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倾听夜色

如果我们走失了,我会在原地等你...

 
 
 

日志

 
 

色达  

2007-08-26 09:46:46|  分类: 如风(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色达

 

色达  2007年8月26日

 

    色达,藏语意为“金马”,因历史上曾在色塘境出土一马形金块得名。

色达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东北部,属典型川西地槽系巴颜喀拉山褶皱带,平均海拔多在4000米以上。日照充足,为高原季风性气候,年平均气温零下1度,长冬无夏。最高温度23.7℃,最低温度-36.6℃,去年持续进一个多月零下28度左右的低气温。地形地貌复杂,有着草原、湖泊、河流……

我们到达时已经是晚上9点过了,当地的朋友带我们去他们的金马草原上吃藏餐。大家挤在漂亮的帐棚里吃牛排,肉肠,烤土豆,酸奶,牛肉稀饭。每一样都很好吃,只是肚子有限。

晚上住在招待所里,所有人都没有睡好觉,除了老杨哥哥。这里海拔3900米,是全国仅低于石渠和理塘的第三高的县,而且纬度靠北,不长树,所以高原反应比较强烈。睡在床上,心里难受,头痛欲裂,时睡时醒。只闻老杨哥哥鼾声如雷,他竟无丝毫反应。

第二天早早起床,发现下起了雨,这是出来后的第一个阴雨天。大家正好休整一番,去街上找公共浴室。发现其主要的一条街叫金马,最好的宾馆叫金马,连浴室也叫金马。8块钱一个人洗得也蛮舒服

下午天又放晴了,按计划去了佛学院,还看了天葬。

 

喇荣寺五明佛学院

 

    距色达县城20余公里的喇荣沟里,在蔚蓝苍穹之下,山坡上数千间赫红色的木屋簇拥着几座金碧辉煌的大殿,这就是色达佛学院。该院是世界上最大的藏传佛学院。常住喇嘛一万多人。遇有佛事活动多时可达四万多人。调整清理以后,现在常驻喇嘛大慨在7、8千人左右。 

现在,色达佛学院仍然没有开放,禁止拍照,由国安局组织的工作组,在佛学院大门口设有关口,检查登记进入的车辆,照相机被禁止带入。天天都有工作组的人在佛学院到处巡查。由于朋友的庇护,我们才照了几张。

色达县藏传佛教寺庙比较集中,全部为红教,故有「色达山河一片红」的说法。 1987年班禅大师亲自致函色达县政府,批准正式在这里成立佛学院,并赐予了“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的校名,1993年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欣然挥毫为学院题写了汉文“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的门牌。

“坛城”在佛学院最高的山峰上,金碧辉煌。上面一层是转经的地方,我们去转了三圈。据说如果你有什么疾病,在这里转上一百圈就能够好;下面一层是转经筒,悠长的嘎吱嘎吱声经久不息。

 坛城是 1999年建成,供奉的是大威德金刚,密集金刚,时轮金刚等菩萨。在离坛城不远的山头插满了经幡,迎风颂经,遥相呼应。 

佛学院犹如一个独立的世界,有着自己的生存法则。每年考试两次,学院学制一般6年,特殊学科需要学习13年。每天早课,下午课,有时还有晚课。下雪天也不间断。以藏族学员为主,也有不少汉地显宗学生。佛学院戒律十分严格。成千上万的男女信徒将此生交付给这里的暮鼓晨钟,为了找寻灵魂的归宿。

 

天 葬
天国的召唤,灵魂的飞翔

 

在无极的金马草原上,佛学院旁边的天葬台,每天都会有一个个灵魂被超度,飞向天堂。
每天都有四面八方的人将自故去的亲人送往那里超度。天葬,是藏族人由来以久的习俗,也是藏族人超度亡灵的最佳选择。

朋友说天葬估计会中午1点左右开始,于是午饭后就赶了过去。车子开上了一个很高的陡坡,是直接在草地上开,老杨哥哥的车一挡都奔不动了,只好停下。走过一个漫长山坡,眼前是一片开阔地,漫山的五色经幡迎风飞舞,黑压压一大片秃鹫整齐得停在山坡上,山凹里有一方小小的的平台,就是天葬台。旁边有一白塔。朋友说来者都要围塔转三圈,可得神灵保佑。我们一行人刚转完三圈,已有藏民抬着死者也来转塔了。心里有些发紧,赶快撤离,从天藏台前经过时,一股死亡的气息迎面而来,令我窒息,我快速奔跑,差一点就吐了出来。远远地退到坡上坐下,看几个死者从不同的方向抬来。有的已经在佛学院颂经超度过了,有的在此超度。几个身着红袍的喇嘛坐在草地上,旁边燃起了一堆桑烟。他们的诵经宛如歌唱,而冉冉的桑烟盖过了死亡,令人安宁。

今天一共有三个成人,一个婴孩。天葬师迟迟不来。等到2点半过,天葬师终于骑着摩托过来了,直接把车停在天葬台旁边的小房子前。他快速地进屋换了一身红袍就出来了,手里多了一把白晃晃的刀。他把刀又磨了磨,就去打开一个个裹着死者的布包裹、天葬师用刀割断绳索,把死者趴着放在石台上。然后迅速舞动大刀,把肉划破,再在手膀上取一块骨头,由亲属带回去,弄碎,和着糌粑丢到山坡上喂秃鹫。只一小会儿,天葬师就又把头皮割掉,然后把死者拖到天葬台上。很快地几个都弄好了。秃鹫早早地就排队下来了,但在天葬师没弄好之前下来的就要被打回去。天葬师将一块肉往空中一抛,就是信号,成群的秃鹫俯冲下去,眨眼工夫就把天葬台改成麻麻一片。吃饱了的,就顺路一摇一摆地退回山上,山上等待地又飞下一批。不一会儿,就只剩下一堆白骨。这时天葬师又套上一件绿色袍子,抡起铁锤飞快砸碎骨头,秃鹫们再一次扑过去。等它们呼啸着离开,天葬台上已干干净净了。
   一个个灵魂再天国的感召,神灵的超度下,飞升天堂。藏族人以为,肉体是灵魂的寄居所,灵魂走了,臭皮囊也就无用。不如让它喂食神鹰。肉体虽然死了,灵魂却让鹰托着也飞往天堂。

远远地,模糊地看了,心里有些好奇,又有些恐惧。不如说是感受了这一切。生死瞬间变得有些淡,有些远。

远处山坡上的马一直低着头静静地吃草,没有看这边一眼。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1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