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倾听夜色

如果我们走失了,我会在原地等你...

 
 
 

日志

 
 

《夜奔》:流淌一生的爱恋  

2007-06-27 14:23:54|  分类: 留白(影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夜奔》:流淌一生的爱恋   2007年6月27日

《夜奔》:流淌一生的爱恋
 

    《夜奔》是我始终无法忘怀的一部电影。

英儿是个从小痴迷"戏梦人生"的女孩子,她心性平和,总是安静地凝望着世界。荣庆班就驻扎在她家院子里,她因为爱戏而不自知地喜欢戏班头牌林冲,而未婚夫少东则更像是知己。

   徐少东自幼在美国学习大提琴,离家多年之后回国,准备与英儿成亲。英儿带他看昆曲《夜奔》,少东见到了林冲。受西方文化熏陶的他,对昆曲是陌生的,然而在那个瞬间,他看着林冲,不知道林冲在唱什么,却看到他眼中的迷离,听到他胸口那种抑郁和愤闷。从此,他的眼神就没有再移开。他从美国归乡,是想埋葬前生的乡愁,却不料遭遇了另一段未果的爱恋。

每个人的一生都无法预计。现实中,林冲并不是那个英姿勃发的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他只是一个戏子,在那张没有表情的脸上掩藏着悲哀。他没有家,没有姓名,不知从何而来,又去往何处。

英儿,使他和少东成为朋友。林冲第一次走出戏班以外的世界,在长城明亮、柔和的氛围中,他挥袖高唱"夜奔",这一刻的高唱,是艺术。晚上的篝火边,三个人的内心都是温润的。英儿坐在两人之间,就像最后少东给她安放墓碑的位置。
   
 少东和林冲在英儿的左右慢慢靠近。但林冲没有选择生活的权利。富家少爷黄子雷企图讨好并控制林冲,少东看不过眼终和黄发生冲突,林冲只能屈服于黄,少东愤然离去,荣庆班也迁出英儿家。英儿也隐隐感觉到什么,惆怅于现实与戏曲世界的割离。
    一日少东与林冲不期而遇,当晚两人因大雪被困
少东车里。彼此均为那一份未曾言喻的情谊所苦。林冲终于鼓起毕生的勇气,牵起少东的手,身体慢慢靠向少东。面对那渴望的眼神,少东冲出车门,再回头时,车里空荡荡,外面依然是满天雪花,少东没有去追,他以为林冲会回来,却不知,一个转身,既是生离,也是死别。

林冲因发现班主欺侮师弟,盛怒之下杀班主而逃亡。少东与林冲之间的交往也被渲染为丑闻,少东无奈告别英儿回到美国。
    二战结束后,英儿赴美找少东,谈起林冲下落。林冲逃亡后走投无路,黄子雷收留了他。日军侵华时,家道中落的黄患病,林冲在码头当苦力照顾他。黄子雷死后,林冲企图偷渡美国寻找少东,辗转漂泊两年后,病死于狱中。
    已是老人的少东独居纽约,但他心中始终流淌着那段发生在英儿、林冲和他三人之间永不能忘怀的情感
……

英儿是纯净的,心甘情愿地沉迷在台上虚构的世界里,那些故事里的人的悲喜和冷暖,都令她落泪。林冲就从戏里走进她的心里。而对现实中的少东,她反而有种平实感。随着三人关系的发展,英儿安静平和的凝望中隐含着悲凉和绝望。对她而言,最痛苦的不是自己的未婚夫爱上了自己喜欢的人,也不是自己喜欢的人爱上了自己的未婚夫,而是他们将自己蒙蔽疏离在那种奇妙的戏剧体验之外。英儿只能默默地去欣赏、去领会、去包容、去原谅。而她的那一份戏剧般的情愫,也就永远地凝固在无尽的时间里了。  

最无奈的是林冲。从他懂事时起,戏班就是他的世界。他的师傅应该是第一个近他身的人,他之所以接受,是因为他不得不接受。他的世界里没有女人,因他自己就是,所以他只会爱上一个引为知己的男子,而不是英儿那样善意的女孩。舞台上下的林冲有着相同的郁抑、悲愤和孤独。少东的出现,让他不由自主的隐隐看到一个能够让他此生安定停泊的避风港,可以让他走出那一生的黑夜,不再夜奔。但现实阻碍了他们,他可想而不可为。在那个大雪纷飞的冬夜,他和少东困在郊外没油的车子里,那一瞬间,林冲做出了一生的决定,他第一次鼓起勇气挑战他的命运,他不再管班主、黄老板,他勇敢地迎向少东。但少东的仓惶迟疑粉碎了他唯一的梦想。他不得不弃爱而继续夜奔。

戏里的林冲夜奔,是奔往梁山泊,而现实中的林冲,为了一种无可抑制的悲愤,逃向一个不可知的地方。而他终是逃无可逃,所以只有曲从于现实。黄死后,他为了那一生未得到的情愫,奔向太平洋彼岸,死在监狱中,却始终不知道少东的爱是不是给他的。

   少东的情感最复杂、矛盾。对林冲,少东开始是欣赏,他认为林是艺术家,而不是众人所称的戏子,所以尊重庇护他。这与他所受的西方教育相符,但是传统伦理又阻碍了他接受林冲的示意。那一夜,他那一瞬的转身和迟疑,铸就了他们擦身错过后的永恒错失。他为了一种不可言说的情愫,亦或是为了对英儿的责任和歉疚,最终逃避。

少东回到美国,其生命已在他转身离去时终结,戏台的帷幕已永远落下。少东依然拉着大提琴,但他的思绪却飘得很远,想着他在医院握住林冲的手,对着林冲说出他毕生期待的那句话。

少东背着大提琴从美国来,又背着琴回美国去,一生的时间就此流过,而那些漂浮的爱恋,尾随其间,连绵不断。影片结尾,幽怨的大提琴琴声中,是少东的道白:

  我感激我这一生,虽然它是那么遥远又漫长,我始终有你听我说话。我们的事,也只能对彼此说。所以,你明白我此刻的孤独,是吗?这个城市还在,我还在。有人走过我身边,问我这三块墓碑,我说,这里埋着一个是我妻子,一个是我爱人。我还是决定,把你摆在我们的中间。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