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倾听夜色

如果我们走失了,我会在原地等你...

 
 
 

日志

 
 

尧坝古镇印象  

2008-04-08 13:29:58|  分类: 如风(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尧坝古镇印象

最婉转的词--油纸伞
   尧坝古镇印象


    那是一个我很喜欢的地方。古镇静静地泊在那里,一如既往地小巧、温转、娴静。但它的被知名,却是因为一部电影。

 

Image


    很早,一个记者朋友给我介绍尧坝古镇,但直到几年前看《大鸿米店》时,才从镜头中真正感知。电影拍摄于1995年,那时的尧坝很清寂。到了今天,古镇依然静谧,这是我喜欢那里的一个重要原因。

Image


    影片改编自苏童小说《米》,一路揭示着人性。一个质朴的农民五龙,在社会背景和生活的压迫下质变,异化为他先前的对立面。仇恨使他人性泯灭,他为白色的米(生计)而来,最终灵魂却葬于黑色的米中。

Image

食和性是人的天性,却也可以是欲望的恶源。电影使人很压抑,但我始终坚信,在我们真实的生活中,善的光芒可以驱散恶的阴霾。

Image


    这部电影里的人都毁灭了,但尧坝还在,大鸿米店也永远地留了下来。和电影的残酷相左,古镇是温和的,秀美却不张扬。和其他古镇不同,尧坝并不临水,它宁静平和地躺在山坳的皱褶处.却曾是盛极一时的旱场(不临水的商品集散地)。

 

Image


它位于泸州、合江、赤水交界的三角地带,在北宋黄佑年间便是川黔交通要道上的驿站,有“川黔走廊”之称。历年来各种商贩云集于此,货来人往,繁荣兴旺中成就了许多的传奇。几番人事轮回后,现在的尧坝古镇洗净繁华,归于平淡,仅仅只是一般的小乡场而已。

Image


    但那些曾经的岁月痕迹还在。尧坝古镇老街的进口处,是一座牌坊,上面两面分别有“进士坊”和“营守府第”字样。

Image

嘉庆七年(1803年),27岁的李跃龙中武进士,被皇帝嘉奖而御赐建进士牌坊。此牌坊成为他,也成为古镇永远的荣耀。他此后就在老街中间修建了古镇上最高的民居李家四合院(现在的大鸿米店)。家境也渐盛,当时有“周半场、李半场”之说法,是讲周其宾绅士占尧坝镇北之大,武状元李跃龙进士拥镇南之盛。

Image

除去这些显赫一时的人物,古街长2华里间还有许多的故事。进牌坊右边第一家即为我国著名美学大师王朝文先生的故居“添寿堂”。街左边有当年瘾君子们的消遥之地“神仙洞”。

Image

还有导演凌子风故居、作家李子英故居等。

Image

老街中间建于明代(1573年)的东岳寺特别突出,绛红色的庙墙,逐级攀升的庙堂,意味深长。

Image


(寺里的戏楼完好无损,只有台栏上的戏剧故事人物渐显模糊。)

Image


街尾处是一株老榕树“娘亲古榕”,是一个母亲望子而亡后葬于树下长成的,枝繁叶茂,阴翳着整个古街。

Image

古街宽仅3米左右,青石很有规则,中间一条横石,两边各三条竖石,街沿也是三条竖石铺,中规中举,绝无例外。

Image

窄小的街面和街口的石级牌坊,将现代化的汽车挡在了外面,这也使尧坝老街逃过一些劫难,成为一个尚存的独立世界。

 

Image


    我喜欢老街的洁净、安闲自在,不管人多人少,都亦如此。几乎每一家住户都开着店:餐馆、干杂店、理发店、找扎店、茶铺、铁匠铺等等。

Image

每一家店铺檐前都是挂着竹篾编的凉棚,遮阳蔽雨。逢场天人气很旺,平时就很清淡,虽是小本生意,但店家仍然热情周到。

Image

街上的餐馆一般就是中午热闹,但当地的特色食品却不少,黄粑在糯米中加入了少量的肥肉,肥而不腻,味美爽滑,还有金凤凰鸡汤、红汤羊肉、腊肉豆花等美味,吃后回味无穷。很多小茶铺里都是老爷爷们在打纸牌、喝茶,悠然自得。老婆婆更多地在做家事或者和邻居聊天,晒太阳。小孩子们则三五成群地自顾玩着,无人打扰。
    从古街的中段开始,右边的地势比左边高很多,所以东岳寺和进士楼都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Image

庙宇在上有一种空灵神秘感,而进士府则是一种显赫的标志了。

Image

到今天,在其显赫的痕迹之外,更多地则是一种文化的漫射和优雅,外来人和当地的名流聚集与此品茗,

Image

闲聊之余去看看楼上的那些老屋和屋里是各式各样的旧式花板床和梳妆台,暂时沉浸在曾经的旧事中。

 

Image


    在这座名宅的隔壁,有一家油纸伞店,初看之时有些惊讶。总以为那是属于江南、属于江边、属于雨巷。但马上会意,这里不是江南、没有水边,但有古街,也时常有雨,所以也一定有着那油纸伞下,和丁香一样,结着惆怅的姑娘。这家店是仅存的祖传老店,一把伞从开始到做成共有100多道工序,所以,一把伞的价钱已卖到200元一把。

Image

屋外的平台是晒伞的地方,张大爷父女两人每日马不停蹄地做,已成一种习惯。

Image

伞的颜色很多,但我还是最喜欢红色,那些粉色、胭脂色、天蓝色看起来有些艳俗,而翠绿色又有一种枇杷巷里的风尘味,唯有红色,有种浓浓的情怀,却又不失其透明感和朦胧感。

Image

油纸伞使这座平实温馨的古镇优雅起来,有了许多的线索,让人去想象那些藏在人们心中的种种故事。
   我没有买伞,但其中的有一把,被我带走了。

Image

油纸伞 

三月的雨已过           
清泪还在红颊上逃散

远处小桥流水隐约依然
石板路上已无人守候那端

冰凉的身影
念着名字也再难取暖

看不见你的表情
一片鲜红刺痛双眼

伞下相思成灾
红尘之外尽处难

你没有来过
我不曾离去



Image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