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倾听夜色

如果我们走失了,我会在原地等你...

 
 
 

日志

 
 

凤凰庄  

2008-11-20 00:51:16|  分类: 如风(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凤凰庄

凤凰庄

 

   除了文庙之外,富顺的城边还保留了一座清代名宅凤凰庄。

    凤凰庄座落在沱江边,滔滔流水使房屋多了些许灵气。但这是旧时的事了,现在的老院子被围墙圈了起来,藏匿于一所职业中学内,让我们费了好一番周折才找到。如果从高处俯瞰这座院子,是密密实实的一大片青瓦。这座始建于清代嘉庆元年(公元1796年)的老院子,占地4500平方米,建筑面积3500平方米共38栋99间房,天井48个。被誉为富顺的“乔家大院”。

Image


    凤凰庄最初的主人为一姓邓的大商人。嘉庆初年,又被一正五品官员陈宏泽购得,并更名为“福源灏”(意为富贵源远流长之地)。后来又进行了2次扩建。再后来怎样不得而知,只查到这座院子到抗战时期已变成了当地的法院,解放前夕是国民党21军所属146师、147师的驻扎营地。解放后曾被政府、农民所用,然后是不同的学校迁入,现为四川省富顺县福源灏职业中学所用。2003年8月被确定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Image


    这座老院子在我眼里有些神秘。因为在学校内,没有把握能否能看到。门卫说必须要去问校长,于是我们准备去找校长。进门不远,就见右边一大片老房子,心想就是了。院子外面的小路,另一边是一个池塘。正好走来一位女老师,一打听,她说院子可以进去看,学生都已从里面搬了出来。她把我们带到院子门口,很好奇地问我怎么知道这个地方,我告诉她是朋友介绍的,也上过他们学校的网站查看。

Image


    作为曾经的学校用地,院墙上是宣传口号,一些门窗的色泽是现代的绿,但凤凰山庄大门的四块条石门框还是很有旧时的气韵。门上对联:“岸外大江潮看月到天星风来水面,门前群岫拱欣云飞南浦雨卷西山。”还依然清晰。  
    走进大门,就看见天井里那棵古老的银杏树,200多年过去了,她依然安静地站在这里,回忆、见证着这里历经沧桑的过往。

Image


    院子的结构很复杂,主要房屋四行七列,分前、正、左、右四个大院。有许多地方都上了锁,从门洞望进去就成了死院子。一些伴着雨水的潮湿陈腐的气息扑鼻而来,让人隐隐感受到一些说不清的故事。前厅大门也有门联:“文梓瑞芝秀挺嘉图;霞觳烟缬光照曲门。”让我们似乎看到了这里曾经的显赫、气派。主人荣归故里,随从跟班,前呼后拥,热闹非凡。光宗耀祖,四壁生辉。

Image


    那些房子用着教学后,我们已经分辨不出他们的功用了。其实本来正院是凤凰山庄的核心区域。有房屋59间,天井23个,房屋高大、装饰华丽,应是主人宅院。旁边配以客厅、书房、账房、大厨房、大餐厅等配套设施。正院两侧的院子布局自由,有大花厅和宅院。径小而幽。大花厅内分别曾建有男女客厅、男女戏楼。左院内男子休闲娱乐的场所名叫“林泉拱秀”;右院内女子赏花、品茶、聊天、抚琴的场所叫“荷花塘”。后院有花园、鱼池、有古树、天井,高高的硬山高帽墙与后山柏树林将其包裹起来,让后院与外界隔断了,隐蔽着、幽静着。

Image


    雨水沿着这些古老的屋檐向下滴落,幽静之中的一种述说。整个院子只有我们,倾听雨水中的过往。在这样破旧的院子里彳亍,会让你不由自主地去猜想一些旧事。翔说,这里的一切:神秘的老院子,破败的房屋,院外的池塘,还有学校学生,构成了一个恐怖故事的全部元素。我说你是蔡俊的恐怖悬疑小说看多了吧。不过看到这里一个叠一个的天井、院子,倒是令我想起了杨绛先生的一篇小说【鬼】。

Image


    大学刚毕业的青年胡彦去一户大户人家给少爷补习英语,他一个人住在宽大的外书房里,北窗外是一个极幽静的死院子,三面高墙,遍地青苔,成片的白海棠花满院蔓延,对面墙正中是两扇紧闭的黑大门。一天夜里,他真的遇见了“鬼”。他从北窗虚掩的窗缝里看到月光下一个浑身雪白,没头没脸的怪,飘到窗前变成了一个女人。那虚掩的窗咿呀一声自己开了,那怪跳上窗台,是一个像艳尸的少女,粉白的脸上两颊鲜红的胭脂,樱桃红唇,穿一身浅妃色钉黑花边袄裤,脚上一双白布底的绣花鞋。她轻盈地跳下窗台,他吓得大喝道:“谁?!”“不认得我吗?"细小得不像人声。一边说,一边要逃。他冲上去一把揪住。不揪时万事全休。这一揪,那手从澈骨冰冷变到温软,看她回眸一笑,只觉楚楚可怜,柔媚动人。他不由自主地像【聊斋】里的书生一样,把鬼拥入帐中。

Image


    当他天明醒来,枕上被里没有脂粉的余香,只隐约有草木的生腥味和刺鼻的凉气。北窗还虚掩着,大黑门也紧闭着,满地青苔湿润着,海棠带着水滴,是下过雨了。他在床前看到半幅花笺,上面淡墨写着两行细字:“西厢看月上,北窗待我来。”他忽然记起昨夜耳边听到的话,她说:“我是跟定你了。水里火里,我也跟着你。”“我马上再会来看你,等着我。”她还说:“我会墙里过来,谁也拦不住我。”他吓的用朱砂在那半幅花笺周围画了无数十字驱邪,然后自己赶快离开。他离开不到一年,就听说那家死了一口人,少爷怕鬼,全家搬走了。

Image


    但他可能永远都不知道,他以为的那个女鬼,不过是少爷的妾:贞。少爷结婚十年无后,于是才讨小,但少爷和少奶奶都不喜欢面黄肌瘦的贞。胡彦一来,贞就恋上了,她自觉他也是喜欢自己的,所以那夜贞姑娘对着镜子细细地抹粉,不留一点黄色,她觉得这样雪白的脸,才配得上那套浅妃色的衣服。她拿了一条被单,准备裹着过那窄墙缝,好不弄脏衣服。她像生了翅膀般飞到他的身旁。第一次和他相近,觉得陌生,并不是她闭眼常见的模样。她想逃,可是他认出她了。他确是看中她的!他显然就是睡梦里常来纠缠她的人。她觉得既彼此心照,就不需再说什么。但他后来睡的烂熟,她只能离开。再后来她知道他离开了,还痴想着他来接她,但最后她知道他不会回来了,还看见了那张他打了叉的花笺。这时她不得不承认,他其实是一个坏人。

Image


    接下来的事更让人出乎预料。太太和佣人发现贞姑娘有喜了,贞姑娘死的心都有了。但太太说要她好好活。于是瘦小的贞姑娘老穿宽大的衣服,而少奶奶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后来贞姑娘生病去乡下住了一阵,这时太太也给少爷生了一个儿子。但没过多久,少奶奶身上就患产褥热去世了,少爷觉得是家里有鬼,所以把房子卖了。
    贞姑娘做了孩子的姨娘,对孩子既疼又爱,少爷看在眼里,对太太说:“贞姑娘倒顶有良心。”太太说:“姨娘也是娘。”最后贞姑娘终于得到了少爷给她的一包化妆品和一笔家当。
    结局不是像颂莲那样的悲,反而是意外的喜。只是这结局来的并不是那么顺理成章的,而是因为一系列的意外。所以说不清谁是幸谁是不幸。
    这样的旧故事只能发生在这样的旧院子里。现在院子外面发生的会是另外的不同的故事,但那些悲和苦的感觉应该是一样的。

Image


    这个院子里曾经发生过怎样的故事,我们并不知道,只知道那些留下来的所有的旧物,他们自知,而我们只能猜想。我们绕到院子的后面,想找找还有没有门可以进那些没有去到的院子,但却进不去。院子里的人设置高墙,将自己紧锁其内,也许是他们自恃其高,也许是想寻求安全感而已。

Image


    和那个时代的众多建筑一样,这个院子庄重、对称。但在细部的结构上又有自由不对称的变化。其设计技巧很高,木作工艺也很精湛。更让人欣慰的是,他有幸存活了下来,虽然他已很老旧。
    行走于天井楼阁、池塘亭榭之间,感觉其根基和结构依然是稳固。当地政府已经制定出恢复打造的规划,相信不久之后,这座古老的院子就会以全新的面貌出现。让人们前来领略其存留的古风,探寻曾经的那些人和那些事淌过的痕迹!
  评论这张
 
阅读(243)| 评论(1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