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倾听夜色

如果我们走失了,我会在原地等你...

 
 
 

日志

 
 

一个即将消失或被复制的古镇  

2007-05-27 09:02:05|  分类: 如风(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活在别处      2007年5月27日

 

一个即将消失或被复制的古镇



龚滩。

龚滩这块残存的历史碎片。她曾经隐藏在人们视线之外,远离尘世,所以幸存。那里的人们依山傍水,延续着古老、纯粹的生活方式,低调、淡泊。直到2000年,国际攀岩大赛在此地举行,人们才发现其真容。到2002年,龚滩游已炙热,老街被疏理,开发了乌江和阿蓬江,老百性有了盼头。岂料风云突变:因下游修筑彭水电站,龚滩古镇明年将被淹没。如此一来,水陆交通不便,游客骤减。男人只能外出打工。老街上的住户开始迁往新公路旁。只剩下老人和孩子的古镇,散漫平静,却涂抹着悲怆的色彩。


500年前的一场山崩,成就了龚滩的兴盛,500年后的一次淹没,将导致龚滩的绝灭。福是水,祸是水。因水起,因水落。历史的兴衰,化着宿命的轮回,注定要成为另一段历史。尽管所有望过去的眼神灌满了深情与不舍,也只能铭记这最后的诀别。


生活在别处  2007年5月27日

 

 

古镇龚滩似一粒弹丸傲岸于乌江绝壁上。据今已有1700多年历史,位列重庆市十大历史文化名镇之首。

龚滩三面靠山,一面临水。乌江水急,地势险要。古镇最早是冉姓土家族氏族首领的封地。龚滩置建于唐,知名于北宋,明代走向兴旺。

乌江航道是唯一的出入通道,水流湍急,龚滩一段更甚,曾称“龚湍”。明代万历元年(公元1573年),酉阳山洪暴发,堵塞河道,形成著名的“霸王滩”。古镇因此更名“龚滩”。乌江航道也更加险恶,人称“乌江滩连滩,十船九打翻”。古人无法,只能将货物从船上卸下,绕道古镇运到上游或下游再装船,称之“搬滩”。“搬滩”的人越来越多,街也越修越长,商贾、船工、盐夫云集,街上各类商号、盐行、客栈遍布,古镇成了“歇晌”的驿站,在明清留下许多辉煌繁华的痕迹。

清雍正十三年(公元1735)后,龚滩成为川湘黔三省边区商业贸易中心,货物年达“四至七万担”。至光绪三年,龚滩又设四川盐务总局。还整治乌江境内滩礁,开凿纤道。之后,远在陕西的商人张朋九闻风而来,在龚滩首设“西秦会馆”。

民国时期,码头常都有一两千人“捞货”(从事物姿交易)。当时的地图上,只见龚滩,不见县城酉阳。抗战时,此地集中了十余家大盐号和百余家商号,商贾、力夫、纤夫7000余人,走龚滩,出龙潭,下洞庭,及时将川盐运到华中前线,古镇盛极一时。

到上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乌江航道被彻底地整治,乱石被炸,船只通畅无阻,不再需要“搬滩”。还修建了绞滩站,结束了拉纤的历史。但和外界的来往仍靠唯一的水路,仅从涪陵到龚滩也要走六小时。如遇枯水期,许多航道受阻,交通更紧张。随着周边公路、铁路、航空的发展,古镇早已不是周遭的唯一通道,而还原成一处蔽塞的角落。曾经的喧嚣变成历史,古镇开始变得闭锁寂寥,只有那遗留下来的约三里长的古青石板路,150余堵封火墙,200多个四合院,50多座形态各异的土家吊脚楼还印证着曾经的铅华烟云。镇上的川祖庙、三教寺、文昌阁、一勾十八桥、吊脚碑、扦门口、宋代四方井、摩天石柱、还有文革时留下的遍布古街的革命标语,这些历史的痕迹在静谧中渲染着古老的传奇。

古镇是先人从险峻的山腰上辟出的一片平地。从地形条件看,他们最初的选择有些无奈,却因此就了一段历史。而她后来的衰落,和因衰落的幸存,都掩藏着一些说不清,道不明。万事自有它的定律,或兴、或衰,或喜、或悲,但绝不平淡。


生活在别处    2007年5月27日

 

                  二  

 

镇头那棵黄桷树,参天古老,流散江风中,漂述古镇的前世今生。

古镇已老旧,似美玉尘封。南宋吊脚楼,依山逶迤,就势而安。连绵青石板伴路脚下,从昨天走到今天。澄明通透乌江水,洗涤身心,哼唱最贴心的歌。青石板、吊脚楼、乌江水与龚滩人,浑然天成,相得益彰,缺一不可。

白天,古镇似一架坏掉的钟,静得定了格。游人稀少,门可罗雀,整街就几家饭馆、茶楼、客栈,两三家卖藤编小饰品、土特产的小摊。随意在街上静流慢淌,在你不经意的触摸间,她蛰伏于历史深处的意韵,就被撩拨出来。

镇上有一座阿弥陀佛桥,桥上雕有“阿弥陀佛”像。佛为众生祈福吉祥平安,风雨无阻。旧时给其烧香最多的是“背老二”和“纤夫”。地上的背夫被盐兜压着,累了就只能用随身的木棒杵着背兜歇歇脚,渐渐地,满街青石板上都留有无数“杵眼”。而水边的纤夫终年赤身在纤道上拉纤(衣服不经磨),喊着川江号子,吃不上一顿饱饭,穿不上新衣。冷不住了,就喝几口自酿的“苞谷烧”。他们如果有个三长两短,一家人的生计就无望了。现在不再有背夫,古镇上只剩下唯一的老纤夫,还在为游人唱拉纤歌。但古纤道最终将被淹没,不再是历史沧桑的具象。只有那些曾经的过往,会沉留心底。

西秦会馆是古镇上别样的建筑,独特、唯一。当地人称“红庙子”,由陕西盐商张朋九亲自监造,四周的院墙是陕甘红。一座北方庭院藏身南方木楼群,初看有点突兀。在朴素中彰显华丽,是一种对立,但也相互补充。张朋九在遥远异乡,打拼成为富甲一方的巨商。然而在龚滩商贸衰落之际,张朋九也只能弃楼走人,只留下他的名字和这座谁也拿不走的旧迹。如今会馆早已荒芜,院落衰败,楼台折落,立柱风蚀,雕画残模,殿内飘散着陈腐空气。四周烽火墙也化着残垣断壁,门上的横匾被“为人民服务”所覆盖,显贵的红漆已黯淡无光。但无论是昔日的气派,还是今时的沧桑,都令人感慨思索。

如今的古街上,多数人仍旧过着自己的平淡生活。少数人家就着自家铺面,一张三角幡,两盏红灯笼开起了客店,人称“千家居”。“田氏阁楼”、“杨家客栈”都晓有名气。“千家居”住宿费一天1020元,每家都有土家特色菜:风萝卜炖猪蹄、排骨干豇豆、酿海椒、炒腊肉、苞谷酒回锅肉、香菌圆子汤、野菜等。风味小吃也不错:米酒汤圆、米豆腐、绿豆粉和白糖胶,还有当地的苞谷酒。听老板娘一声吆喝,有一种回故乡的感觉。

冉家院子是古镇上的一个例外。这家院子保存最完好,四合天井、楼阁走廊、木雕窗花完好如初,其豪绅气派掩盖了岁月的痕迹。想是天成,也是人为。院子里道具颇多:祖传的家谱,古董,古磨盘,旧时的烟枪,木剑、蓑衣、斗笠、老式农具,旧衣杉等饰品,真假莫辨,供游人摄影留念。当然,他是要收费的,进院的游人一人五块钱,喝茶、照像免费。虽然这是古镇上唯一一处要付费的院子,但既然来了,大家都还是原意进去一睹芳容的。何况他家还是许多著名影视剧的拍摄地。

黑夜里的龚滩,家家门前的“檐灯”暖亮,反倒打破了白天的清寂。古时“檐灯”是为背夫设的。那时天黑得早,怕背夫看不见路,一个村妇用竹子套结一个方笼子,里面放一盏麻蕊灯,为背夫照亮。后来,家家户户都把灯挂在自个屋檐下,一照就照到今天。江风中,暗红的光从半透明的防风纸里倾出,柔润朦胧,青石板泛起清幽的光,心里飘升起一些别样的情致。过年了,外出打工的人回来,看到自家门前那盏檐灯,听到屋里妻儿的吼声,心才踏实起来。

当一代代人的青春从一盏盏檐灯上悄然流过,古镇不经意间已沧桑迟暮。杨家行“大业盐号”的老屋,曾被乌江洪水冲毁,后又重建。上世纪1969年,古镇遭过一次火灾,但龚滩临水,终无大碍。但古镇上的老人说:这次是逃不脱被淹的命了!那些吊脚楼、青石板路,连同1700多年的人事,都会被江水淹没,永远沉寂在江底。

因水而生的事真的也会因水而亡吗?

生活在别处    2007年5月27日

 

 三

 

古镇于我,是两段经历,一生的记忆。

几年前去时,许多人都还不认识她。今年再去,是为了和她最后告别。

生命在这里是另一种表现形式。那些沉淀着历史脉络的记忆片段,使她的价值不言而喻,她的日渐苍老更显其宝贵。文化需要呵护,才能完成其传承。而文化的丧失是文明的沦陷。古镇人有过喜,又经历了悲。他们用他们固有的方式对待生活,抗争之余,更多的时候只能承受。无数人为古镇的命运叹惋、心痛,震颤之余,是呼唤。土家族作家冉云飞几年前就行文呼吁,全国许多著名专家学者也群起荐言,无数群众挽留,更有大学生行文论证其利弊,希望古镇能善存。但这一切也许只是枉然。

千里乌江画廊盛满了悲鸣的江水,千年僰人悬棺安歇峭壁之上,战国“蛮王洞”也依然安睡在古镇对岸。而古镇此刻却悲壮地静谧,在生存或毁灭之间散发神秘。

据说,彭水电站建成后,龚滩古镇的局部精华将拆卸搬迁至现址下游1.5公里处的小银村白水洞。我相信,那个真真假假的新龚滩已不是现在的龚滩了,那该是另一番人事、另一段历史了。而旧有的古镇龚滩是唯一的,不可复制的。形尚可搬,而魂却会在搬动中消失。其积淀千年的历史感也将陨落。

想到时过境迁的变故,令人伤感。历史的沉浮有时无人可挡,只能仰天长叹。江水东流,会带走古镇千年的沧桑,却带不走古镇厚重的历史。

我不能与她不告而别!看完古镇后,她还是她,但我已不是我了,有一种东西已融入我的生命里。

我无力为她做些什么,只能用自己的双眼和镜头留住这最后的精典,埋藏在我柔弱的心间,留作将被忘却的纪念!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