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倾听夜色

如果我们走失了,我会在原地等你...

 
 
 

日志

 
 

婉儿  

2007-07-11 07:40:12|  分类: 私语(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婉儿   2007年7月11日

          婉儿

 

10多年过去了,我还是时常会想起婉儿。婉儿于我是一段特殊的记忆,始终无法忘怀。每次想起婉儿,那段日子就又出现眼前,宛如昨天。

   婉儿从小喜欢画画,高考时文化课没过关,没能考上美院。先到父亲工作的商场搞美工,做了几个月便不再去。父亲气得病倒,婉儿却很坚决,要继续报考美院。家里只有哥哥支持她,挪出不多工资的一部分给她。婉儿到浣花溪畔租了间农民的房子住。白天在家复习功课,星期天到公园画像挣一点钱。婉儿称她的小屋为“窝”,她把它布置得很独特:小床的两头放下,床铺在地下矮矮的。墙上是枯枝、蜡染、扎然的艺术品,整个房间很有情趣。婉儿有一小煤油炉,经常煮小菜汤面,猪油放在艺术陶罐里,简单又简单。太阳出来的时候,婉儿在院子扎染布,扎好了就在房东的大锅里煮,再在院里晒,村民们早已习惯。

那年冬天,一个朋友给我介绍了婉儿的“艺术洞穴”,我有幸第一次见到婉儿。我和朋友买了很多吃的,到时房东说婉儿不在,我们就坐在院子里静静地等。后来婉儿安静地出现,叫了一声荫荫儿,仿佛我们早就熟识。一进她的“窝”,我就被迷住了。画架上立了一张很大的婉儿自画像,坐在哪儿,长长的辫子,额前一排厚厚的刘海,那神情,宛如女作家萧红。婉儿独特的空间,无拘无束的生活方式都深深地吸引了我。从那时起,一到星期天我就和婉儿“厮守”一起,用我的海鸥照像机在乡间拍照,晚上整夜不睡地跟婉儿学冲洗。一点都不困不累。

春节的时候,我在婉儿那儿住了好多天。一天夜里,我们背起吉它到浣花溪畔唱了一整夜的歌,丝毫不觉冷。一时间过去变得有些模糊,而未来仍不清晰。婉儿的绝活是崔健的“一无所有”,这也正是她生活的写照。但在我眼里,婉儿的清贫都是脱俗的,我每次去都给婉儿“充充电”,那些东西,只有在婉儿的窝里吃才特别香。有时一起做清汤小面,外加香辣酱拌菠菜也特别可口。初几头里,出了新年的第一个太阳,我急急地催婉儿教我扎染布。亲眼看着那些白布随自己的意变成一幅幅画,那种感觉真是棒极了。春节假期结束时,我的小屋已彻底变了样,它和婉儿的窝似又不是,有了许多我自己的特色。很长一段时间,邻居4岁的小女孩总喜欢呆在我的小屋里,相信这里就是她梦开始的地方。

那年春天,婉儿和一群朋友到了我的“窝”,大家亲热地照像留念。和婉儿一起走在街上,她的装束引来了许多奇异的眼光,像看一个另类。在80年代末的街上穿行,婉儿就是一面独特的旗帜。婉儿就像一阵自由的风,想来她便来了,想去她就去了。

日子过得真快,夏天的时候,婉儿终于考上了美院。学费和路费成了婉儿头痛的事,好在朋友支助一些,哥哥给些,家里又借些,婉儿终于踏上北去的火车。

婉儿走后,我忍不住一个人又去了一次浣浣溪畔,婉儿的“窝”已不在,那些与婉儿一起的日子也不再。想起来就像是一场梦,那么不真实。如今婉儿走了,连梦也远了。

秋天里,传来不好的消息,婉儿去了。在一个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的夜里,一伙歹徒夜袭商店,用钝器击打婉儿的头部。她帮人看店,本为挣点学费,谁料会有这等飞来横祸。她的美梦一瞬间就被钝器击碎了。

没有恰当的语言能表述我的悲伤,只有眼泪悄然长流。婉儿就像秋天的落叶,被一阵风吹走了,彻底地,永远地走了。而那些和她青春与共的日子,如一段传奇封存于脑海。每当秋天的风卷起落叶,那些记忆都会在我斑驳的心中片片扫过。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11)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