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倾听夜色

如果我们走失了,我会在原地等你...

 
 
 

日志

 
 

那是今生  

2007-04-24 00:23:52|  分类: 风声(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是今生    2007年4月24日

  
        好友川妹刚出版了她的短篇小说集,在此特表祝贺。另贴为该书写的后记:
 
那是今生
川妹和她的《昙花流云》

  今年很特别,已过中秋,天气并不转凉。和朋友在茶亭小坐,一直在想:是几时认识的川妹?朋友抽的烟我认识,是叫“Time”的韩国烟,应了那句:时光如烟。
  在散漫的烟雾中,我看见川妹从如烟的时光中走来。
  打小,她母亲就说:人就像一粒菜籽,撒在什么地里,就长成什么样子。而她生长的那片地里,藏着文字。她爷爷是医生,希望她父亲也从医,但父亲却爱上了文学,还影响了她二哥,也影响了她。她七岁时,父亲因病去世,但她的追随之路并未停辍,她与二哥你追我赶,齐头并进。上小学时,他哥写一篇《半夜枪声》,她就想她可以比二哥写得更好,于是也写了一篇《半夜鸡叫》,那该是她真正的处女作,老师即时肯定了她的才华,她更是自信满满,一路走了下去。1983年一次偶然的机会,她结识了全国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汪黔初,成了她的良师益友。不久她就在《三峡》杂志发表了处女作《失落在小路上的梦》。从此文学之梦像那双套上脚的红舞鞋,再也脱不下来。
  这本集子攒录了她20多年来耕作的点点滴滴,分为《故乡情》、《航天事》、《生活景》三部分。这恰是她生命中历经的三个章节,所以我是将其当成纪实文学来读的。在《一脸红霞》、《品茶》等篇目中,川妹就是其中的一个人物。她的作品,似一幅幅生活照,形象、生动、逼真。群、金枝、盛仪、刘江等┉都是生活在她周围,红尘俗世的普通人物,没有高调,不使花招,贴近生活。这些小人物和我们一样,活得都不易,各自奔忙,各有所思。《一脸红霞》讲诉了她在万县梁平老家的一段生活经历。群是她儿时的朋友,她们却是那么不同,但群的果敢、不羁、率真是她羡慕的。而她认为群略去了爱的一生,恰恰却是因追求不到真爱而终结。群短暂的人生留给她,也留给我们太多的思索和回味。群去了,她只能背负起群留下的一切继续走下去。
  1986年青涩的她抱着自己厚厚一叠作品从煤矿走到航天部。开始了她长达十多年的编写生涯。而她也从一个窈窕淑女熬炼为成熟女人,生活的磨砺滋养着她的创作,作品也越刊越多,她时常从心底感谢老师。后来老师过世,她悲痛欲绝。在她的心里,老师是父亲,是灯塔,一直指引着她,照亮着她。为了老师,她更要写下去。那些年在沟里的生活艰窘、贫乏、单调,《航天情》里的《品茶》便是她在这一时段里的生活记载,那时她正为房所困,她的同事也各有所想。品茶是一种生存状态,需要一番过程,在你看得到的背后,隐藏了很多。沏茶时,茶叶在滚烫的水中稍作酝酿,就开始勃枝发叶了。茶叶在沸水中舒展,舞动,辗转,痛并快乐着,直到获得重生。那些品茶者亦如此,从年少到成熟,从清澈到浑黄,在无奈、痛苦、彷徨、寻找之后,如茶叶一般蜕变成生命的另一种诠释,完成枯干之后的再次萌发。
  1996年,她随单位从万源白沙搬到了龙泉,她的生活也开始步入另一章节。和沟里的生活相比,外面的世界更精彩,也更无奈。日益多元、繁复的外在生活和越来越虚空的内在心灵形成强列的反差。满世界的怀疑、惶惑、抑郁、挣扎,大家都在乞盼灵魂的救赎者。所幸在曲折、艰辛的生活背后,还存有希望,念想。这一时期的作品,呈现出同一空间里并存的多个时间点的后现代格局。在这个空间里,传统的观念被彻底颠覆,曾经坚信的东西变得脆弱不堪。当爱情来临时,依然怀疑,感觉意外、突然(《非常突然》)。每个人都在无绪的人事中,找寻属于自己的风向标。而这种找寻,是孤独的、隐藏的、无助的。
  我始终没有想清楚认识川妹的准确时间,该是97或98年吧。但我很清晰地记得第一次见她的情形:初冬时节,大家聚在一起开会。她穿着厚外套,戴一顶洁白的绒线帽,短发。后来她问是不是有些老土?我说正相反,在当时很前卫,那顶帽子让我感受到一些别样的情愫。她自信、干练、爽朗,头上绒线的柔和消解了一些棱角。后来,她留起了长发,我说更喜欢她长发的样子,飘逸、成熟,更具女人魅力。但她还是喜欢仗义直言,川东女子辣辣的感觉,自是有人怕,但更有人爱。
  她的笔从没有由此停下来。用她自己的话说,这本集子的三个部分只是对她曾经走过的一段岁月的总结。生活仍在继续,故事就不会结束。她说将来想写一部长篇小说《菜籽运》,描写自己以及身边那些不同土壤里长成的不同的人物命运。我相信她的创作会越来越成熟,在她不动声色的感性描写的背后,透射出她对人生理性的思考。
  她给这本集子取名为《昙花流云》。是说世间没有永恒,一切都是昙花一现、时光如烟,往事如烟。她写的每一个故事都是对过往岁月的纪念。其实昙花虽只一现,但它并非云过无痕,当一切发生了、经历了、过去了,总要留下一些东西,也许你看不到,因为它藏在心里。
  有位女作家曾说: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都是被辜负了的。于是人们常常假设:如果一切可以重来,那又该是怎样的一番人生?只可惜一切都不可能重来。所有人的来缘于偶然,所有人的去却是必然,而夹在中间的,就是我们长长短短的人生。这段旅程不管是顺还是不顺,幸还是不幸,精彩还是平淡,都是上天赐给我们的财富。其实每个人的一生都是一部小说,而自己就是故事里的主角。那些得到、期盼或者辜负的故事,就是我们不可更改的人生。
  时光,总在流淌过后才留下痕迹, 风吹过后再变成烟。在经历了生离死别、沧海桑田之后,一切都虚融澄明,天高云淡。
  昙花流云,那是今生!





  评论这张
 
阅读(228)|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