生,后来被划为小手工业者,属于不好的成分,生计断了,作为长女的妈妈只好辍学工作,挣钱养家和供舅舅小姨读书,舅舅后来也去拉板车。再后来妈妈到了成都,但也一直因为成分问题未能入党提干,到退休都只能拿很低的工资。这是妈妈心里永远的心结,为此她很长的时间里都记恨着婆婆。

 

Image


    妈妈记忆里的故乡更多是难言的痛感。古镇上有千年古刹寿福寺,暮鼓晨钟,香火旺盛。相距不到一华里西街上有“三清观”。这座始建于1612年的道观由当时城厢镇富豪出资修建,供俸着道家护法使者王灵官,同样香火顶盛。

Image

佛、道并存,相得益彰。而年轻的妈妈只知道这些传统的遗留,是当时要被去除,打倒的。所以妈妈那时很革命,去参加工作队,晚上学文化,她努力想改变命运,但最终还是失落了。

Image


    妈妈也是很多年没有回去了,这里是她的伤心地,会有一种既爱且恨的感觉吧。其实古镇的绝大部分已不复存在,文庙和武庙已改成粮站和中学,东街仅存绣川书院,唯存西街的那一段古街。

Image

西街上坐北朝南的清代建筑老县衙还在,漆黑的大门仍为清时衙门,新中国成立后,金堂县政府迁走,这里改建成为城厢幼儿园,现已人去楼空。

 

Image


    古街还留有一些旧时的影子,但却是陌生的熟悉,东门上有彭家珍烈士纪念公园,西街中段有清代客家风格的陈氏祠堂,建筑精制,现在已成了休闲喝茶的场所,

Image

西街口的三清观正在全面的修复中,一个道士告诉我们修复工作进行到现在已耗资80万元,而要全面修复还需二年时间,所有资金都是道观自筹。当地政府也在这几年提出保留古迹,没有毁损的全面保留,毁损了一半的,就保留另一半。规划了以绣川书院、武庙、明教寺、家珍公园、家珍纪念馆、寿佛寺、三清观为主要景点的核心旅游圈,渴望以古镇旅游带动当地的经济发展。

Image


    城厢地势平坦,属浅丘地貌,毗河、绣川河、茅家河蜿蜒而过。这里虽离成都很近,但经济发展并不迅速。但当地人心性平和,文化茶园、川剧玩友会、比比皆是,乐在其中。节假日更有很多传统的节目和纪念活动。

 

Image


    流沙河老人的老院还在,但我却没有找到婆婆住过的那条巷子。绣川书院的考棚在1964年被拆除,改作城厢中学操场,但现在最好的学校已不在这里。书院“博学多能养成佳士,依仁游艺勉作通儒”横批为“人文蔚起”的楹联还在,只是有些缥缈了。

 

Image


    别人总问荫子为什么总那么喜欢古镇,我说是因为我从小就在那样的环境里长大,有一种割不断的联系。那时不叫古镇,现在稀少了,就作古了。再去看看,也许只是缅怀吧,因为一切毕竟都已过去。

Image


    清明前去给婆婆爷爷上坟,老妹又提到我被狗咬的事。我说那时也没有打狂犬疫苗一说,也还活过来了啊,不知是命硬还是那狗够清洁。我总觉得那狗不同寻常,是我人生里命定的一劫。教会我在发现世界的可怕之后,慢慢回味另一种美好!

 

  评论这张
 
阅读(174)| 评论(11)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